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罚雷刑九雷劫
    帝宫上方,有巨大金身法相缓缓现世,身着十二章服,头戴平天冠,身旁左右有天子六玺的虚影依次环绕。

    法相巍峨,足有百丈之高,远远望去,帝冠仿佛已经与天上黑云齐平,俯瞰天下众生。

    此乃不朽金身,与当初萧煜证道时的异象如出一辙。

    如今萧白要走的是一条终南捷径,也是一条登天捷径,妄图一步登天,超凡入圣,成就天上仙人之姿。而他几乎也要功成了,只要再前进一步,他就能成为萧氏一族的第二位飞升之人。

    金光如海,浩大威严。

    似真似幻的百丈金身傲立于天地之间。

    也就是在此时,天空的乌云中有天雷缓缓“探头”。

    巨大金身法相开始逐渐凝实。

    黑云层层下压,天雷似乎有所感应,开始疯狂滚动。

    天劫已至,雷刑将落!

    坐在皇帝宝座上的萧白渐渐与空中的巍峨金身重叠,两者交融。

    ‘g

    轰隆一声炸雷闪过,响彻天地之间,紧接着是一连串的雷声轰鸣,紫电交织,尽显煌煌天威。

    萧白抬头望向天空,只见一道道紫色雷霆游走于云层之间,云海翻腾,仿佛一条条蛟龙在翻江倒海。

    萧白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如今他已经凝铸不朽金身,只待他破去天劫,然后便可证得长生,成为在世仙人。

    下一刻,天空中的云层仿佛被炸开一个窟窿。

    一道雷霆轰然坠落,直直降临在百丈金身的头顶。

    萧白巍然不动,任由紫雷砸落,金身丝毫无损,金光流溢,使得这道紫雷很快消散于天地之间。

    天空中的雷声更重,萧白缓缓出声,“区区天雷,又能奈朕何?”

    然后第二道更为声势浩大的天雷破开重云,降临人间。

    萧白抬手,天子之玺随之飞起,迎上这道天雷。

    这枚象征了天子身份的玉玺生生托住紫雷,使其从始至终都未能触及萧玄的不朽金身。

    当这道天雷成为强弩之末,第三道天雷如同离弦之箭,破开云海,狠狠刺向萧白。

    这一道天雷已经隐隐有尘叶全力施展雷池大阵的威势。

    萧白轻描淡写地伸出一掌,从正面硬撼这道天雷,两者相持片刻,第三道天雷炸裂成漫天流萤。

    第四道天雷几乎在第三道天雷破碎的瞬间便已经落下。

    这一道天雷,足有数人合抱之粗,如同连接天地的一线,即便是数百里之外,也清晰可见。

    萧白不闪不避,举起双手,如举火燎天之势。

    无数金色光点如海汇聚,化作一道巨大金色光柱,逆流而起。

    第四道天雷甚至没有触及地面,就被金色光柱强行反推回天上。

    自古以来,能引来天劫雷罚的人,不算少,但也绝不算多,之所以引来天劫雷罚是因为内功圆满而外功有亏,面对天雷多半要以一个“扛”字为主,说白了就是做好万全准备之后硬扛天雷,能扛过去则万事大吉,扛不过去就在天雷之下化作飞灰,除了当年的上官仙尘,甚少有人敢于反攻天雷。

    萧白借助大齐国运凝就不朽金身,此举自然是有违天道,引来雷劫正在情理之中,而且还是九重雷劫,只是九重雷劫并非许多修士所想那般十死无生,应是九死一生才对,若是扛不住天雷,自然就是身死道消化作灰灰,可如果能够扛下,那便是否极泰来,不出意外,飞升登天就在顷刻之间。

    就目前情形而言,萧白哪里是“扛”天雷,分明就是效仿当年的上官仙尘反攻天雷之举,仙人之威,不过如此。

    本就黑云密布的天空,愈发漆黑如夜,缓缓转动之间化作一个巨大漩涡,其中涌动的紫雷愈发雄浑粗壮。

    第五道天雷轰然落下。

    与先前的紫雷不同,这道天雷颜色转为深蓝,在天空中划出一个曲折弧线,留下一道清晰可见的“痕迹”。

    面对这道天雷,萧白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凝重神色。

    如果说前几道天雷都是看似声势浩大,实际上却是有迹可循,那么这道天雷就是无迹可寻。

    不过萧白仍旧是没有选择被动扛雷,还是以攻对攻。

    萧白向上狠狠击出一拳,漫天金光疯狂倒涌向上。

    两者针锋相对,分毫不让。

    相持片刻之后,天雷轰然炸开,扩散开来的雷光将整个天地变成白茫茫一片。

    这一幕,蔚为壮观。

    待到雷光散去,萧白的身形再次出现,仍是毫发无伤,只是出拳的右手漆黑一片,布满雷痕,与金光璀璨的金身有些格格不入。

    萧白只是低头看了右手一眼,无动于衷。

    九重雷劫,静待第六雷。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无法瞒过旁人,内阁中的阁员们不顾雨势来到院中,赵宗宪来到韩瑄身后急声问道:“阁老?”

    韩瑄遥遥望着天雷落下之处,叹息一声,“是皇帝陛下。”

    赵宗宪顿时恍然,不过紧接着又是忧心忡忡,略微迟疑道:“如今之计,也只能期盼列祖列宗保佑,陛下洪福齐天,能够安然度过这次劫难,若是有一位在世仙人坐镇,也能震慑道门宵小,使其不敢妄动。”

    同样是内阁阁员的李贞吉喟然道:“就怕天机难测啊!”

    韩瑄什么也没有说,虽然他不是修士,但是几十年来所见所闻,对于许多秘闻知之甚深,不比地仙大修士差上多少。

    萧白汲取天子气运助自己凝就不朽金身,这等手段倒行逆施,必然要引得天道震怒,所以才引来了九重雷霆,九道天雷又称雷刑,一雷更比一雷重,最后一雷几乎堪比前八雷的总和,若非如此,当年以上官仙尘的举世无敌,也不会在硬撼九雷之后元气大伤,为后来败亡埋下了伏笔。而萧白依靠吞食天子气运来拔升境界,终究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像烈火烹油,仅仅是表面功夫而已,远比不上当年的上官仙尘,就算能勉强扛下九重天雷,一身修为恐怕也要十去七八。

    就在此时,第六道天雷在经过短暂的酝酿之后,终于是姗姗来迟地探出云层。

    天幕上的漆黑云层中已经逐渐浮现出淡紫之色。

    萧白以皇帝之玺和天子行玺应对。

    两方印玺围绕着金身缓缓盘旋转动,如同一方阴阳双鱼,阴阳相生,继而缓缓升腾而起。

    然后只见这道威势无双的天雷在即将落下的时候,突然溅射开来,由一道粗壮天雷变成千百道更为细小的“细雷”!

    细雷在下落过程中,开始相互交织,最后结成一片,既像是一张棋盘,又像是一道密不透风的罗网。

    而萧白便是棋盘上的棋子,罗网下的飞鸟。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