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一剑分江再开天
    青河奔流而过,声势浩大,水汽弥漫。

    这一剑,将整条青河轰隆隆分成两半,一半河水去者不留,另外一半河水生生被剑气所阻,不得前进分毫,堆积成一面“水墙”,不断拔高。

    剑气流转之间,可见“水墙”之后的泥沙翻滚和鱼虾惊惶,转眼之间,“水墙”已有十余丈之高,而另一边却露出了满是泥沙的河床。

    一剑断江,不过如此。

    至于直面这一剑的冰尘,自然不太好过,满身紫气飘摇不定,双脚深陷地面。

    徐北游凌空而立,再次握住诛仙。

    两人一上一下,似乎是高下立判。

    当那道截断了青河的剑气缓缓消散之后,“水墙”轰然坍塌,激起水雾无数,河水再次奔流东去,也就是在此时,地面上的冰尘拔出双脚,然后再一狠狠跺脚,荡漾起无数紫色剑气缭绕,如同一朵巨大莲花缓缓盛开绽放。天空中的徐北游伸手一抹,剑如雨落。

    与此同时,两人又各自递出一剑第三次交手,两人仍是选择正面硬撼,没有半分花哨取巧,紫色的剑气莲花与剑雨相撞,一同烟消云散。徐北游与冰尘以剑对剑,身形各自纹丝不动,冰尘由下而上,徐北游由上而下,呈现出刹那悬停,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徐北游哪怕拥有攻伐第一的仙剑诛仙,也已经集齐剑宗十一剑,但是还缺青霜一剑,毕竟与地仙十八楼境界差上一线,所以在相持片刻之后,徐北游不得不先行退去。

    冰尘乘胜追击,反手以剑柄狠狠敲在徐北游的心口上。

    徐北游落在地上,嘴角渗出血丝,努力平稳气机。

    冰尘冷笑一声,“前后交手三次,今日也该分出个胜负了。”

    从江都第一次见面开始,到圜丘坛,再到今日,徐北游与太乙救苦天尊共是三次交手,第一战徐北游小胜,第二战未曾分出胜负,如今已是第三战,正如冰尘所言,的确是该分出胜负了。

    徐北游低头看了眼手中诛仙,未曾受到丝毫影响,可见诛仙远未达到极限,只是如今的徐北游境界修为不够,难以完全发挥。反观冰尘,不同于徐北游的一步登天,她的境界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稳固扎实,差了一个境界就是差了一个境界,再加上她这次有秋叶所借的紫薇法剑,就算徐北游还能像前几次那样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同样是胜算不大。

    冰尘冷然道:“上次在江都城外,你破我剑三十四,这次我特意来此青河之畔,以免伤及无辜,仍旧以剑三十四问剑于你,你可还能破去?”

    徐北游平静道:“尽管出手便是。”

    冰尘呵了一声,将手中断贪嗔向上一抛。

    只见这一剑直入九霄而去,片刻后风起云涌,整个天幕上有大块紫云汇聚。

    紫气弥漫。

    抬头望去,尽是紫色。

    道祖曾在三千言中留有“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八字,紫薇作为道门九**剑之首,没有实在形体,可以是剑,也可以是这漫天紫气,正应了道祖的大象无形之说。

    手中无剑的冰尘双手笼藏袖中,静待紫云漫天。

    冰尘不是那种走终南捷径而一步登天之人,她这一生之中历经大起大落,大起之时,她曾贵为诸峰之首的天枢峰峰主,而且还是最年轻的峰主,大落之时,被废去一身修为,削去一切职位名号,镇压入那座暗无天日的镇魔井中,在她看来,徐北游就是那种走终南捷径之人,凭借着机缘造化才能一而再地逢凶化吉。不过再怎么上天垂青,凡事也还要讲究一个再一再二不再三。

    这第三战,你徐北游的好运气也该到头了吧?

    冰尘闭上眼睛,专心驾驭剑三十四,天剑。

    徐北游轻轻吸了一口气,举起手中诛仙。

    不同于上两次,没有上官仙尘,也没有传国玺,只有徐北游和他手中的诛仙,一人一剑而已。其实徐北游没有太大把握,毕竟徐北游的境界修为不如冰尘,两人又都是剑修,不存在什么战力强弱之分。不过也正如先前所言,高下是一回事,胜负是一回事,生死又是另外一回事。

    冰尘的手掌猛然下压,天空中的紫云也随之下坠,滚滚紫气席卷,宛若是天上神仙下凡尘的壮阔景象。

    天剑,天即剑。

    百姓们常说天塌下来了,以此来形容某种不得了的大事情,可今天,苍穹下垂,仿佛天真的要塌下来了。

    徐北游立于苍穹之下,就像是被一张大网罩住的麻雀,不知该往何处飞,也不知该往何处逃,无处可躲,无处可避。

    这就是剑三十六中的倒数第三剑。

    徐北游脸色凝重,手中诛仙颤鸣不止,似是感受到了莫大危机,也似是激起了无穷战意。

    苍天下压,大地不动,两者相合,便是绝境。

    徐北游闭目凝神,可他的体魄却处处裂开,凭空出现许多触目惊心的裂痕,鲜血流淌,狼狈不堪,紧接着便是七窍流血,剧烈的剑气透体而出,以他立足所在向外层层扩散开来,在地面上犁出一条条深深沟壑,使其支离破碎,但是徐北游好似对于这一切都丝毫不觉,只是双手握剑。

    未曾出剑就已经如此反噬己身,可见徐北游即将要出的这一剑远超他如今的修为境界,以他地仙十七楼的境界而言,应该不会是剑三十四,极有可能是最后两剑中的其中之一。

    冰尘对此视而不见,只是专心御剑。

    紫云紫气汹涌如海,遮天蔽日,笼罩大地,已经分不清天上天下。

    只是冰尘万万没有料到,徐北游未曾等待蓄势完毕,更没有找寻什么合适时机,竟是毫无征兆地用出了丝毫不逊于冰尘所用剑三十四的一剑。

    /最新t*章节)v上{|

    这一剑,大大出乎冰尘的意料之外。她不是没有感知到徐北游这一剑的声势浩大,只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徐北游本不该这么早就出剑才对。

    下一刻,在一片紫气之中,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冲散紫气无数。

    徐北游不退反进,迎着那道不断下压的天幕逆流而起。

    这一剑,剑三十六。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