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杀人屠城天下动
    一天一夜的攻城,将守军所有弓弩、檑木、滚石、热油,全部损耗殆尽,甚至来不及补充,只能以血肉之躯来抵挡草原大军的攻势。

    次日凌晨,草原大军登上城墙,使得城头守军顾此失彼,午时时分,城墙全线失守。

    赵旭不得不退入城内,率领亲卫和残兵大约千余人与草原展开最为残酷的巷战。

    与此同时,林术将先前攻城的三个万人队撤回,换上一个预备万人队,攻入城内,肃清残敌。

    那些登上城墙协助守城的青壮们早已是一哄而散,让他们上城墙扔扔石头还行,若是真刀真枪的拼杀,那就是痴人说梦了。只有赵旭和自己的数百亲兵仍是死战不退,他久在军中,一身修为相当不俗,死于他刀下的草原兵卒多达百余人。

    无奈他不是一剑可挡百万师的剑仙,也不是可以搬山倒海的十八楼地仙,甚至不是以一当万的赳赳武夫,无论他如何奋勇拼杀,眼前敌人越来越多,而身旁的亲兵却是越来越少。

    最终只剩下他一人。

    浑身浴血的赵旭一刀斩下一名草原兵卒的头颅,却被另一侧的草原甲士一刀劈在肩上,赵旭怒喝一声,反手一刀将此人头颅斩下,不过紧接着就被人一掌拍在胸口。

    一名**着半边臂膀的红衣僧人出现在赵旭的面前,单掌竖立胸前,诵了一声佛号。

    黄昏中残阳如血。

    浑身浴血的赵旭剧烈喘息,感觉自己力气在渐渐消失,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在众敌环伺之下,赵旭向后倒退几步,靠着墙壁缓缓坐下,喃喃自语道:“少小离家老未回,早把他乡做故乡。年轻时来到西北,没想到今日是要死在此地了。”

    大易府城中的喊杀声越来越小。

    大易府守将赵旭心肺俱碎,倒地而亡,头颅被人斩下,送往城外大帐。

    林术在拿到赵旭的人头之后,大帐进驻大易府,他本人则是返回位于小丘岭的金帐,向林寒请功。

    林术进入中军大帐,林寒挥手示意帐内的一众将领和军机参议退下。

    林术向林寒禀报战情之后,问道:“父王,是否要屠城?”

    林寒反问道:“你的意思呢?”

    林术略微犹豫之后,说道:“若是屠城,会有碍父王声望,各路豪阀世家难免心生犹豫忌惮,于日后大业不利。”

    林寒问道:“难道我们不杀人,不屠城,那些中原世阀就会认同我们吗?当年的后建若不是屠城无数,又如何能入主中原?”

    林术轻声说道:“可也正因如此,当年的后建铁骑横扫天下,入主中原却不过一代之人。我们若是效仿当年后建,不纳降卒,难道我们真要将整个西北赶尽杀绝才算罢休?”

    林寒平静道:“那是以后的事情,如今却是要杀人立威。”

    林术还要说话,被林寒抬手止住,冷声道:“若是不屠城,何以威慑宵小?不但今日要屠城,日后凡不降者,亦要尽数屠城,杀鸡儆猴,无有敢不降者。”

    林术恭敬领诺。

    林寒起身向内帐走去,“既然屠城,本王就不入城了,传令下去,明早拔营。”

    ……

    承平二十三年秋,西北重镇大易府陷落。

    守将赵旭力战而亡。

    草原大军屠城,满城上下,上至官吏富绅,下至寻常百姓,无一幸免,整座城池变为鬼城。

    草原大军继续南下,兵锋直指西北要塞中都。

    坐镇中都的张无病听闻此消息之后,不得不急令已经走至中途的援军回师林绵。

    当年林寒受封镇北王之后,诸葛恭率领西北左军,构架了囊括大易府和林绵府等十八座重镇的西北防线,如今大易府陷落,这道防线也就等同是开了一线门户,大易府之后就是林绵府,若是能守住林绵府,尚有转圜余地,若是守不住,草原大军长驱直入,整个西北战局瞬间糜烂,短时间内难以收拾。

    h(正:版6首y发p

    更进一步来说,若是西北失守,整个中原就像被脱去了衣物的小娘子一般,完全暴露在草原大军的面前。草原这个在苦寒塞外饿了许多年的壮汉,可不会讲究什么怜香惜玉。

    张无忌在心中忽然想起一句话,“此乃危急存亡之秋也。”

    的确是到了危急存亡之际,若仅仅是草原也就罢了,可在江南还有魏国的水军,江南是天下赋税重地,如果江南出了乱子,那么朝廷在钱粮之事上必然会束手束脚,甚至是左支右拙,所以当下江南才是重中之重。

    ……

    帝都,甘泉宫。

    一块玉质镇纸被狠狠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皇帝陛下萧白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意,训斥群臣道:“朝廷养了五大禁军,可如今五大禁军都在干什么?西北大易府陷落,江南水师大败,张无病和禹匡都是干什么吃的!”

    内阁首辅韩瑄和司礼监秉笔俱是沉默不语,武官之首的大都督魏禁出列回话道:“回禀陛下,江南水师不敌魏国水师尚在意料之中,虽然首战大败,但万幸能全身而退,只待休整之后,仍有一战之力。至于西北,虽然丢了大易府,但只要中都还在,陕中还在,那么陕州自是无碍,而且朝廷手中还有蜀州前军,进可出蜀入湖,驰援江南后军,退可经陕中驰援西北,只要先行死死扼守住几大关隘军镇,中原腹地自然无忧。”

    萧白脸色稍缓,说道:“大都督此言是老成持重之言。”

    韩瑄也随之出列,说道:“不过有一点,行军打仗归根结底还是钱粮二字,在此紧要关头,钱粮不能断,江南是天下钱粮重地,所以江南不能乱,依老臣之见,应当先行平定江南战乱,然后再以举国之力战于西北,草原自然会知难而退。”

    萧白轻声道:“让孙少堂的蜀军出蜀入湖?”

    ……

    这场只有寥寥几位重臣参与的小朝会散后,韩瑄和魏禁这两位文武第一人并肩而行。

    魏禁忽然说道:“陛下还在江都啊。”

    这里的陛下,自然不是指甘泉宫中的新君,而是已经身故的承平帝萧玄。

    韩瑄嗯了一声,“陛下不提,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也不好提。”

    魏禁叹息一声。

    韩瑄轻声道:“陛下在防备我们这些老臣,心有戒备,自然讳莫如深。”

    魏禁不置可否道:“陛下的怒气,半真半假,他是久在军伍之人,明白胜负乃是兵家常事的道理,不可能为了两场兵败就大动肝火,里头有些蹊跷。”

    韩瑄沉默片刻,说道:“做给我们看的。”

    魏禁又是叹息一声。

    韩瑄无奈说道:“和先帝相处,是先帝礼贤下士,坐而论道。和当今陛下相处,能不跪着就已是天大的幸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