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白衣帝位魏王笑
    月明星稀,繁星几点,一轮明月满乾坤。

    批完奏章后的萧白走出宫殿,在张保的陪侍下,漫无目的地走在重重宫廷中。

    当经过飞霜殿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凝望良久,然后才缓缓收回视线,继续前行。

    最后一直从内廷来到外廷,已是距离承天门不远,在这儿有内阁和天策府所在。

    萧白先是看了眼仍旧亮着灯火的内阁,稍微犹豫一下之后,转身走向黑漆漆一片的天策府。

    当守在天策府前的守卫们见到太子殿下之后,恭敬行礼,不敢有半分阻拦,任由太子殿下步入等闲人不可入内的天策府衙门。

    不过萧白没有进入黑沉沉一片的天策府殿阁,而是站在院中的那座深井旁边,挥手示意张保等人退下。

    待到院中只剩下萧白一人之后,魏无忌从他身后的黑暗中缓缓走出,朝着萧白恭敬行礼道:“微臣参见太子殿下。”

    萧白嗯了一声,没有转身,轻声问道:“南边……的情形如何了?”

    魏无忌简明扼要道:“君岛一战,掌教真人被陛下打成重伤,已经返回玄都,不过陛下的情形也不容乐观,怕是……”

    萧白轻颤了一下,竭力平静问道:“怕是什么?”

    魏无忌抬起头来,脸色在黑暗中显得影影绰绰,轻声道:“怕是很难回到帝都了。”

    萧白猛然握拳,手背上青筋毕露,甚至指甲都要刺入手心。不过他仍旧没有转身,语气愈发平静,“父皇的伤……很重?”

    原本躬着身子的魏无忌不知何时已经直起腰来,说道:“天道反噬,救无可救。也许在微臣与太子殿下讲这些话的时候,陛下就已经龙御归天。”

    “大胆。”萧白终于转过身来,嗓音清冷,不过却听不出没什么怒意。

    魏无忌言谈无忌,平静道:“此事之后,朝廷与道门算是彻底决裂,殿下还是应当思虑一下日后的路该怎么走,毕竟一个道门动摇不了我大齐的根本,可是再加上魏国和草原,那就不好说了。”

    萧白面无表情道:“孤自然知道,若不是因为这些逆贼,父皇又怎么会涉险前往江南。”

    魏无忌说道:“殿下,您一定要立刻登基,安稳朝局。”

    萧白久久不语。

    魏无忌继续说道:“虽说您是当朝太子,有监国之权,但终究不是皇帝陛下,无法诏令各路大军,若是天下有变,难免会平生变故,所以还是提早定下君臣名分为好。”

    萧白皱眉道:“按照道理,孤要等到父皇的灵柩运回帝都,然后才能登基继位,此时父皇生死不明,孤若贸然登基称帝,既是对父皇不孝,也是授人话柄,难堵天下的悠悠众口。”

    “殿下糊涂。”魏无忌沉声道:“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难道陛下一日不归帝都,殿下就一日不得继承大统?如今国势艰难,殿下切不可优柔寡断,给道门和魏王等人以可乘之机。”

    萧白低头看了眼自己腰间所佩的天子剑,轻声道:“还差父皇的遗诏和传国玺,谢苏卿和张百岁还未返回帝都,若是孤所料不错,他们会带着遗诏和传国玺一起扶灵返京。”

    q正版首发c

    魏无忌摇头道:“什么都不需要,您是太子,是储君,何为储君?即是储备之君,无论哪家的礼法,皇帝驾崩之后由太子继位都是理所当然之事,事急从权,满朝文武事后必然会体恤殿下的无奈。”

    ……

    就在承平二十三年的夏季,传来一个天大的噩耗。

    御宇天下二十余年的皇帝陛下,在南巡途中病逝,奉旨监国的太子殿下在帝都继位登基。

    与此同时,举朝上下尽皆缟素,偌大一座帝都城,仿佛一夜落雪,又回到了二十三年前的情景,雪白一片。

    白色的幡,白色的帷幕,白色的帐,白色的孝衣。

    在一片白色的寂静中,哭声愈发显得清晰。

    皇城中早已摘下了所有的大红灯笼,换下了所有色彩鲜艳的锦缎,只剩下单调的白色。

    密集的脚步声汇聚在一处,由远而近,有轻有重,一起踏在宫城的地面上,显得格外沉闷。

    文武百官、宗室勋贵俱是身着斩衰丧服,首辅韩瑄与大都督魏禁走在最前面,浩浩荡荡往未央宫行去。

    虽然此时皇帝陛下的灵枢还未返回帝都,但这个帝国已经迎来了新主人。

    做了很多年齐王却只做了小半年的太子殿下,在监国不足月余之后,名正言顺地穿上了那件十二章服,戴上了十二旒帝冠,高高坐在那张龙椅上。

    整个帝都的官员权贵都来到未央宫中,又何止百官,长长的队列一直排到未央宫外的巨大广场上,除了驻守广场的侍卫之外,整个广场密密麻麻,尽是披白戴孝的官员。

    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当满朝文武行跪拜大礼时,坐在龙椅上的新君若有所思。

    ……

    魏国,魏王宫。

    魏王喜静,就算召集官员将领,也只是单独召见,很少会像大朝会那帮一股脑地全部召进王宫,所以平日里的王宫会很是安静。只是今日的王宫却有些喧嚣,凡是有资格觐见魏王的官员都聚集在宫门前,呈现出一种很是诡异的喜庆氛围。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从中原那边传来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的消息,大齐承平皇帝驾崩了,对于志在天下的魏王殿下而言,自然是天大喜讯。平心而论,那位算起来还是魏王殿下侄子的皇帝陛下也是一位有为之君,这些年来着实做了不少大事,眼看着皇帝陛下终于把立于庙堂数十载的老首辅蓝玉逼退,要彻底放手施为,哪成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哪怕是堂堂天子,也不能跟老天爷做对,就这么突然去了。

    虽说太子萧白已经在帝都登基称帝,只待皇帝灵柩返回帝都之后,就要正式改元,可是新君毕竟不比老皇帝,仅仅是接掌朝局就要花费一番手脚功夫,必然无暇他顾。

    对于魏国众人而言,自是天大的好机会。

    待到天色大亮,魏王宫内开始熄灯,同时宫门大开,一众魏国文臣武将鱼贯走入王宫。

    大殿之中,魏王萧瑾高坐王位,坐南面北,旁边两侧有两尊龟鹤铜炉伫立,烟雾袅袅,将他的面容遮掩。

    此时此刻,萧瑾神游物外。

    过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回神,然后嘴角微微翘起。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