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帝都城中暗涌动
    徐北游和冰尘的第三次斗剑,冰尘在最后关头还是惜命了,若是她不惜命,不惧死,那就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般,她是死是活尚不好说,可徐北游却是必死无疑。不过话又说回来,道门的根本宗旨还是在于长生证道,冰尘作为一个观念早已根深蒂固的道门中人,没到最后生死存亡的关头,惜命也在情理之中,再者说,若是为了一次拦路就抛却性命,打生打死,她也活不到如今这个岁数。

    徐北游从剑匣中御出一把从碧游岛剑炉中所得之剑,飞剑传书,给萧知南等人报了个平安,不过他没急着去追赶萧知南等人,而是原地盘坐,闭目凝神内视一番之后,苦笑无言。

    无上剑体的优点在于修成之后体魄如剑,就算手中无剑,亦可以身体发肤伤人,只是有得就有失,专注于进攻的同时,在防御上就难免不如天人不漏之身和佛门的四大金身,萧玄的天人不漏之身可以硬抗天道镇压,而徐北游的无上剑体仅仅是强行催动剑三十六开天一剑,就已经近乎支离破碎,如果说萧玄的身躯体魄是一座砖石搭建的房屋,那么慕容玄阴的身躯体魄差不多就是土胚房,至于徐北游则只能算是茅草房,如今更是变成了一座经历狂风之后的茅草房,只剩下个大概框架,不能遮风,更不能挡雨。尤其此时他的境界经历“涨潮”之后,开始“退潮”,由十七楼巅峰跌落至十六楼境界,更是让他苦不堪言。

    徐北游竭力收拢气机,力图稳固住体魄伤势,不使其因为自己的坠境而进一步恶化。只是万事不由人,徐北游虽然已经竭力弥补,但是其体魄还是不可避免地分离崩析,诸多气机更是随着体魄重伤而不断逸散,眼看着想要快速复原如初已是无望。

    徐北游无奈叹息一声,从地上起身,不急不缓地沿着青河而行,心绪开始漫无目的地发散,与冰尘一战,不说从中领悟到了什么,但的确让徐北游受益颇多,毕竟冰尘是实实在在的地仙十八楼境界,又是同样精通剑三十六的剑修,不得不说,能有这样的对手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就拿徐北游的师父公孙仲谋来说,一生历经大战小战无数,生平最后一战更是交给了十八楼之上的秋叶,可唯独没有与十八楼境界或是同境界的剑修交手的经历,不可谓不是一大遗憾,从这点上而言,徐北游要比公孙仲谋幸运许多。

    皇帝萧玄身死,此乃大乱之源,如今天下大乱将起,各路隐世高人纷纷出世,不过一旦出世,那就是身陷俗世之中,再也不能超然于外,就是陨落其中也不算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毕竟堪称在世武圣的萧玄已经死了,公认的天下第一人秋叶差点死了,其他人没有不能死的道理。

    冰尘是如此,徐北游也是如此。

    徐北游停下脚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眺望向帝都方向。

    ……

    如今的帝都暗流涌动,一方面是以韩瑄为首的众多文武官员,另一方面则是以魏无忌为首的皇帝近臣,双方已经开始严重对立。

    就在刚刚不久,国子监、翰林院、通政使司等大小官员前往甘泉宫,跪求请见皇帝陛下,只是被司礼监挡于门外,并缉拿领头的几名国子监祭酒和通政使司给事中。后在群臣议事时,魏无忌当场发难,诘问韩瑄等人,到底是谁指使这些官员去宫门外叩见,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外乎直指韩瑄,认为韩瑄就是此事的幕后之人。韩瑄对此自是否认,并大加驳斥,两人不欢而散。

    如今的魏无忌可谓是大权在握,不再局限于一个天策府,被文武群臣暗中腹诽为“摄政王”,盖因自皇帝萧白闭关以来,皆由魏无忌出面理事,就连本该属于司礼监的批红大权,在张百岁不在帝都的情形下,也归于魏无忌之手,俨然是要总理朝政之态,若不是有韩瑄率领群臣分庭抗礼,魏无忌可就真是“摄政王”了。

    魏无忌返回天策府之后,发现天策府中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坐在本该属于他的公案后头,一手持杯,一手持酒壶,自斟自饮。

    四周的天策府甲士皆是垂手而立,显然对于这位老祖宗擅自来到此地无可奈何,此时见到上官之后,难免心中忐忑。

    魏无忌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众人顿时如释重负,赶忙离开此地。

    待到屋内只剩下两人之后,魏无忌在案前站定,缓缓说道:“真是稀客。”

    萧慎没有雀占鸠巢的觉悟,仍是没有起身,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之后,说道:“萧白将这个庙堂交给了你,你却弄成这个样子,韩瑄他们都已经开始自行其是了,你还在追究那群穷酸废物叩门请见的事情,难道他们还能打进甘泉宫中不成?”

    魏无忌面沉似水,未曾开口辩驳什么的。

    萧慎继续说道:“劝你一句,多把心思放在朝政上,别总想着争权,你不是蓝玉,斗不过韩瑄。”

    魏无忌笑了笑,但是眼神阴沉,“有劳赐教,自当铭记心中。”

    萧慎终于起身,大笑着离开此地。

    魏无忌望着萧慎离去的背影,死死握紧拳头,眼神幽深。

    萧慎离开天策府之后,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甘泉宫,然后又畅通无阻地进入到甘泉宫中。

    l&首发f?

    萧白既然是闭关,那么就要有护法之人,如今萧慎就是这个护法人,拥有莫大权限,可以自由出入甘泉宫。

    甘泉宫殿阁重重,以明光宫为主,如今萧白就是在明光宫中闭关,在进入明光宫之前,萧慎回头朝天机阁方向望了一眼,脸上笑意玩味。

    刚才他在天策府中提到了蓝玉,可是许多人不曾知晓的是,这位已经致仕的老太师此时根本不在帝都城中,君岛一战,蓝玉与李冯古两败俱伤,所以蓝玉并未返回帝都,而是前往位于湖州和蜀州交界处的万竹园养伤,虽然赵廷湖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其中,但那里真正的主人说到底还是蓝玉和唐圣月两人才对。若无意外,那里就会是蓝玉的养老之地,此生不会再轻易踏足帝都。

    萧慎转过身,走进明光宫的大门。

    此时整个明光宫中充斥了无数金黄色气息,致使地面墙壁都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色。

    萧白坐在皇帝宝座上,双手置于扶手之上,背靠椅背,双眼紧闭,神情威严,虽然传国玺不在帝都,但有天子六玺依次悬于身周,周身玄黄暗金之色不断变化,气息浩大。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