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二剑仙二次斗剑
    就在诛仙完全出匣之际,有一道人影在蒙蒙紫气的环绕下,出现在这柄刺入驿道的飞剑旁边,伸手握住剑柄,将这把拦路之剑拔起,顿时有紫色剑气萦绕剑身,流光溢彩。

    稍后片刻,紫气缓缓散去,显现出来人的容貌。

    一身光泽偏暗的白色道袍,满头白发披散,只是不再如过往寻常那般遮住面庞,露出一张如清月般的清冷面容,若非这三千白发,倒要让人觉得像是个二十许岁的女子,不过话说回来,若看女子的一双眸子,冰冷沧桑,又更像是百岁老人。

    徐北游握住诛仙,剑尖斜指地面,他本人直视冰尘。

    圜丘坛明陵一战,徐北游接连与青尘和冰尘两人交手,与青尘的那次交手,因为青尘谋求飞升而有意藏拙,没什么好的说,但与冰尘的一战却是酣畅淋漓,若不谈那时候的处境局势,徐北游可以说是尽兴而归。

    恰好今日,是徐北游境界修为“涨潮”之时,攀升至地仙十七楼境界巅峰,徐北游不介意再与冰尘战上一场。

    在徐北游望向冰尘的时候,冰尘也在看着徐北游,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于一点之后又各自分开,冰尘平淡道:“这次阻拦你们返回帝都,既是秋叶的意思,也是尘叶的意思,不过你们不用多想,秋叶和尘叶各有要务,脱不开身,道门也正当用人之际,分不出太多人手,所以这次就只有我一人前来,你们若是能胜得过我,此后一路畅通,若是胜不过我,那就只能留在此地。”

    徐北游平静道:“太乙救苦天尊倒是好大的口气。”

    冰尘无动于衷道:“在我临来之前,秋叶特意交给我一剑。”

    徐北游骤然沉默不语,张百岁和萧知南面露凝重之色。

    冰尘缓缓说道:“这一剑,本是只有掌教真人才能执掌,不过秋叶为了道门大计,破例借给了我。”

    一个借字,咬字极重。

    徐北游和张百岁俱是心中明了,既然冰尘如此说,再加上先前的声势,那么这一剑定是九**剑中的紫薇无疑,也难怪冰尘敢于一人拦路。

    徐北游略微思量之后,果断对萧知南等人说道:“由我来拖住冰尘,你们先行。”

    萧知南刚要说话,徐北游已经抬手打断,“不用担心,我心中自有计较。”

    萧知南深深看了徐北游一眼,“我等你回来。”

    然后她望向车队,沉声道:“走!”

    冰尘对此无动于衷,只是双臂环胸抱剑,静静望着徐北游,“真不与张百岁联手对敌?我若能将你斩杀与此,就算他们到了帝都,道门也不算亏。”

    徐北游默不作声。

    待到一行人走远之后,冰尘握住断贪嗔,问道:“可以了?”

    徐北游一挥大袖,剑宗十一剑依次而动,如道道攻城弩车的巨型箭矢,激射向冰尘的面门。

    冰尘同样是一挥大袖,轻描淡写地将这些飞剑一一扫落。

    她轻声讥讽道:“别那么小家子气,剑宗十二剑名头不小,可是既然已经被你吸纳剑气神意,那就只剩下一些花架子,吓唬吓唬寻常地仙修士还行,想要胜我,说到底还是要靠诛仙一剑才行。”

    徐北游将散落一地的剑宗十一剑御回剑匣,深以为然道:“有理。”

    冰尘并未让那把传说中的紫薇法剑直接现世,而是以一种极为玄妙的手法将其附着自己的佩剑断贪嗔之上,使得断贪嗔此时展露出来的威势丝毫不逊于诛仙,倒也不是说紫薇法剑加上纯阳祖师的断贪嗔就要强于诛仙,还是那句老话,再厉害的法宝也要看谁来用,此时的徐北游远未达到上清大道君或是上官仙尘的境界,自然不能发挥出诛仙的全部威力,反倒是冰尘依仗着境界的优势,可以将断贪嗔发挥到极致。

    一来一回,两者持平。

    冰尘手持断贪嗔,轻笑道:“秋叶曾经给我许诺,若是诛仙能在我的手中回归道门,那么从此之后,就由我来执掌诛仙,直到我飞升为止。”

    徐北游报以一声冷笑。

    冰尘淡然道:“无需愤懑,若你能从秋叶手中抢到玲珑塔,从此之后,玲珑塔就由你来执掌又有何不可?”

    冰尘瞥了眼徐北游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白发,忽然说道:“这次你敢主动留下来,想来是有些后手,我也不敢说肯定就能杀你,既然你我都是剑修,此次斗剑不如添点彩头,我若是赢了,你就将剑三十六的最后两剑传给我,你若赢了,我将白发三千丈的一剑传授于你,如何?”

    徐北游向前踏出一步,“那我岂不是亏了?”

    “亏了”二字还未完全出口,徐北游整个人已经一掠长虹。

    不过冰尘的反应丝毫不慢,几乎就在同时,身形也向后急退而去,始终与诛仙的剑尖相距有尺余距离。

    一人一前一后,一进一退,转瞬之间退出去二十余里。

    二十里外,冰尘终于止住退势,将手中断贪嗔横于身前,挡下了这一剑。

    两剑相撞,山摇地动。

    冰尘满身紫气环绕,巍然不动,这次轮到徐北游向后倒退出去。

    在剑修之中,一直都有草木竹石皆可为剑的说法,这个说法不错,可真正到了同等境界的顶尖争斗,手中有无一把锋锐之剑、趁手之剑,不可同日而语,正如先前徐北游与人交手,为何能屡屡越境而战,说到底还是诛仙攻伐之利,天下无双。

    此时冰尘得了紫薇法剑,弥补了断贪嗔不如诛仙的劣势,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她强于地仙十七楼境界的徐北游自然在情理之中。

    不过历来剑修斗剑,强弱是一回事,高下是一回事,胜负是一回事,生死又是另外一回事。

    徐北游历来与人交手,都是以小搏大,难免透着一股子搏命之势,这一次也不例外。

    徐北游在退出百余丈的距离之后止住退势,然后双脚在地面上狠狠一踩,踏出一片龟裂痕迹,伴随着如滚滚闷雷的轰鸣声音,身形再次朝冰尘激射而出。

    这次相撞,徐北游任由冰尘一剑刺穿他的腹部,一剑抹过冰尘的咽喉。

    两人各自后撤数丈距离。

    冰尘微微颔首低头,咽喉处血流如注。

    徐北游更不好受,整个腹部被一剑捅了个通透。

    冰尘倒吸一口气,周身紫气源源不断地进入她的体内,然后她咽喉处的伤口立时愈合,平淡道:“以伤换伤的法子,行不通。”

    然后冰尘倒退而掠,“三十里外就是青河,我在青河之畔等你一剑。”

    徐北游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大踏步前行。

    这次他不再手握诛仙,诛仙自行悬空,与他并肩而行。

    人去剑去,人至剑至。

    三十里外青河,转瞬即至。

    冰尘刚刚站定,一道粗壮如山峰的剑气已经紧接而至。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