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人在南一人北
    皇帝陛下驾崩,举朝震动。

    有句老话叫做“太太死了客满堂,老爷死了没人抬”,如皇帝陛下驾崩变大行皇帝,新君登基,满朝上下的心思都放在了新君的身上,还有闲暇关注江都情形的,少之又少。

    公主萧知南、内阁次辅谢苏卿、“内相”张百岁三人仿佛被帝都城里的人故意遗忘在了此地,没有人主动提出前来迎接,韩瑄曾经提过,却被赵青拒绝,所以他们只能自己回去。

    在过去几天中,萧知南一边安排人准备回程事宜,一边又与谢苏卿和张百岁商议了几次,最终还是决定走水路返回帝都。

    “我已经通过司礼监的渠道往帝都送出了消息,只是暂时还没有回应。不过禹匡那边已经安排妥当,还请殿下放心。”

    张百岁轻声说道。

    萧知南难掩疲惫之色,这种疲惫并非是身体上的,更多还是精神上的,虽然现在她已经是地仙十二楼的大修士,但还是按照多年的习惯伸手按了按鼻梁,说道:“有劳大伴了。”

    张百岁摇头道:“分内之事。”

    萧知南轻轻叹息一声,“萧白到底在干什么?难道做了皇帝之后,就真把自己当成天子,就可以把道理和规矩都给忘了?”

    张百岁说道:“太子殿下还不至于如此,可能是帝都城中出了些变故,让太子殿下无暇分神。”

    “变故?”萧知南的眼神变得晦暗几分,说道:“蓝相、韩相、大都督都在帝都,能有什么变故?”

    张百岁轻声说道:“陛下驾崩,势必要引起天下变动,不但是道门蠢蠢欲动,而且魏国和草原也要按耐不住,如今之计,宜静不宜动,太子殿下是个聪明人,应当不会看不透这一点。”

    萧知南微蹙起眉头,“萧白素来自负,父皇在时还不明显,可我最是知道他的为人,总觉得天下无难事,天下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我怕他骤登帝位之后会得意忘形,低估了那位魏王的手段。”

    张百岁轻叹一声说道:“殿下之担忧不无道理,只能希望文壁他们能有所作为了。”

    ……

    天色蒙蒙亮,太阳还未升起,天幕一片深蓝之色,此时的海面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朦朦胧胧。

    蓦然,一艘巨大战船的船首破开了层层雾气,出现在近海的海面上。

    先是船首,然后是船身,再是如云的船帆。

    d6正bh版首7发n,

    先是一艘,然后是两艘,再是几乎遮蔽了整个海天一线的庞大船队缓缓出现。

    经过一天一夜的航海之后,魏国的水军穿越东海,在拂晓时分抵达江州。

    此时海面上只有零星几船,大部分商船都停靠在港口中,至于江南水师,则还在距离此地极远的洞庭湖中。

    江州近海对于这支庞大骇人的水军而言,无异于一位毫不设防的小娘子。

    当太阳一点点升起,驱散了海面上的雾气,码头上的人也越来越多时,本该人声鼎沸的码头此时一寂静,所有人都望着这支船队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在重重战船的护卫之下,一艘明显比起其他战船更为巨大坚固的如山巨舰,犹如鹤立鸡群,魏王萧瑾此时就在上面,以手中的“千里望”眺望码头上的情景,淡然吩咐道:“传令下去,大军即刻进入内江,封锁大江一线。”

    在身旁将领领命而去之后,萧瑾放下手中的千里望,冷笑道:“孤要把禹匡的江南水师堵死在洞庭湖里。”

    ……

    草原王庭。

    林寒将一篇华美长赋摆在自己的面前。

    其实说长赋有些不甚妥当,应该说檄文才对。

    这是在几十年前的十年逐鹿时,萧煜和萧烈父子联手作的一场戏,萧煜假意讨伐萧烈而东进入关,继而挟天子而令诸侯,坐拥半壁江山。

    于是就有了这篇《讨萧烈檄》。

    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

    丞相萧烈,大逆不道,输货权门,窃盗鼎司,颠覆重器,与牧人起、孙立功并持权柄,**朝权,威福由己,时人迫胁,莫敢正言。及至幼主登基,烈变本加厉,产禄专政,内兼二军,外统牧、陆;擅断万机,决事省禁,下陵上替,海内寒心。以至于豺狼之辈汹汹当道,宵小之徒横行庙堂,天无晴日,国无安宁。

    后会先帝宾天,群虏寇攻。时西北方有北鄙之警,匪遑离局;先帝使烈为顾命大臣,翊卫幼主。烈便放志:专行胁迁,当御省禁;卑侮皇室,败法乱纪;坐领三台,**朝政;爵赏由心,弄戮在口;所爱光五宗,所恶灭三族;群谈者受显诛,腹议者蒙隐戮;百僚钳口,道路以目;尚书记朝会,公卿充员品而已。

    大都督张清,历经三朝,享国极位。烈因缘眦睚,被以非罪;榜楚参并,杀于太庙之前,触情任忒,不顾宪纲。首辅李严,忠谏直言,义有可纳,是以圣朝含听,改容加饰。烈欲迷夺时明,杜绝言路,擅收立杀,不俟报国。故帝都有吁嗟之怨。历观载籍,无道之臣,贪残酷烈,于烈为甚!

    又烈持部曲精兵数千,围守宫阙,外托宿卫,内实拘执。惧其篡逆之萌,因斯而作。此乃忠臣肝脑涂地之秋,烈士立功之会,可不勖哉!烈又矫命称制,遣使发兵。恐边远州府,过听给与,违众旅叛,举以丧名,为天下笑,则明哲不取也。

    本王与烈虽为父子,但愿效先贤之德,大义灭亲,奉大郑太祖皇帝威灵,以清君侧宵小奸佞,折冲宇宙;长戟百万,胡骑千群;奋中黄育获之士,骋良弓劲弩之势;并州越白山,陕州涉济漯;大军泛青河而角其前,西凉下宛叶而掎其后:雷震虎步,若举炎火以焫飞蓬,覆沧海以沃票炭,有何不灭者哉?

    即日西凉、河内、陕、西河、蜀、湖六州并进。州府各整义兵,罗落境界,举武扬威,并匡社稷:则非常之功于是乎着。

    班扬符赏,布告天下,咸使知圣朝有拘迫之难。如律令!

    林寒轻声感慨道:“当年姐姐在世的时候,时常劝本王多读书,可本王是个只知道上马杀敌的粗人,读不进书,更写不出这样的檄文。”

    他拿起这篇檄文抖搂了一下,笑道:“瞧瞧里头的话语,文绉绉的就把道理说尽了,上承天意,下顺民心,明明是造反,硬是是说成了保驾勤王。”

    偌大帐内的诸多台吉们轰然大笑。

    林寒将手中的檄文扔在脚下,环视帐内一周,所有的笑声都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这位草原汗王缓缓说道:“本王不会说那些虚话,这次南下,就只有一句话,抢粮、抢钱、抢娘们、抢地盘。”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