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有剑有紫气东来
    帝都,甘泉宫。

    “道祖有言,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萧白负手而行,“何解?不追求是为追求,不动是为动,无所成是为成。所谓无为而治,为之前没有,为之后亦没有。”

    魏无忌跟随在萧白身后,默不作声。

    萧白继续前行,“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此意何解?这是道祖三千言里所说的道理,为君者无为,天下自安,父皇就是不懂这个道理,擅自离开帝都,才落得这般境地。”

    魏无忌轻声道:“陛下圣明。”

    萧白在皇帝宝座前停下脚步,又言道:“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人之迷也,其日固久。是宽亦误、严亦误。那些大臣们平日里恨不得圣天子垂拱而治,可到了今日,却又想起朕了。”

    萧白坐到皇帝的宝座上,笑道:“无为而无不为,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相争。”

    内阁。

    韩瑄坐在椅上,傅中天立在他的面前。

    韩瑄缓缓说道:“天下万物,如横纵棋盘,若以纵而分,你我不是一路之人,我是文官,你是暗卫,可若是以横而分,咱们算是一辈人,也是这朝堂上最年长的一辈人。”

    傅中天轻声道:“请阁老明示。”

    韩瑄笑了笑,“当年所谓的蓝韩党争,老夫为何第一次败而第二次胜?老夫当年没有想明白,现在却是想明白了,当年之所以败,是因为蓝相才是真正的朝廷栋梁,那时候的朝廷可以没有韩瑄,但绝不能没有蓝玉,若要从两者中择一而去,自然是韩瑄无疑。可第二次为何是老夫胜?是因为皇帝陛下已经用不着蓝党,却又缺一个替代蓝相之人,所以老夫顶上来了,不胜而胜。”

    “事未经历不知难,以前老夫是蓝相的副手,远不知蓝相之难,如今回想起来,其实二把手才是最安逸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不了多少诘难,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是进是退皆有余地。可到了一把手的位子上,就再也没有明哲保身之说。”

    “如今蓝相告老去职,老夫成了内阁首辅。大齐是陛下的,老夫是大齐的掌舵之人,很多事情,老夫无处可躲,也没有逃避的道理,所以今日请傅大人来内阁一叙。”

    傅中天再次道:“请阁老赐教。”

    韩瑄平静道:“这世上本没有对错之说,就算有对错,对的事情也不一定去做,错的事情也不一定不做。为人臣者有三重境界,分别是:顺君顺民,逆君顺民,顺君逆民,三者无高下之分,只因时势使然,时至今日,想要做到顺君顺民已是不能,只能从后两者中选择其一。”

    傅中天小心翼翼问道:“阁老的意思是?”

    韩瑄轻声道:“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既然陛下不愿去做,那我们就只能勉为其难了。”

    ……

    徐北游一行人离开汝南府境内之后,继续北上,在将要抵达豫州边境的时候,正值正时分午,日上中天。

    忽然万里晴空中响起一连串雷声,伴随雷声的,有一飞剑激射而至,刺入徐北游等人前行之路的数丈处,入地二尺。

    大有横刀立马的架势。

    张百岁望向这把飞剑,冷笑道:“来者不善。”

    徐北游越众而出,走向那把飞剑。

    这一剑的剑气虽壮,但以境界而论,比起当初的秋叶、青尘等人仍是稍逊一筹,大约与慕容玄阴之流在伯仲之间。当今世上的剑道高手屈指可数,徐北游算一个,萧慎算一个,还有就是道门的太乙救苦天尊。

    三人的剑道算是同出剑宗一脉,以徐北游所学最为齐全,以萧慎在这条道路上所行时间最久,以冰尘的修为境界修为最高,至于三人之间孰强孰弱,倒是不好一言而断。

    其中萧慎和冰尘之间还有师徒之实,若是外人也许出难以察觉出两者之间的剑意不同,可对于徐北游而言却不是难事,他轻声道:“来人是道门的太乙救苦天尊冰尘。”

    萧知南闻言之后皱了皱眉头,如今有徐北游和张百岁两人联手坐镇,萧知南不觉得一个冰尘就能拦下整只队伍,而且如今的队伍中,除了徐北游和张百岁之外,还有藏拙多年的谢苏卿,以及她这位手持传国玺的大齐公主殿下,冰尘若是孤身一人前来,就算她已经养好伤势,重返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巅峰状态,也同样讨不得好去。

    除非冰尘与其他道门高手联袂而至,这也是萧知南一路上最担心的事情,毕竟道门号称三十位大真人,最不缺的就是高手。

    张百岁是经历过十年逐鹿的老人,知道许多年轻人不为知晓的秘辛,此时缓缓说道:“想来你们也听说过冰尘与武祖皇帝之间的事情,她为此坏了道心,以至于境界多年停滞不前,后来又受青尘蛊惑,泄露太祖皇帝的行踪,与青尘里应外合,导致玉清宫之变,当时我是太祖皇帝的贴身侍从,也在玉清宫中,差点死于非命,不过最后却是因祸得福,被前往玉清宫救援的天尘大真人相中并传授丹诀,归根结底我还要感谢冰尘,若不是她,也没有今日的张百岁。”

    张百岁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她和我一样,都应该感谢先师天尘大真人,若不是先师废去她那一身不上不下的修为,她哪有机会破后而立,哪里有今日这般十八楼剑仙的风采。”

    张百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掌,上面有一道极为浅淡的剑痕,轻声道:“当初在东海之上我接了她的一剑,这女子不但伤势已好,而且修为又有所精进,不得不说,有些人就是有大福缘在身,只要不死,就能以战养战,愈战愈强。如今的几个后辈中,不去说帝婿,就是那个赵廷湖,就有这方面的苗头。”

    萧知南打趣笑道:“赵廷湖能比得过我?未曾修行一日,却有了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修为,岂不是羡煞天下人等。”

    徐北游闻言后自嘲道:“一样的,我能有今日,说到底都是前人余荫,不过既然承载前人余荫,那自当担起前人所留担子,此谓之香火传递。”

    就在此时,天际边骤然染上一层蒙蒙紫色,而且这抹紫色还在急速扩张。

    紫气东来。

    徐北游嘿然一声,伸出右手,五指伸张。

    他身后的剑匣自行开启,一剑接着一剑依次而出,在他面前悬停成阵。

    下一刻,在百里之外骤然亮起一道紫色剑光,席卷着无数紫气,朝徐北游等人所在之地飞速直掠,与之同时,天空中的紫气也愈发浓郁,视野之中,尽是紫莹莹一片。

    其声势之大,已经有了几分当年道门老掌教紫尘下山时的紫气东来两万九之气象。

    徐北游再次伸手,握住了从剑匣中缓缓升起的诛仙。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