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西北起烽火狼烟
    天亮时分,大易城外再不见半个墩堡升起狼烟。

    草原王庭的主力大军已经兵临城下。

    萧瑟秋风卷起黄沙,旌旗烈烈而动,经历了一夜攻防大战之后,大易城头上一片狼藉,大易守将赵旭手按刀柄跨过一具具尸体,来到一处望口前向外望去。

    大风席卷着风沙和冰冷的雪粒扑在赵旭的脸上,生疼。

    只见大风黄沙之下一面面黑底金字的林字王旗迎风招展,王旗之下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如潮大军。

    赵旭眯起眼睛,看着层层黑甲深处的那杆黑金王旗,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昨夜的攻城只是试探,今天才是正戏,而且还是镇北王亲临,实在让我赵某人受宠若惊。”

    赵旭笑得出来,他身边的其他人却是笑不出来,更有甚者已经面露死灰之色。他们不知道草原大军最后能不能攻破西北防线,但是他们知道,想要依靠脚下这座城,挡住草原汗王亲领的草原大军,无异于痴人说梦。

    大易城的陷落,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所有城头将领都下意识握紧了刀柄,握着刀柄的手微微发寒。

    赵旭收敛了笑容,神情肃然道:“府库中的粮食和库银准备好没有?”

    一名同样披甲的将领回答道:“已经都准备好了。”

    赵旭道:“都发放下去,已经到了存亡的关头,不能有半点纰漏,若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伸手,别怪我不讲情面。”

    这名主管钱粮之事的军中将官神情微凛,抱拳道:“诺!”

    赵旭对身后的大易知府道:“召集城内士绅,请他们慷慨解囊帮助守城,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人出人,有力出力。告诉他们,那些草原蛮子可不会招降纳俘,一旦城破,满城上下,无论贵贱,皆无一幸免。”

    大易府知府应诺而去。

    赵旭沉吟了一下,转头对身旁的副将道:“召集城内青壮,让他们随时准备协助守城,同时派人从城南开始依次拆房,以作擂木滚石。”

    副将高声应诺,然后转身下城。

    安排好这一切后,赵旭仿佛苍老了几岁,最后说道:“再派人去中都告急一次。”

    一声苍凉呜咽的号角声骤然响起,然后是轰隆擂鼓之声。

    赵旭安在刀柄的手轻轻一颤。若是以往的草原南下,他倒是还有几分信心守下大易府,毕竟草原大军擅长骑战,而弱于攻城,千百年来,中原就是依靠一座座雄关将这些游牧民族挡在门外。

    可如今的草原大军,大不一样。如今的草原大军经过十年逐鹿之后,不再是只会使用简单云梯和撞车,这次的草原大军除了配备必要的云梯、撞车、盾车等物之外,还动用了投石机,也是当年太祖大军无往不利的中都炮。

    自古以来,攻守利器,皆莫如炮。攻者得炮之术,则城无不拔;守者得炮之术,则可以制敌。当年后建大军攻襄阳,便是以巨石炮齐射,将襄阳的城墙击毁,历时三年的襄阳攻防大战最终在炮声中尘埃落定。

    中都炮,名为炮,实则为抛石机,所发射之物为巨石,而不是实心铁弹。当年经过艾林楠的改良之后,更省力的同时,可抛发重达一百五十斤的巨石,抛射距离二百五十步,约有一百三十丈,巨石落地之后,可入地七尺。

    此等威力,初入地仙境界修士的倾尽全力一击也不过如此。

    此时此刻,足足六十门中都炮成弧形排列,一起对准了大易府城墙。

    赵旭望着这一幕,对身旁左右道:“诸位,为朝廷尽忠的时候到了。”

    ……

    草原大军阵前,草原汗王亲临。

    林寒望着投石机上已经装填好的巨石,感慨说道:“当年萧煜率军入关,也是自大易府而入,当年就是由我亲自攻城,今日轮到你了。”

    随侍在林寒身侧的林术沉声道:“定不负父王之望。”

    林寒点了点头,在众多草原萨满祭祀和摩轮寺僧人的拱卫下,回身向中军大帐走去。

    在林寒走远之后,一身戎装的林术拔出腰间弯刀,沉声道:“攻城。”

    r最d新x章节上j。

    一名满脸虬髯的草原万夫长一挥手,站在中都炮两旁的草原士兵们立刻开始行动,几息时间之后,六十块重达一百五十斤的巨石带着呼啸声音腾空而起,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骇人弧线,轰然砸向大易城头。

    声震百里,无数烟尘升腾,碎石与尘土从缝隙间簌簌落下,似乎整面城墙都在颤抖。

    有一块巨石直接飞上了城头,落地处来不及躲闪的十几名守城兵士直接被砸成了血泥,然后巨石又顺势翻滚一番后,碾压出一条断臂残尸铸就的血肉之路。

    不过更多巨石还是砸在了城墙上,使得历经西北风霜的城墙变得坑坑洼洼,支离破碎。

    那名虬髯万夫长再一挥手,六十台中都炮开始准备第二轮抛石,经过第一轮的试射之后,第二轮抛石的命中率必然更为精准。

    林术对于驻守兵力不过万余人的大易府是志在必得,大易府是整个北地一线的门户,攻破此地就是在西北防线上撕开了一条口子,而且林寒的要求则是一日之内务必攻下此城,不计伤亡损耗。

    之所以如此,是要在张无病的援军赶到之前,突入西北境内。

    无数兵法都在说明一个道理,兵贵神速,在敌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干掉他,这是损耗最小的办法,若是陷入到双方互不相让的拉扯之中,那就成了一个无底洞,在一方彻底死绝之前,谁也逃不出这个泥潭。

    说到底,打仗打的还是钱粮底蕴,比底蕴,草原比不过大齐,若是陷入焦灼鏖战,草原必败无疑,历来草原南下,都胜在一个快字,哪怕如今的草原已经不同以往,但仍是要谨守一个快字。

    在连续三轮巨石抛射之后,就是汹涌如潮的步卒在盾车的掩护下,顶着城头上泼洒下来的箭雨,举盾前冲。

    林术的脸上忽然有了些许笑意。

    在他看来,这是草原的第一战,却不是什么紧要战事,当年父王林寒跟随那位大齐太祖皇帝就是从这儿入关的,直接用中都炮轰塌了城墙,从城墙豁口处一拥而入,顺利夺城。可以说,正是那个曾经的草原主人教会了草原如何攻城,如今草原用他所教的东西来攻打他的城池,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步军开始蚁附攀城。

    这场攻城之战一直持续到深夜时分,林术仍旧不肯退兵,挑灯夜战,决意要一口气压倒大易府中的守兵,不给他们半点喘息的时间。

    城内,一万守军被赵旭分为三批,每批三千人,一千预备队,轮番守城。

    城外,林术准备了三个万人队,轮番攻城。

    十倍之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