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正人心而靖浮言
    徐北游一行没去中都,在陕中略作停顿休整之后,选择从陕中横穿西河原,前往豫州。

    上次徐北游去帝都时,之所以途径中都,是因为他还要去塞外小丘岭,然后从塞外转道燕州,这次不一样,必须要以最快时间返回帝都,所以他选了一条更近的路线。

    比起人心惶惶的湖州和升起狼烟的陕州,豫州的情形稍好一些,最起码没有百姓逃难,也没有闭门闭城,最多就是谈起江南和西北的战事时忧心叹息几句,总得来说还算太平无事。

    虽然这支数百人的队伍已经竭力赶路,但终究不是无牵无挂的轻骑,拉着皇帝陛下的灵枢,速度始终提不起来,而且人可以不歇,马却要歇,一路走走停停,最快也要半月功夫才能返回帝都。

    暮色黄昏之中,在距离汝南府三十里外的一处驿站,队伍就地休整,十余名暗卫四下散开,各自隐蔽,以作暗哨。自从端木睿晟叛乱之后,皇帝陛下就加大了对暗卫府的掌控力度,先前裁撤三位堂官看似没了以前的三足鼎立,剩下的一人愈发大权在握,实则却是暗中将司礼监置于暗卫府和天策府之上,张百岁身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调动暗卫府的人手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驿站中寂静一片,只有偶尔响起马的响鼻声,虽然已经是人困马乏,但休整时间只有一个时辰,然后他们还要连夜赶路,直到下一个驿站才能安心休息。

    趁着这个空当,徐北游和萧知南两人悄然离开驿站,往天中山漫步行去,徐北游上次去汝南府,被暗卫府在此地伏击,偌大一座北禅寺化作炼狱火海,以至于徐北游匆匆而过,这次再来,虽说也是来去匆匆,但好歹要比上次那种围追堵截的境地要好上许多。

    天中山,名头很大,实则很小,两人来到山脚,一眼便可望到山顶,结果就发现此时天中山竟然有人,手中拄着一根文人雅士登山时惯用的拄杖,一身锦衣华服,标准的世家公子做派。萧知南先是稍微紧张以一下,不过很快就释然,不说两人距离驿站并不算远,以平安先生张百岁的修为转瞬就到,就是她身旁的徐北游,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剑仙,若不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人物亲自出手,还真占不到什么便宜。

    更新%最d快@o上、tm

    萧知南放下了心,原本以为是道门中人在此拦截,现在细细看去,此人倒是位地仙修士不假,可也就是初入地仙境界,不用徐北游出手,她自己就可以轻松应付。

    徐北游望向来人,略微迟疑了一下,“霍公子?”

    来人笑道:“可是徐公子?霍溪沉在此久候多时了。”

    在萧知南的微微惊讶中,霍溪沉从天中山上缓缓走下,来到两人面前,行礼道:“霍某先前得知徐公子和公主殿下要返回帝都之后,特意在此等候,今天终于等到了。”

    徐北游感慨道:“倒是难为你了。”

    霍溪沉诚心诚意道:“若非韩阁老的威名在前,霍某也不可能成为霍家的家主,大恩不言谢,铭记于内。”

    徐北游笑着摇头道:“这算什么大恩,我连霍家都没去过,不过是请老爷子说了句话而已,若非你本身就有这个本事资格,任凭老爷子再多说几句,你也做不了霍家的家主。”

    霍溪沉轻声道:“可是有些人一辈子就差了这一点,一点有时候就是天差地别。”

    徐北游叹息一声,转而说道:“这次天下乱起,魏王、镇北王、再加上一个辽王,三藩作乱,想必你已经知道,我就不复赘言,也许日后的豫州也不再是一方清静之地,希望你能早作准备。”

    霍溪沉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徐北游抬头望着夜色,又是轻叹一声。不知何时起,他也渐渐变成了大齐朝廷的一员,也许是在韩瑄重回庙堂的时候,也或许是在与萧知南成亲之后,甚至更早,总之如今的徐北游已经切切实实地与大齐朝廷绑在一起,都说读书人是肩挑风月山河,两袖藏有清风,他却是肩挑剑宗朝廷,两袖无有清风,这是二十岁前的徐北游如何也没有想到,更没有想过的事情。

    虽说重担非是他一人来挑,但对于一个及冠岁数的年轻人而言,还是太过沉重了。

    霍溪沉犹豫了一下,问道:“徐公子,公主殿下,在下冒昧问上一句,帝都城中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徐北游收回视线,摇头道:“我们也不清楚,老爷子的几次回信中都是语焉不详,只说回帝都后面谈。”

    霍溪沉有些讶异地哦了一声,点头道:“如此说来,帝都城中必有什么变故了。”

    说到这里,萧知南眯起眼,脸色略显晦暗。

    徐北游握住她的手,既像是对霍溪沉说话,也像是说给她听,“帝都城外的变故,无外乎是新君萧白,这位陛下是我的大舅哥,先前与我也多有来往,以我对他的观感而言,既非昏聩之人,也非无能之人,但是,自古以来就不乏有人登上帝位之后性情大变之人,炀帝玄宗,不胜枚举,皇帝这位置,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一旦坐上去了,难免不会生出许多平时不会有的想法,自然就会做出许多不该做的事情。”

    霍溪沉看了萧知南一眼,见她并无异样,这才问道:“徐公子的意思是,当今陛下有不当之处?”

    徐北游面无表情道:“仅仅是我个人猜测之言。”

    一直未曾言语的萧知南忽然开口道:“我最了解萧白,一定是在他这里出了问题,从他当初不等父皇灵柩返回帝都就登基称帝一事可以看出,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齐王萧白,人心似水,多有涟漪,此言果真不假。”

    霍溪沉不敢再多言语。

    徐北游望向夜色中天中山,用听不真切的细微声音喃喃道:“人心似水多翻覆,天底下最难把握的还是人心,若是当初我接过师父的衣钵之后,心生惧意,将诛仙双手奉于道门,或是生出了别的私心,以整个剑宗为投名状,献媚于朝廷,如此种种,师父的一番心血岂不是付之东流?一念之差,天差地别。”

    霍溪沉可能没听清,萧知南却是听清了,她深深看了徐北游一眼,说道:“霍公子远在豫州都能知晓帝都有所变故,可见帝都城中的事态已然不受控制,说句不好听的,时值天下动荡之际,天下诽议汹汹,正可谓浮言四起,可萧白身为一国之君,却是毫无作为,本宫此番入京,除了将父皇灵柩送回帝都之外,还有一件事,本宫要正人心而靖浮言。”

    她一字一句道:“萧白不去做的事情,本宫来做。”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