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多事之秋乱将起
    承平二十三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在皇帝陛下“病逝”于南巡途中之后,厉兵秣马多年的魏王终于展露出自己的獠牙,二十万大军渡海直逼江南,而草原汗王林寒也不甘寂寞,在随后不久也挥师南下,只待双方会师,便可水陆并进,马踏中原。

    此时的帝都城中,新君萧白所关心的却不是这两件大事,他在见一个人。

    e1更i}新x}最:快!b上}kp

    萧家辈分最高的老祖宗,曾经的剑宗三大长老之一,后来的道门剑峰峰主,萧慎。

    袅袅烟雾升腾,弥漫了整个御书房,萧白坐在御案后的椅上,在御案前,萧慎双手交叠于身前,笼藏于宽大袍袖中,袖口下垂至膝部,尽显一位十八楼剑仙的超然风采。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再无宦官宫女,只有魏无忌垂手而立。

    萧白望向萧慎,开口道:“自从上次圜丘坛之变后,老祖就不知去向,不知老祖去了何处?”

    萧慎语气平静道:“老夫去了趟道门剑峰。”

    萧白眉头一挑,“道门?如此说来,老祖是要倒向道门?不过也在情理之中,人心似水,涟漪反复。”

    萧慎不以为意道:“当年老夫为何叛出剑宗?还不是为了我萧氏的大业,老夫始终记得自己是萧氏之人,如今道门谋害萧玄,所以老夫从道门离开,重新回到帝都来见陛下。”

    魏无忌附和说道:“老祖所言不错。”

    萧白不置可否,问道:“老祖此来何为?”

    萧慎瞥了眼身后的魏无忌,萧白抬了抬手,魏无忌躬身退出殿外。

    殿内只剩下两人之后,萧慎才缓缓开口道:“老夫此来,是为了陛下的长生大道。”

    萧白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双眼中熠熠生辉。

    萧慎胸有成竹,显然是早就打好了腹稿,没有什么停顿思索,娓娓道来,“陛下所学之剑道是由老夫所授,脱胎于剑宗的剑三十六,是剑宗的根本大道,可世人皆知,剑宗除了开派祖师上清大道君之外,就再无飞升之人,所以老夫一直在想,如何才能摆脱剑宗的桎梏,于绝路中走出一条长生大道。”

    萧白点头道:“当初老祖曾经跟朕说过,论资质,朕比不得齐仙云,论机缘,朕也比不得徐北游,老祖之所以看好朕,是因为老祖见过太多太多的惊采绝艳之辈中途夭折,也见过许多洪福齐天的幸运儿成也机缘败也机缘,历代能够飞升之人,大多还是朕这种稳步攀升之人,至于飞升所需的那份机缘和气运,一个大齐天子就足够了。”

    “正是此理。”萧慎点点头,然后稍稍拔高了嗓音,“陛下如今已经是大齐天子,天子气运尽在陛下手中,所以陛下的长生大道也已经近在眼前。”

    萧白陷入沉思之中。

    萧慎继续说道:“道门五仙,逍遥地仙之上是长生神仙,两者各有定数,以长生神仙而言,百年之间最多只能有四人,先前道门的紫尘和天尘已经占去两个席位,后来萧煜飞升,又占去一个位置,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原本应是属于秋叶的,不过秋叶自误,以至于境界大跌,道行大损,在短时间内难以飞升,这也正是陛下的机会。”

    萧白久久没有作声。

    萧慎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萧白的耳边,“此事宜早不宜迟,陛下莫要忘了秋叶的前车之鉴。”

    ……

    徐北游本该很快就从东海三十六岛返回江都,只是在中途遭遇了些意外,使他不得不耽误了许多时间。

    此时在东海之上,黑云滚滚,在黑云之中有一座七层高塔若隐若现,雷电缭绕。

    徐北游就站在黑云下的海面上,仰头望天。

    这座宝塔并非是道门掌教的玲珑塔,而是七大峰主法器之一,众所周知,道门有九峰,抛开掌教亲掌的都天峰和地位特殊的剑峰之外,剩余七峰分别以七星为名,分别是天枢峰、天璇峰、天玑峰、天权峰、玉衡峰、开阳峰、摇光峰,也就是常言的七脉,七脉各有一件镇压本峰的宝物,虽然不能媲美都天印和诛仙剑,但也都不容小觑,诸如天璇环、天玑钩、天权印、玉衡簪、开阳珠和已经落到徐北游手中的摇光剑,其中居首的是出自天枢峰一脉的天枢塔。

    此时出现在徐北游面前的就是曾经由青尘、冰尘接连执掌过的天枢塔,而它的新主人,则是道门掌教真人秋叶的亲传大弟子,天云。

    天云之所以出现在此地,正是奉了师尊之命,前来调查摇光峰峰主失踪一事。

    于是徐北游和天云狭路相逢。

    当黑云遮绕散去,显露出整座塔的真容,塔分七层,四方楼阁式,高二十余丈,正如诗云,“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

    塔顶之上有一人,身着玄黑色道袍,玉冠黑发,大约不惑年纪,负手而立,正是道门三大弟子中最为势大的大弟子天云。

    天云居高临下地望着徐北游,冷然道:“徐北游,久违了。”

    徐北游没有急着开口说话。

    秋叶总共收了十三名弟子,抛开知云不谈,排名第十一的凌云和排名第十二的齐仙云,俱已是地仙三重楼境界,天云虽然与他们份属同辈,但以年龄而论,却可以算是前两者的父辈人物,所以这位道门大弟子的修为必然在地仙十二楼之上,只是不知是地仙十七楼,还是地仙十三楼,两者之间可是天差地别。

    见徐北游不说话,天云也不以为意,自顾说道:“贫道在承平二十一年的时候就看过你的画像,直到今日才算见过了你的真容,贫道很难想像,就是你这样一个乡野少年,竟是让堂堂道门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利受挫,正好今日你我相遇,你是剑宗首徒,我是道门首徒,在各自师父较量之后,你我再来一场碧游岛之战,如何?”

    徐北游终于开口道:“久闻道门掌教迟迟不立首徒,何时出来一个道门首徒?而且我徐某人也不是剑宗首徒,剑宗宗主才对,你又如何与我相提并论?”

    此语无疑戳在了天云的痛处,他脸色微变,连说了三个好字,“好一个剑宗宗主。”

    徐北游伸手在身前一抹,剑匣中除诛仙之外的诸剑悉数出匣,依次列在徐北游的面前。

    徐北游伸手握住摇光,以两指在剑锋上轻轻一抹,说道:“你要找的摇光峰峰主就在此剑中,希望你不要步他的后尘。”

    天云终于是勃然大怒,“既然是你找死,那就别怪贫道手下不容情。”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