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有剑仙一剑东来
    在与天云一战之后,天云不惜折损寿元催动道门秘法狼狈而逃,徐北游若是下定决心追杀到底,倒也不是不能追上,只是他既不知天云是否还有其他后手,同时及早返回江都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所以徐北游略微斟酌权衡之后,决定继续踏上回归之途,御剑而行,横穿大海,直往江都而来。

    不过当徐北游终于看到江都城的轮廓时,却没有太多喜悦之情,反而是神情凝重。

    因为此时江都城外的海面上,满是战船,船帆如云,桅杆如林。

    海面上的战船又何止百艘?

    以徐北游的目力,甚至可以清晰看到,战船上装备的火炮和巨弩,兵卒手中的火铳,以及迎风招展的“魏”字大旗和“萧”字王旗。

    这样的阵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魏国大军倾巢而动,兵发江都。

    而且更令徐北游心生惊骇的是,如果这些战船仅仅是悬挂“魏”字大旗也就罢了,可它们还悬挂了“萧”字王旗,说明是魏王萧瑾亲征。

    虽然徐北游没见过魏王萧瑾本人,但是他见过陈公鱼,从陈公鱼和萧瑾以往的行事来看,是一个极为谨慎之人,不会贸然将自己至于险地,那么也就是说,魏王敢于来到江都,必然是有极大把握。

    可魏王到底从哪来的信心?

    亦或者说,在他离开江都前往魏国的这段时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难道是帝都那边有了变故?”

    徐北游不认为魏王萧瑾以魏国一隅之地就可以挑战坐拥天下的大齐朝廷,所以必然是大齐朝廷内部出了什么问题,自乱阵脚,所以才会给魏国以可乘之机。

    若真是如此,那么西北的草原汗王林寒也会随之而动,毕竟魏王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林寒那边却是切切实实的生死存亡之际,草原年年白灾,每时每刻都在死人,就算林寒不愿南下,他手底下的那些台吉们也会逼着他南下。

    如此一来,天下大乱就已经近在眼前。

    只是就目前而言,林寒还远在西北草原,徐北游的眼下之敌是这支横贯于江都面前的魏国水军,不过徐北游也没有如何畏惧,在与天云一战之后,他的境界再一次回涨,抵达巅峰状态,地仙十七楼境界。

    以此等剑仙之姿,再加上诛仙之利,就算是魏王的王帐,他也敢去闯上一闯。

    ……

    若是有仙人从九天云端向下望去,就会发现魏国的水军如同一字长蛇,沿着大江一线铺展开来,这本是兵家大忌,禹匡也曾看到这一点,果断率领江南水师出战迎敌,只是魏国水军以之强大,将这种隐忧彻底遮掩过去,于是禹匡首战大败而回,不得不退回到洞庭湖中,暂时休整。

    此时魏国水军的前锋已经逼近八百里洞庭,不过萧瑾的座舰却还停在海上,此举也是以防万一,毕竟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谁也不敢说在沙场上能够百战不殆,故而以萧瑾的谨慎,仍旧将半数水军停在海上,以免被人家堵在江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此时萧瑾的座舰之中,除了诸多修为不俗的军中高手,还隐藏有十余名鬼王宫出身的修士,不过这些所谓的护卫倒也不是真要护卫什么,就像大齐的萧煜、萧玄两代皇帝,一个是曾经是举世无敌的天下第一人,一个是击败了当今天下第一人秋叶的当世武圣,两人哪里还需要什么护卫,所谓的护卫更多只是充当“仪仗”之用,今日的萧瑾也是如此,虽然他的一尊三尸元神被萧煜喝散,但他仍旧是一名不容小觑的大修士,真要有人杀他,凭这些护卫也挡不住。

    萧瑾亲自坐镇于此,魏国大军一应军令尽是出自于此,萧瑾本人治政手腕天下无双,治军领兵的手段也丝毫不差,条条军令有条不紊,驱使二十万大军如臂指使。

    萧瑾今日处理完手头上的军政要务之后,与几名心腹将领一起坐在船舷上垂钓,几名年轻将领趁此机会向萧瑾谏言,一举挥师进军,歼灭藏在洞庭湖中的那支残军。萧瑾对此不置可否,年轻人,有锐气,有进取之心,是好事,不过老辈人之所以能压在这些年轻人的上头,除了资历之外,还有经验二字,这些年轻人冲在前面,敢拼敢杀,那么他们这些老人就要在后头拾遗补缺,同时还得掌好了舵,替他们把握好方向。听说林寒这次就是让他最喜欢的小儿子林术亲自领军,也是这个道理,毕竟都是些老人了,就算真正夺了天下,又能坐几年?说到底还是要传给子孙的。

    说到子孙,萧瑾就不由想起那个随了母姓的孟随龙,也是时候让他改回父姓了,毕竟是堂堂萧家子孙,跟着别人家的姓氏算怎么回事,还有就是,随龙二字不好,萧家嫡系子弟,素来都是以单字为名,还得再给他想个新名字。

    虽然孟随龙比萧知南还要小上几岁,但与萧玄同辈,当年萧煜之所以给萧玄取名一个“玄”字,是因为道门助他成就大业的缘故,道门和剑宗合称玄门,故而名“玄”。他今日同样是因为道门的缘故才能走到这一步,既然“玄”字已经被用了,那他就要再择一字。

    萧瑾沉思片刻后,轻声自语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者,自然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就叫萧殊吧。”

    就在此时,孔逸箫凭空出现在萧瑾的身后,神情面带慌张,俯身在萧瑾的耳边轻声说道:“启禀王上,有一位剑仙正自东而来,若无意外,应是有地仙十七楼的境界。”

    萧瑾愣了一下,“公孙仲谋死了,这世上就只剩下冰尘和萧慎两人还配得上剑仙二字,冰尘正在养伤,就连君岛一战都未曾去,这又是从哪来冒出来一个地仙十七楼境界的剑仙?难不成是萧慎疯了,要来刺杀孤?”

    孔逸箫无奈道:“王上,当务之急,不是猜测这位剑仙是谁,还是要请王上暂避一二,毕竟此人乃是剑修,可以比拟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修士,这等境界的修士亲自出手,如今副宫主不在,王上又不在魏王宫中,实在不容小觑。”

    萧瑾神情不变,但是也没有真得无动于衷,毕竟先前孙世吾之事已经说明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真要铁了心出手,绝对不可以常理揣度,淡然吩咐道:“传孤的军令下去,调动所有船上的神威大将军炮和雷霆大弩,全力迎战此人,另外鬼王宫修士从旁策应,以防不测。”

    萧瑾望向孔逸箫,平静道:“你且放心,孤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o,更新3最4u快t上z{f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