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剑再起二十三
    此时整个天幕已经是一片漆黑,如同深夜。

    天幕下的蔚蓝海面慢慢转为深蓝,最后彻底变为深沉的漆黑一片。

    天云整个人凝立虚空,周身有黑云缭绕,头顶天雷滚滚,不似仙人,反倒像是一尊魔道巨擎,立于天枢塔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徐北游。

    然后他抬了抬手,一道天雷降下,将整个海面彻底照亮。

    惊雷如佼佼白龙蜿蜒而落,轰然砸向徐北游。

    徐北游只是以手中摇光轻轻一挑,便将这道看似声势骇人的天雷化作湮灭。

    天云脸色微变,据他所知,徐北游不过是地仙九重楼的境界,而他本人则是地仙十六楼境界的大修士,所以他先前才会放言徐北游是自己找死,在他看来,徐北游能够破去这道试探意味更多的天雷并不稀奇,但万万不应该如此轻描淡写才对。

    天云再次掐诀。

    天枢塔的四方檐角分别挂有铜铃,这一刻铜铃无风自动,随着铜铃声响,天空中的黑色铅云仿佛受到了影响,开始剧烈翻滚起来,其中雷霆更是有失控迹象。

    天云一挥道袍大袖,一道金色符篆飞出,径直飞入头顶的厚重乌云之中。

    一声不同寻常的炸雷响声之后,又有三道天雷从天而降,分别从三个方向落向徐北游。

    此时的徐北游经过先前的低潮之后,境界开始回升,已经由地仙十五楼境界攀升至地仙十六楼,丝毫不逊于天云,于是他再次起剑,这一剑比先前一剑要郑重许多,但也谈不上如何如临大敌。

    三道天雷仍是被一剑破去。

    天云两次出手都称得上雷霆万钧,从头到尾,仅就手段而言,还没到倾力而为的地步,不过就是这两次出手,已经让天云大感出乎意料之外,虽然徐北游的修为比不上已经登顶天机榜的诸多老辈修士,但是与他等人相较,恐怕是不遑多让。

    天云不再有所留手,举起手臂,瞬间风云变化。

    天空中降下二十八道雷霆,尽数汇聚于他的右手上,使得他整个人熠熠生辉。

    天云一手按下,万千雷霆随行,如同一条雷龙,咆哮而至。

    雷龙将徐北游环绕,呈现出蟒蛇绞杀之势,天地元气为之牵引,以徐北游所在之处为中心,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其中有一道道紫雷蜿蜒其中,横纵交错。

    徐北游立于雷霆之中,放开手中的摇光一剑,任由其悬于一侧,然后伸出手掌,剑匣再次大开,诛仙出现在他的掌中。

    徐北游右手握剑,一剑向前缓缓斩出,劈风破浪。

    无数雷霆在这一剑之下,如同潮水一般向两侧退去。

    以绞杀之势缠绕在徐北游身周的雷是顿时烟消云散。

    紧接着徐北游以手中诛仙遥遥一指,剑宗十一剑依次而动,如疾风骤雨,来回反复轰在天枢塔上。

    天枢塔的表面笼罩了一层淡淡金色,好似佛门金身,任凭飞剑来回轰击,我自巍然不动。

    徐北游平静道:“剑十三。”

    诛仙一声低沉的颤鸣之后,剑身上的紫青二气瞬间大盛。

    下一刻,诛仙离手而出,只见紫青二色以摧枯拉朽之势狠狠落在天枢塔的塔身上。

    天枢塔表面附着的金光在短短几息时间内已是显现出些许裂纹。

    天云一挥袍袖,又有一道金色符篆飞出,不过这次不再是上天引雷霆,而是飞入他脚下的天枢塔中。

    天枢塔原本已经黯淡无比的金光再次大盛,堪堪挡下了徐北游以诛仙用出的剑十三。

    徐北游淡笑道:“不愧是道门十二仙之首,竟是能挡下徐某的诛仙一剑。”

    u;%

    天云冷哼一声,身后有一尊巨大道君法相缓缓现世,与天枢塔等高。

    这尊道君法相面容模糊不定,周身华彩熠熠,充斥着天道镇压的森严和压抑气息。

    紧接着苍穹破碎,有白色光芒洒落,犹如天门大开,有天上仙人要降临尘世。

    原本的黑云在这一刻骤然明亮起来,不止是明亮,几乎要被天空中的白光变成白云。

    天云万万没有想到,几年前还不过蝼蚁一般的徐北游如今竟是如此之强,竟然逼得他不得不全力以赴。

    在最上方的天空变成白茫茫一片后,其下的滚滚乌云已经掩盖不住的明亮光芒。

    先是一截剑尖徐徐探出,然后是百丈剑身。

    纯均法剑。

    在道宗九**剑之中位列第三。

    自从天尘大真人飞升之后,道门掌教秋叶就极力打压峰主权柄,更不曾设主事峰主一职,不过早在道门掌教还是紫尘时,先后共有过三任主事峰主,分别是天璇峰峰主无尘、天权峰峰主微尘,以及开阳峰峰主天尘。

    此三人也都先后执掌过纯均法剑。

    主事峰主是为众峰主之首,如今虽然没有主事峰主,但天云却是各大峰主唯马首是瞻的人物,自然有资格执掌九**剑中地位极是特殊的纯均。

    当年那场由上官仙尘掀起腥风血雨中,无尘之所以能侥幸未死,正是因为有纯均一剑。当年大郑太庙之变,微尘也曾以此剑出手。

    其实这已经是纯均和诛仙的第三次相遇。

    第一次是无尘战于上官仙尘,第二次是微尘战于上官仙尘。

    如今第三次,则是天云战于徐北游。

    纯均剑缓缓下落,天地间元气翻腾如沸水。

    徐北游一头白发随风飘拂,面色平静,“道门剑宗,合起来便是道祖所立的玄门,当年剑道之争,我剑宗先祖以一剑力压二十四位道门大真人,实在让我心神往之。”

    天云冷声道:“定鼎一战时,我道门将剑宗满门灭去,屠戮剑气凌空堂,霸占东海三十六岛,你剑宗只能如惶惶丧家之犬东躲西藏,贫道如今想起来,亦是心向往之。”

    说完之后,天云双手交叠,做下压之势。

    天云身后的巨**相双手握住纯均法剑,纯均法剑上面光芒大盛。

    宽有二十丈,高有百丈的纯均剑竖立天地之间,势要将徐北游斩于剑下。

    徐北游举起手中诛仙,忽然想起师祖上官仙尘曾经说过的两句话。

    “三尺青锋在手,当独步天下。”

    “持三尺青锋,自当横行天下。”

    徐北游默念一声,“去。”

    没有剑气,只有横贯天地之间的剑意。

    这一刻,仅仅是意的力量,却发生了质的变化。

    雪停、风住、云静、雷止。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仿佛世间唯一存在的便是这一剑。

    也仅仅是这一剑。

    剑二十三!

    如果说道门门的袖里乾坤和佛门的掌中佛国是涉及到了须弥芥子的空间,那么剑二十三则是涉及到过去未来现在的时间。

    徐北游的这一剑,不是从正面硬撼纯均剑,而是直逼天云本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