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决然生死定胜负
    当初碧游岛莲花峰一战,公孙仲谋迎战秋叶,以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强行用出开天一剑,今日徐北游效仿公孙仲谋,用出同样一剑。

    手持诛仙的徐北游再次升上天际,身周皆是紫气弥漫。

    此时的徐北游遍体鳞伤,握剑的双手更是已经没有血肉,只剩下森森白骨,不过徐北游对于自己的伤势熟视无睹,举起手中诛仙,剑身上纠缠的两条紫青色气龙直冲天际。

    不过这一剑却并非是从正面硬撼剑三十四,而是冲向御剑之人冰尘,要与冰尘拼死一搏。

    冰尘骤起眉头,手腕拧动,手掌随之猛然颠倒翻覆。

    若是只手遮天,反掌又是如何?自然是天翻地覆。

    冰尘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拭目以待。

    若以攻势而言,徐北游的这一剑几乎不下于萧玄的一拳,可徐北游却终究不是萧玄,杀一个没有天人不漏之身的徐北游,冰尘不认为有多难,只要先杀掉徐北游,这看似声势浩大的一剑自然就无以为继,只能烟消云散。

    身处紫气之中的徐北游被裹挟其中,自然随之天地翻覆,周身上下如受千刀万剐之刑,血肉模糊,可徐北游却浑然不觉,仍是一剑向前。

    纵九死而无悔。

    这一剑堪称举世无敌,片刻平静之后,便是一大串响彻天地之间轰隆震响,只见天穹破裂,一道漆黑的裂痕出现在天幕上,横贯东西,生生撕裂开漫天紫气。

    为何九死而无悔,是因为道之所在。

    这个“道”不是天道,不是大道,是立世之道,人活一世,做不到无欲无求,总要有所求,有所执,有所念,贯穿自己所有行为的,是道,圣人重复过无数句的话语,道之所在,可舍生也。

    以前的徐北游不明白这个道理,后来他懂了,的确如此,身在什么位置,就该做什么事情,是剑宗宗主,就扛起振兴剑宗之责,是道门掌教,就以道门千秋万世为念,是天下共主,就要承担起天下苍生。

    徐北游与师父在最后临别时,接过了师父的剑匣,也就接过了师父的担子。

    他明白自己的道在哪里,所以无悔。

    徐北游一剑破开了冰尘的“翻手”一剑。

    这是第二次,上次江都城外一战时,徐北游同样是以开天一剑破天剑。

    不过此时的徐北游的更显狼狈之态,无上剑体已经濒临崩溃,整个人不可避免地流露出颓势,唯有手中诛仙仍是气势如虹。

    冰尘嘴角冷笑更浓,剑宗三十六,剑剑不相同,而剑与剑之间,也不乏相生相克的关系,其中剑三十六开天一剑几乎就是天克剑三十四,在江都城外的一战中,冰尘已经知晓结果,今日又岂会再次重蹈覆辙。

    下一刻,冰尘身形冲入漫天紫气之中,伸手虚握,一剑从天而落,刚好落入她的手中。

    她一人一剑撞向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徐北游。

    徐北游被撞出去数十丈,如同一颗流星,狠狠砸入地面,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龟裂破碎。

    不过紧接着徐北游就从坑中一跃而出,浑身浴血,仿佛一个血人,诛仙则悬停在他身旁,不住颤抖。

    冰尘立于空中俯瞰地面,眯起眼眸,脸色略显阴沉。

    因为她刚才的一剑并未伤到徐北游的根本,徐北游之所以会有如此伤势,完全是因为他强行用出剑三十六的反噬,更令她心生不安的是,号称开天一剑的剑三十六似乎也未被打断,徐北游的身上仍是留存有浩大剑意。

    徐北游轻声道:“剑三十六。”

    诛仙与主人灵犀相通,随声而动。

    剑三十六既然是剑三十六的最后一剑,其中玄妙,又岂是肉眼可见那般浅显,而当年创出剑三十六的上清大道君,其佩剑正是诛仙,所以诛仙与剑三十六,乃是天作之合。

    这一剑为何是举世无敌?只见两道紫青之色的近百丈剑气冲霄而起,生生撕开了冰尘的浩荡紫气,天穹破碎,裂纹横生。

    青锋不过三尺,剑气长不可量。

    剑气横生蜿蜒,浩大沛然,不见徐北游身在何处。

    冰尘借用法剑紫薇,固然是使断贪嗔可以正面迎战诛仙,但于相性而言,却与剑三十六非是良配。

    徐北游看似完全处于劣势,此时冰尘应对这一剑却是难上加难,她以断贪嗔抵住两道剑气,满头白发飘拂,身形不断向后退去。

    不管冰尘如何修炼剑宗剑道,本质上她还是道门之人,这些年来道门习惯了以大压小,习惯了养尊处优,所以她做不出玉石俱焚的事情。

    不过剑宗不一样。

    拼死一搏犹如背水一战,哀兵难败,尤其是以刚烈着称的剑宗之人,更是如此。

    从来只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纵九死而不悔。

    剑应是如此。

    人更是如此。

    与冰尘咫尺之遥的诛仙剑气从中一线破开,徐北游的身形骤然出现在冰尘的面前,不顾自己体魄已经是摇摇欲坠,握住诛仙,强行向前推出一尺。

    冰尘脸色大变,身形向后猛然退去。

    不过人再快,终究快不过剑。

    徐北游身形一闪而逝。

    几乎就在同时,冰尘举起手中断贪嗔横于胸前,在她身前三尺处骤然响起一声很细微的金石撞击之声,声音不大,却刺人耳膜。

    下一刻,徐北游的身形出现在冰尘身后,冰尘的心口处先是出现一个刺目红点,然后这个红点急速扩大,然后她的心口上绽放开一朵血红色的花。

    一剑穿心。

    冰尘伸手按住自己的心口,脸色苍白。

    徐北游毫无顾忌地举剑指向冰尘,笑道:“冰尘,这次又是你输了,现在你赢不了我,再过二十年,你更赢不了我,你此生注定学不到剑三十五和剑三十六。”

    冰尘缓缓开口道:“最后一剑,我没有决然生死之意,终究是选守而未选攻,输得不冤。”

    遍体鳞伤的徐北游问道:“三战两败,日后可还要再战?”

    冰尘摇头道:“你是公孙仲谋的弟子,算是我的徒孙辈,我不惜数次以大欺小都胜不过你,看来诛仙注定与我无缘。”

    徐北游笑道:“想要诛仙?拜入剑宗门下,未必没有执掌它的机会。”

    冰尘平淡道:“这次只是分出胜负,若分生死,我是生是死不好说,你必死无疑,莫要在这儿逞口舌之利,按照先前的约定,输了之后我教你一剑,你敢不敢接下?”

    徐北游道:“有何不敢?”

    冰尘一弹指,一根极长的白色发丝落入徐北游的手中。

    徐北游见她就要转身,追问道:“你要回道门?”

    冰尘没有作声,转身径直离去。

    0lq

    徐北游咽下喉间的一口血水,握紧手中的发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