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今朝今夜酒未尽
    天下四大都,帝都和江都这两处繁华地不用多言,中都乃是本朝太祖发迹之地,唯有北都,久居东北之地,虽然名列四大都之属,但是甚少被人提起,在庙堂诸公看来,此地固然不是蛮夷之地,可也只是牧氏的私宅后院,藩镇之地。若不是当年为了招降东北牧氏,此地无论如何也进不了四都之列。

    就在徐北游刚刚返回江都还未动身前往湖州的时候,辽王牧棠之在自己的北都王府中设宴,高朋满座,宾客满堂,所来之人,非富即贵,而且在东北三州,都是大富大贵之人,筵席沿袭古制,一人一桌,最上首自然是此次夜宴主人的位置,其余人按照各自身份地位,分左右依次排列。

    其中有三州之地的布政使、按察使和都指挥使,有东北右军中的几位右都督,有北都城中的要员还有各大世家高阀和本地豪强的话事人。可以说这些人聚在一起,就能完全决定偌大一个东北的未来走势。

    只是不知为何,身为宴会主人的辽王牧棠之和右军左都督查擎迟迟没有露面,只有一位出身于牧氏的中年男子在此迎客待客,让诸多封疆大吏和豪强们有些不解。

    其实在此之前,许多人就已经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先是魏王起兵,然后又是草原南下,早些年的时候,因为只有魏国的魏王、草原的镇北王以及东北的辽王真正握有一地军政大权,故而被并称为三藩,如今三藩已经反了两藩,剩下东北这最后一藩,到底该怎样,总要有个说法才对。

    觥筹交错之间,又有一名白衣僧人翩然而至,因为是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没有坐在上首,只是敬佩末座,也不忌讳佛门戒律,美酒不忌,荤腥不忌,来之则饮,见之则食,让旁人不由纷纷侧目。

    酒至半酣,又有美姬入场,身着云袖纱衣,身姿婀娜,于灯火煌煌中宛如画中美人,开始于奏乐之中,翩然起舞。

    舞动之间,不知从何处飘出纷纷花瓣,夹杂着芬芳花香,使人仿佛置身于春日美景之中观落英缤纷,花好人美,不少清流名士出身的官员已然是痴了。

    一曲舞毕,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声好,顿时满堂喝彩。

    不过舞姬们却是没有退场,而是向两侧分开成两列,双手交叠置于腰间,屈膝半蹲行礼,齐声道:“恭迎殿下。”

    一名身着玄黑蟒袍的年轻男子缓缓走入堂间,面容俊美,眉宇间蕴含一分郁结之气,不似长寿之相,手中还拎着一壶酒,虽无醉态,但却满身酒气,正是此地的主人,人称牧王的辽王牧棠之。之所以又称牧王,是因为按照律制,辽王只有节制辽州一州之权,可牧氏一族在东北一地经营上百年,根深蒂固,实质上足以影响三州之地,若称呼东北王,难免要犯朝廷忌讳,故而在私下仍是以牧王称之。

    在座宾客望去,面露惊愕之色。明明是牧王邀请众人来此宴饮,他却迟迟不曾现身,如今终于现身之后,却又满身酒气,难不成他把众人晾在此地却在他处饮酒?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满堂寂静。

    牧棠之不顾众人的诧异视线,缓缓前行,来到空悬的主位上缓缓入座,然后轻轻晃动手中琉璃酒壶,将酒液倒入面前酒杯,举杯高声道:“今夜群贤毕至,寒舍蓬荜生辉。古人诗云,将进酒,杯莫停。本王今日附庸风雅,改上三字,酒未尽,杯莫停,以此杯酒敬诸位!”

    原本寂静的堂间重新热闹起来,众人纷纷起身举杯,回敬牧王。

    牧棠之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笑意,轻声道:“今日在北都,明日去辽州,何日再去帝都?”

    然后牧棠之悠悠然起身,原本他在进门之前就已经饮酒,一路行来又喝掉了大半壶酒,略显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两抹红晕,比之舞姬还要光彩动人,哈哈笑道:“想我牧氏当年,距离帝都也不过一步之遥。”

    牧棠之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的唇前竖起,轻声道:“一步而已。”

    在牧棠之话音落下之后,有大批甲士从门外轰然进入殿内,依次按刀而立,气势森人。

    白衣的舞姬和披甲的兵士共处一室,美人兵甲,对比格外鲜明。

    然后是一位身披甲胄的将领缓缓步入殿内,龙骧虎步,气势凛然。

    正是先前一直未曾现身的右军左都督冢蟒查擎。

    当年老牧王牧人起只有一个女儿,他将女儿嫁给了心腹爱将查莽,查擎是查莽的侄子,而牧棠之则是查擎的儿子,两人虽然不同姓,但却是名副其实的堂兄弟。

    既然两人是一家人,那么查擎站在牧棠之这边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满堂骤然沉寂。

    如今这架势,就算是瞎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正所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越是到了这种时候,才越是能看明白人心二字。

    辽州布政使豁然起身,厉声质问道:“殿下此言何意?此举又是何意?”

    牧棠之笑了笑,“何意?”

    他提起酒壶猛灌一口酒,然后用黑金蟒袍的大袖擦拭嘴角酒渍,哈哈大笑道:“就是你想的意思。”

    这位已经萌生死志的封疆大吏脸色铁青,不过巍然不惧。

    牧棠之旁若无人地走下主位所在的高台,缓缓说道:“东北三州从今日起,实行自治,不再听从大齐朝廷的号令。”

    “二十万东北右军枕戈待旦,只待本王一声令下,便要入关勤王靖难。”

    先前怒斥牧棠之的封疆大吏嘴唇颤抖,颤抖着伸手指着牧棠之,面色苍白。

    牧棠之放下酒壶,眯起眼,缓缓说道:“人未尽,刀莫停。”

    查擎向前一步踏出,来到这位封疆大吏的身后,猛然抽出腰间长刀。

    刀光一闪,血光四溅。

    首发

    一颗人头冲天而起,一具无头尸体轰然倒地。

    牧棠之望着那颗死不瞑目的头颅,笑容微醺。

    他牧棠之虽然不是天潢贵胄,但也相差无多了,自小锦衣玉食,长大之后继承王位,雄踞东北三州。早已是位极人臣,为何要反?因为大齐朝廷容不下他这位异姓王,早在萧煜时,由蓝玉一手主导的削藩之策,就不断压榨东北牧氏的根基羽翼,到了萧玄为帝时,更是变本加厉,早已是到了不得不反的地步。

    若是不反,牧氏迟早要沦为一个空头亲王,无兵权,无封地,任由旁人捏扁搓圆,到那时,恐怕一个布政使都不把他放在眼中,所谓的王爵,也不过是萧家皇帝一句话的事情。

    生死系于他人一念之间,岂是大丈夫所为。

    牧棠之嘴角泛起冷笑。

    上次逐鹿,是牧氏输了,萧氏赢了,所以是萧氏做了皇帝。

    不过皇帝轮流转,如今也该换人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