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潮起潮落试剑石
    当徐北游终于离开这处洞天之后,重新来到位于山腹中的断崖上,然后透过头顶上方的火山口看到了久违的天空,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西斜,红霞铺满天际,赤如血。

    他纵身一跃,从火山口跃至山顶,放眼四顾,温暖的夕阳洒落在整座剑冢岛上,驱散了些许薄雾,落在无数刺入地面的剑器上,红黄两色光晕交织,平添一分悲壮色彩,仿佛此地是一方古战场,苍凉肃杀。

    不过在这幅画面在不多时之后,又多了几分不太和谐的因素,只见成百上千的黑点在岛上飞掠前行,直奔徐北游脚下的山峰。

    徐北游眯眼望去,看情形不像是道门中人,倒像是鬼王宫倾巢出动。

    不得不说,这位魏王殿下的确是布局精细,哪怕知道徐北游脱困而出的可能极小,仍是在此地留了后手,若是脱困而出的徐北游元气大伤,甚至是无力再战,那么这些鬼王宫的修士自然能轻而易举地要了他的性命,不过很可惜,此时的徐北游不但与元气大伤几个字彻底无缘,反而还在其中得了一份天大的机缘。

    这倒不是萧瑾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只是他手头上实在抽不出更多大修士在此久留,再者说了,若真是徐北游得了天大机缘,除非是尘叶这个境界的大高手亲自坐镇,换成其他人也都是无用。

    徐北游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下体内的气机。

    如今的他的境界很是奇怪,如潮汐潮落,“涨潮”时可达十七楼境界,“退潮”时则只有十五楼境界,现在正值“退潮”,只有大概地仙十五楼的境界,不过就当下的情形而言,已经足矣。

    徐北游御出天问和殊归两剑,一长一短,左手殊归,右手天问,从山巅之上一跃而下,向山脚大地轰然坠去。

    随着一声如同山石崩塌的巨响轰然传来,似乎整座剑冢岛都摇晃了一下。

    烟尘四起弥漫。

    那些抱着必死心态来到剑冢岛的鬼王宫死士们在山脚不远处落定脚步,看到眼前这一幕,饶是这些见惯了生死的冷血死士,也有些目瞪口呆。

    剑冢岛的这座山虽然不比中原的五岳大山,但好歹也有数百丈之高,就这么一跃而下?

    未免也太霸道了些。

    包围圈开始一层一层叠加,人数越来越多,组成的人墙也越来越厚重,但是这些死士们心底却愈发不安,他们心知肚明,按照眼前的情形来看,这位未来的剑宗宗主根本没有半点伤势,那么他们就算拼却了这几百条性命,恐怕也难以换到太多东西。

    徐北游落地之后,双膝微微弯曲,卸去身上的巨大冲劲,在脚下砸出一个足有十丈方圆的大坑之后,略微停顿少许时刻之后,双脚顺势在地面上一蹬,身形如离弦之箭冲出。

    在他面前皆是鬼王宫死士。

    在他身后是一轮缓缓西垂的斜阳,西方霞光如一线潮水缓缓褪去,使得天色越来越暗。

    一道剑光,冲破了烟尘,压过了天上的斜阳。

    站在最前面的一名死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皮开肉绽,血肉之后白骨,再是内脏,最终他整个人炸裂开来,变成了漫天洒落的血雾。

    紧接着,在他其后又是一连串的如此景象,看不到出剑之人,甚至看不到剑,只看得见炸裂的血雾。

    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术。

    这是剑宗一直秉持的道理,至于什么剑如君子,那都是儒门的道理,与剑宗无关。

    现在徐北游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剑以剑术杀人。

    至于如何杀人,剑气未必要明,也可以幽。

    所以在徐北游的一剑之下,形成了一幕极为诡异骇人的诡谲景象,无数死士在一瞬间化为一团升腾而起的血雾,落在地上之后,鲜血渗入到泥土之中,使这一片悉数化为血红颜色,触目惊心。

    没有惨叫,没有厮杀喊声,没有任何声音。

    这一道看不见的剑气生生抹去了近百人之多。

    徐北游停住身形,轻轻一抖天问,然后再一挥殊归,数名正要出手的死士就毫无挣扎地炸裂分尸。

    然后徐北游再次持双剑陷阵,不过这次不再以剑气杀人,而是换成实打实的以剑杀人,两把本就是锋锐无匹的剑器在他手中如摧枯拉朽一般,只要碰上,连人带兵器,皆是被一剑从当中劈开,就像那些死在了洞天死门中的道门高人一般。

    #hd=永》d久》h免sh费看小l8说i-

    无人是一剑之敌。

    当这些死士的人数不足两百的时候,徐北游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剑。

    经过如此厮杀之后,他的身上仍是没有沾染半点血迹,只有原本的白色鞋底变成了鲜红颜色。

    十余名原本以擅使弓箭而闻名的散修抓住这个绝好机会,猛然一起拉弓如满月,不惜绷断弓弦,朝那名年轻剑客射出三箭。

    十余箭破空而去,箭头直指徐北游的面门。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这些死士们彻底陷入绝望,徐北游任由这些箭矢落在自己的脸上,丝毫无伤,甚至没有没能蹭破半点皮。

    这还怎么打,送上无数人命换来一次出手机会,结果连人家的皮毛都伤不到。

    不过未等他们想太多,这十余名死士就悉数被剑气刺破了眉心,穿头而过。

    尸体轰然倒地。

    一名为首的死士头领无奈苦笑,时至今日,偌大一个鬼王宫,最起码有一半是毁在了这位徐公子的手里。

    然后他做了个手势。

    剩余所有的死士们无一人逃跑,皆是视死如归,一起朝徐北游冲杀而至。

    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魏国人,自小就被选为鬼王宫的死士,死士死士,当死则死,若是谁敢不战而逃,那么其家人就会受到牵连,若是战死,则会受到优待抚恤。

    既然如此,这些死士们自然再无退路,只能死战到底。

    这名死士头领最先杀至徐北游的面前,然后被徐北游干净利落的一剑斩去头颅,只剩下一具还保持着冲杀姿势的无头尸体。

    然后徐北游不退反进,同样朝着那些剩余死士们杀去,周身无数剑气不断生出,只要有人靠近他身周三尺之内,就要被磅礴剑气彻底搅碎,变成一团血雾。

    其中也不乏有暗藏杀机后手之人,不过在徐北游的超然境界之前,俱是无用,几个来回之后,这些被萧瑾派来袭杀徐北游的死士们悉数死绝,没能伤到徐北游一丝一毫,倒是成了徐北游的试剑石。

    杀人之后,徐北游略微收拾残局,然后就打算离开剑冢岛。

    现在他的当务之急是返回江都,毕竟他已经离开太久,若是镇魔殿和江南道门在这段时间中重回江都,那么剑宗怕是危在旦夕,他赶回去不敢说力挽狂澜,但最起码也能尽力补救,再者说萧知南、张雪瑶等人都在江都,他也不得不回去。

    只是徐北游如何也没想到,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中,外面已经是天翻地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