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金刚寺寺主六面
    转瞬之间,两人便已是近在咫尺。

    金刚怒目的法相大喝一声,震荡得云卷云舒,震荡得海水翻腾,震荡得战船摇晃,巨大的轰鸣声犹若实质,如水中涟漪,向外层层扩散开来。

    剑二十八所结成的剑阵摇晃不休,似是狂风中的茅屋,随时都会有倾塌之忧。

    徐北游干脆撤去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剑二十八,再次握住诛仙,一人一剑呈一线之势向前急掠,紫青色剑气破开层层涟漪,直奔这尊百丈法相的眉心而去。

    巨**相在海面上向后倒退,其速度丝毫不逊于徐北游的御剑前行,一人向前,一人退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丝毫不差。

    如此退出数百丈之后,法相猛然止住身形,双脚踩入海水之中落地生根,只有半个身子仍在海面之上,然后反手一掌拍下。

    原本紧贴着海面急掠前行的徐北游猛然向上拔高,与这一掌擦肩而过,海面上顿时出现一个覆盖了数亩方圆的巨大掌印。

    巨**相又是一拳轰然砸下。

    徐北游一剑挡下,因为拳头上蕴含的莫大威势,身形下沉,双脚陷入海面,海面上顿时掀起无数惊涛骇浪。

    不过巨**相的金色拳头上也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剑痕,有金色流萤如金沙一般不断洒落。

    远远观战的张百岁微微骤起眉头,没有急着出手,若是他没看错的话,此时与徐北游交手之人应该是宝竺国金刚寺的当代寺主六面,虽然他没有登顶天机榜,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比天机榜上的那些高人们差了。

    别人不清楚这位金刚寺寺主的莫大神通,张百岁作为司礼监掌印却是知道些,在暗卫府的机密档案中,曾经专门记载了许多不曾登上天机榜的隐世高手,其中就有摩轮寺寺主秋思、草原萨满教大祭司等人,其中以金刚寺寺主六面的实力最为出众,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将金刚寺的不坏金身臻至圆满大成,号称万劫不坏,方才以拳头硬撼诛仙就可见一斑。

    张百岁没有想到此人竟也投入了魏王萧瑾的麾下,不得不说,萧瑾这些年来的谋划之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这位金刚寺寺主缓缓开口道:“剑宗徐北游?”

    徐北游没有说话,紧紧握剑,抬起手臂,横剑于面前,以两指在剑身上一抹而过。

    在紫青两色的诛仙剑气中掠过一抹刺眼红芒,非但没有被紫青两色的剑气遮掩,反倒是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

    诛仙号称攻伐天下第一剑,在历代剑宗宗主的手中屠戮无数,剑下亡魂无数,而且不同于赤练一剑,凡是能死在诛仙剑下的,无一不是地仙修士,千年岁月累积下来,诛仙上的血煞之气尤为骇人,这也是为何驾驭诛仙会折损寿元的原因之一。

    随着徐北游全力催动手中诛仙,在他身周的所有天地元气竟是也随之凝聚成各式各样的剑气,如弦月,如满月,如长虹,如萤火,如寒星,如剑,如风,如雾。

    诛仙是天下第一剑,与道门的玲珑塔并列齐名。

    以前的徐北游只能勉强驾驭诛仙,却用不出诛仙的诸般神妙,如今他高踞地仙十七楼境界,与以往又是不同。

    徐北游一手持剑,望向六面所化的巨**相,轻声说道:“天下名剑千千万,唯有诛仙立鳌头,剑宗徐北游有一剑,请前辈细观。”

    人可法天象地,剑亦有法天象地。

    只见徐北游一剑斩出,每斩出一分,诛仙就大上一倍,转眼之间,诛仙已经有数十丈之长。

    这一剑下压,海面上卷起千层之浪,风浪之间,六面已经完全看不到徐北游的身影,只能看到这迎面斩来的一剑。

    徐北游的嗓音从大浪中传来,“剑三十,殊无量一剑。”

    在徐北游和六面之间,出现了一把百丈巨剑,而这把巨剑还在不断增长变大,朝六面缓缓落下。

    当诛仙临近六面时,比起百丈法身还要巨大。

    六面不退反进,伸出双手,不顾双手上被削下层层“金沙”,以空手夺白刃之势夹住下落的诛仙。

    可此举也仅仅是减缓了诛仙的下落速度,在他的两掌之间,诛仙仍旧在缓缓下移,六面怒喝一声,干脆以双手握住诛仙,手掌与剑刃之间金光流溢,生生将诛仙向上托举起三分。但是下一刻,法相双手却是挡不住诛仙剑锋的锋芒,竟是被直接斩断。

    气势没有半分衰减的诛仙再次下落。

    六面干脆以肩膀扛住落下的一剑。

    如同一个人用肩膀抵住一棵正要倒下来的大树。

    诛仙发出一声剑鸣,响彻天地之间。

    无数剑气如闻号令,蜂拥而动,朝着法相激射而出。

    巨**相上被打出阵阵涟漪,无数流萤飞散。

    就在徐北游打算递出第二剑的时候,终于有人悍然出手。

    徐北游的视野中,一点寒芒骤然亮起,然后越来越大,如同冬夜天空中的一点寒星。

    就在徐北游发现这点寒芒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

    同样是一位剑仙,人未至而剑已至,如长虹贯日,从千里之外而来。

    这简简单单一剑,来势之快,来势之猛,丝毫不逊于徐北游的一剑,以至于徐北游在此时此刻,只剩下硬挡一途,再无其他选择余地。

    最{新章v节上#

    不过好在还有一个观战的张百岁,原本还想旁观片刻的张百岁不得不提前出手,声音在徐北游的耳畔如炸雷响起,“徐北游,这一剑交给老夫,你只管出剑。”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不再去管那一剑,专心准备自己的第二剑。

    就在徐北游出剑的前一刻,张百岁也终于出手,整个人恰到好处地出现在那道剑芒的必经之路上,于刹那之间,双手握拳,狠狠砸在这道剑芒的中段位置。

    剧烈声响如洪钟大吕响彻天地之间。

    这道剑光虽然没有被砸碎,但却在空中弯曲出一个骇人弧度,在张百岁双拳与剑光接触的地方,有无数剑气光华轰然炸开四溢。

    剑芒散去,终于显露出这一剑的本来面目,断贪嗔。

    是冰尘在千里之外用出这一剑,而她本人则正朝此处飞速赶来。

    张百岁双手鲜血淋漓,微微颤抖。

    他心中更是沉重,既然冰尘已经出手,那么道门倾巢而动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

    不过就在张百岁挡下冰尘一剑的时候,徐北游终于递出了自己的第二剑。

    剑三十二,斩龙一剑。

    徐北游任凭六面一拳以开山之势砸在自己的后背上,手中诛仙的剑芒绵延数里,横贯天际,然后一剑横扫。

    徐北游被这一拳捶伤了五脏六腑,但也一剑将六面的法相直接拦腰斩断。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