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慕容先生和夫人
    承平二十三年,七月初二,道门的掌教夫人,也是慕容氏的当代家主慕容萱抵达江南湖州。

    江陵,李家。

    李氏家主李清羽亲自开中门相迎。

    等闲有些底蕴家底的人家,府邸中门都不会轻易打开,而李家这等传承有序的当世高阀,产业无数,蓄养门客死士无数,家大业大,家大规矩也大,就更是如此,别说随便来访的寻常客人,便是湖州布政使、按察使这等封疆大吏都未必有开中门迎接的殊荣,更不用说让李家家主亲自出迎。

    当李清羽见到那名与自己父亲同辈却又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女子之后,恭敬作揖行礼。

    慕容萱笑道:“李先生不必如此多礼。”

    李清羽摇头道:“慕容先生在此,学生怎敢当先生二字,实在是愧不敢当。”

    以女子之身被冠以先生之称,那可是莫大殊荣,放眼古今,能得此殊荣者,屈指可数。

    慕容萱不置可否,“去里面说话。”

    李清羽头前引路,来到书房之后,李清羽示意众人退下,只剩下他和慕容萱两人。

    慕容萱坐到主位上,问道:“事情准备得如何?”

    李清羽点头道:“一切都已准备妥当,请先生放心。”

    慕容萱嗯了一声,略微沉吟之后说道:“我这辈子其实只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与秋叶结成道侣,助他打理道门上下内务,不敢说面面俱到,但也算是井井有条。第二件事,接了先父的班,主事慕容氏,使慕容氏丝毫不逊于叶氏,甚至犹有胜之。现在我想做第三件事,使道门长盛不衰,也使慕容氏等一众世家长盛不衰。”

    李清羽说道:“慕容先生请讲。”

    他尤为咬重了先生二字,称呼慕容夫人,是因为道门,因为掌教真人,可称呼慕容先生,那就是因为慕容萱本人以及她身后的慕容世家了。

    慕容萱缓缓说道:“这次我来江南,除了见你之外,还有其他大小世家的家主十余人,可以说,如今的江南,除了冥顽不化的谢家,其他尽在我手。”

    李清羽悚然一惊。

    虽说他早就知道这位慕容夫人在江南有大图谋,但没想到这个图谋竟是如此之大,大到几乎要一口吞下江南。话又说回来,李清羽也算是江南的一条地头蛇,但凡江南地界有些风吹草动,他都能差不多第一时间知晓,如今竟是没有听到半点风声,可见这次图谋之深远,恐怕在他接任李家家主之位前就已经开始布局谋划,甚至李紫剑的失势,也说不定与此事有关。

    慕容萱直言了当说道:“这么多人,每人一个心思,不利于成事,正所谓蛇无头不行,这些江南世家中还得推举出一个主事之人,或者说盟主。”

    李清羽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盟主人选自然是先生无疑,其他人恐怕难以服众。”

    慕容萱摆手道:“我是魏国之人,出任江南的盟主,有所不妥。而且我还有其他事情,怕是无法两相兼顾,所以我希望这个盟主是位江南本地人士。”

    慕容萱顿了一下,补充道:“当然,得其他人认可才行。”

    李清羽默不作声。

    最3新k=章”节hs上tw

    慕容萱淡然说道:“儒门四位老辈大先生,孙世吾已经于魏王宫中身死,钱牧斋败于李冯古之辩难,自诩罪人,闭门不见客,其余两人也是闲云野鹤之流,无意参与此事之中。你们这一辈的四位大先生,陈公鱼另有他事,叶道奇同我一样,都是魏国之人,身份上不太合适,至于谢苏卿,他现在是里外不是人,我们这边不会认他,大齐朝廷那边同样不会认他,所以只剩下你来担当此等大任,虽然此事还未彻底定下,但你要做到心中有数。”

    心底略有阴霾的李清羽稍稍松了口气,看到慕容萱从椅上起身之后,讶异道:“慕容先生这是要走?”

    慕容萱点头道:“时间仓促,还有几家要去,我就不在你这儿多留了。”

    李清羽起身相送。

    慕容萱走出李家大宅时说道:“凡事都讲究阴阳二字,成大事者,不能一味阴谋,也不能一味阳谋,要正奇相辅,方能阴阳调和,我们先前讲究一个秘字,秘不外宣,此乃阴,我今日光明正大前来,便是阳,从今往后,不必再顾忌大齐朝廷,他们已经是自顾不暇。至于江南的事情,还是要你多上心才是。”

    原本还心存疑虑的李清羽彻底如释重负,恭敬道:“请慕容先生放心,学生敢不尽心竭力。”

    慕容先生也好,慕容夫人也罢,总之慕容萱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李清羽不知道的是,此次慕容萱下山,随行的还有一位道门宿老,钟离安宁。

    在慕容萱坐入马车之后,在道门中比掌教秋叶还要高出一个辈分的钟离安宁神情古井无波。

    慕容萱轻声问道:“钟离前辈,你有几成把握拦住已经晋升地仙十七楼的徐北游?”

    钟离安宁稍稍沉默,然后答非所问道:“每逢大乱,群雄并起,诸如我这种藏在地底下的老家伙们多半也要现世,当世高手就不再局限于区区一张天机榜上的十人,地仙十七楼看着很高,实则不算什么,甚至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也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甚至是十八楼之上……”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看着慕容萱说道:“甚至十八楼之上也不敢放言天下无敌手,远有手持诛仙的上官仙尘战死于大江之畔,近则是秋叶这个执掌道门重器玲珑塔的天下第一人差点被人家一拳打死。虽说上官仙尘战死和秋叶重伤其中有诸般缘故,但说到底也是那些蛰伏于世间的高人们开始纷纷现世,差点杀了萧瑾的儒门孙世吾是一个,跻身武圣境界的萧玄是一个,剑宗的徐北游勉强算是半个,至于其他,不去说寻常宗门,还有佛门和玄教,也差不多该有隐世高手出世了。”

    慕容萱面带微笑地听完之后,继续问道:“钟离前辈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钟离安宁平静道:“徐北游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老身也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在境界修为上旗鼓相当,唯一不同之处在于,他手执诛仙,锋锐难当。先前他在东海之上连战天云和金刚寺的六面,接连破去天云的道君法相和六面的金刚法相,可见诛仙之利,就连天云的天枢塔和六面的不坏金身也抵挡不住,当年上官仙尘有话叫做身前三尺即是无敌,若是此子手中之剑能近身到老身三尺之内,那么老身必败无疑。”

    慕容萱又问道:“若是徐北游手中之剑近不到前辈身前三尺呢?”

    钟离安宁淡然道:“那么死的人自然就是他。”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