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龙绕旌竿兽满旗
    盛世是文人的天下,乱世则是武人的天下。

    ?h更)新最4l快p上g\/

    大齐朝廷有四大名将,分别是病虎张无病、人猫魏无忌、飞熊禹匡、冢蟒查擎。在明面上,禹匡是萧白的人,查擎是牧棠之的人,可少有人知晓的是,魏无忌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投入还是齐王的萧白麾下,虽说比禹匡更晚,情分也比不得禹匡那般深厚,但终究算是半个潜邸老人。

    皇帝陛下明知如此,仍旧将魏无忌任命为负责皇城宿卫的天策府都督,既是默许了萧白的储君地位,为其铺路,同时也是自恃地仙十八楼境界,在帝都城中有无护卫,护卫是否忠心,都无关紧要。

    其实此事也在情理之中,萧白是萧玄唯一的儿子,萧氏的皇帝大位只能传给萧白,就连异姓王牧棠之都有一位冢蟒效忠,那么身为储君的萧白怎么也不该与牧棠之平分秋色才对,所以除了因为早年时卷入蓝韩党争而沉寂许久的张无病之外,其余三位名将的上头都有了人。

    在萧白登基成为大齐第三任皇帝之后,魏无忌在朝堂中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他不再局限于做脏活累活的暗卫府和天策府,竟是以武人之身加兵部尚书,参与内阁之事,虽说还未加封大学士的头衔,但想来是迟早的事情。

    朝野间不乏传言,说这只人猫要弃武从文,这次皇帝陛下之所以会在江南“病逝”,一力谏言皇帝陛下南巡的内阁次辅谢苏卿难辞其咎,八成就被罢官免职,到时候魏无忌先是接任内阁次辅之位,而首辅大人毕竟年事已高,说不定那天就要致仕告老,到那时候,他自然就是内阁首辅。武人那边也是一样,眼看着大都督魏禁在征伐南疆之后,愈显老态,又有沉疴在身,告老的日子也不会太远,再由禹匡顺理成章地顶上大都督的位置,那么新君一文一武的两条臂膀就算齐全了。

    散朝之后,萧白单独留下了魏无忌。

    君臣二人出来未央宫之后去往甘泉宫,一前一后登上通灵台,当初之所以修建此台,是为了方便皇帝陛下眺望梅山诸陵,原有景陵、盛陵、明陵,如今又要再加上一座青陵。

    萧白站在台上远远眺望许久,忽然问道:“魏卿,先前你说有人想见朕,朕忙于朝政没有顾及,那人是谁?”

    魏无忌恭敬答道:“回禀陛下,此人与陛下同姓,单名一个慎字。”

    “萧慎?”萧白微微一怔,然后说道:“当初他在圜丘坛之变时怯战畏敌不告而别,如今又要回来见朕?”

    魏无忌轻声说道:“他毕竟是皇室中辈分最高之人,又是陛下的授业之师,如今陛下登基大宝,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他这位潜邸老臣回来也在情理之中。”

    萧白略作思量后说道:“好,朕就见一见这位老祖宗,此事交由你安排。”

    魏无忌恭敬应诺。

    ……

    赵青已经返回韩府,不过却没有让任何人知晓,作为一名当世武夫,想要做到这一点,哪怕是在帝都城中,也并不算难。

    此时的赵青满身疲惫,先前与尘叶的一战,哪怕他是号称同境无敌的赳赳武夫,哪怕他看似占据了莫大的优势,可毕竟是越境而战,仍旧打得很不轻松,最后他在尘叶的眉心上砸了一拳,同时也被尘叶生生压入体内一道天雷,使得十几处窍穴受损,原本有望顺势登上十八楼境界的修为又落回了原位。

    更关键的一点是同为武夫修士的皇帝陛下死了,而新君萧白修炼的是萧慎的剑道,与他算是道不同之人,他不知道日后还能否从新君的手中得到天子气运,若是能,又能得几分,是否还能与原来一样,这些都充满了变数,让赵青开始思虑是否要放弃五方帝拳这条捷径,改走当年大楚武圣李孝成走过的那条坎坷之路。

    只是他本就不是什么谪仙大材,也无徐北游那样的厚重机缘,若是放弃了五方帝拳,此生可还有机会登顶地仙十八楼境界?

    说到徐北游,赵青不由想起了萧知南那丫头,如果那丫头不是女儿身,由她来接替皇位,想来要比萧白好上许多。

    正当赵青神游物外之际,下朝的韩瑄已经回到府中,甚至连官服都没有换,直接来见赵青。

    此时的赵青正在廊下的木质地板上盘膝而坐,当韩瑄来到他身后时,他没有转身,开门见山道:“萧玄真的死了,虽然不是我亲眼所见,但是他那种伤势,就算萧煜在世,也无可奈何。”

    韩瑄重重喘息了一声,有些吃力地坐在赵青身旁,问道:“你为何不守在江都,反而是提前返回帝都?”

    赵青平静道:“我们这些人之所以提前返京,其实都是萧玄的意思,萧玄的本意是秘不发丧,让道门无从探测虚实,继而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萧玄是差点一拳打死秋叶的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道门就不敢怎么样,而我们这些人返回帝都,既是萧玄扰乱道门视线的手段,也是为了确保帝都不会出什么乱子。”

    “可是。”赵青猛然拔高了嗓音,“有人走漏消息,传出了萧玄的死讯,萧白提前登基,明示天下,更让萧玄最后的一番苦心也变成了无用之功,这个人就在我们这些返回帝都的人中间,韩瑄,你猜会是谁?”

    韩瑄微微皱眉,没有任何迟疑说道:“魏无忌。”

    赵青冷哼了一声,“竖子不足与谋,魏无忌是,萧白也是,他们也不想想,此举会将还留在江都的萧知南置于何地,道门知道了萧玄的死讯,自然不会再有迟疑留手,萧知南他们再想送萧玄的灵柩返回帝都,难了。”

    韩瑄问道:“那你现在立刻返回江都?”

    赵青果决摇头。

    韩瑄骤起眉头。

    赵青淡然说道:“我侍奉了萧氏三代人,萧烈、萧煜、萧玄,其中萧烈是我的授业恩师,师恩大于天,自然不用多说。虽然我很不喜欢萧煜,但也不得不说,他算是一代雄主,给他卖命,倒也不是不可。至于萧玄,我与他有君臣之义,也有师徒之谊,自有几分情分在,他又不吝啬那份天子气运,我也可以给他卖命。只是萧白,与我素无来往,也无恩义情分,过去他倚重的是萧慎,而我与萧慎素来不和,我为何要效忠于他?”

    韩瑄正要开口,赵青已是摆手打断道:“别跟我说你那套君臣大义,我若是尊奉这一套东西,我就不该是大齐的臣子,我还应是大郑的北地兵马大都督,战死在直隶州。”

    韩瑄良久无言,最终只能无奈叹息一声。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