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不败不胜即是败
    这几乎是两人最后的胜负手。

    萧玄走到了这一步,已经再无退路余地,若不能胜,难逃一死。

    因为他已经达到此生境界的巅峰极致,体内气机如同沸水一般,再加上外有天道压迫,似暴雨水涨,大江即将漫出堤岸,堤岸摇摇欲坠,正所谓盛极必衰,待到大江冲垮江堤之后,萧玄整个人也就走到了尽头。

    但只要他能在自己垮掉之前一拳打死秋叶,未尝不能死中求出一线生机。正如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天道自然会留有一线。

    两人对此都心知肚明。

    秋叶问萧玄如何杀得他,不是秋叶有自信胜过萧玄,而是看透了萧玄已经是强弩之末。

    两人最后的胜负手,说白了就是一场豪赌。

    萧玄将所有的赌注押在了自己的一拳上。

    只要他能一拳打中秋叶。

    就有八成把握让这位天下第一人死在此地。

    秋叶的稽首一礼,则是在于“颠倒”二字,难以置人于死地,但却能颠倒萧玄体内气机,只要拖过这一拳,秋叶不胜而胜,萧玄自然就是不败而败。

    萧玄整个人在刹那间竟是真的翻覆了。

    头朝下,脚朝上。

    或者在萧玄看来,却是地在上,天在下。

    可让秋叶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萧玄的最后一拳,还是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他的身上,正中心口。

    萧玄一拳前冲,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孤注一掷。

    秋叶就这么被这一拳抵在胸口,双脚离地,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后掠去,整个人的后背轰然撞在玲珑塔的塔壁上。

    这位天下第一人,历经了碧游岛莲花峰的公孙仲谋一战、梅山明陵与萧煜的隔空一战之后,终于挡不住这第三战。

    来自于晚辈萧玄的一拳,将他死死钉在此处,动弹不得。

    秋叶的头冠破碎,满头长发胡乱飘拂。

    这一拳,直接穿过了秋叶的胸膛,打碎了他的无垢之身,打破了他的中单田气府,使得他周身气机急剧溃散。

    满面鲜血的萧玄死死盯着这位长辈。

    秋叶远未死绝,并无太多震惊之色,平静地望着萧玄。

    此时此刻,仿佛时间都已经停滞。

    两人对视许久,秋叶缓缓开口道:“是贫道输了。”

    所有象征着天道威严的气息缓缓消散不见。

    萧玄保持着出拳的姿势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又有一个身形略显虚幻的秋叶从秋叶的身体中走出。

    神魂出窍的秋叶平静道:“可贫道也赢了。”

    萧玄身上的裂痕越来越多,整个人似乎要变为一个血人,他终于开口道:“朕赢了这一战,却输了大势。”

    显而易见,萧玄一拳将秋叶打成了前所未有的重伤,但是差之毫厘,没能将秋叶彻底打死,这位体魄损坏而只余神魂的掌教真人,虽然已经无力斩杀再无余力出拳的萧玄,但是保住性命还是不难,只要他能回到玄都,以道门之力,哪怕是再重的伤势,也有复原如初的一天,等到秋叶伤势复原,重掌都天印,再次以天下第一人的姿态俯瞰人间,萧玄乃至整个大齐朝廷又能如何自处?

    秋叶屈指一弹。

    两人飞出玲珑塔,重新出现在君岛上。

    包括尘叶在内的一众道门高手出现在秋叶身后,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他们如何也没能想到,堂堂天下第一人的掌教真人,竟然会如此狼狈,他们同样也没有想到,大齐的皇帝陛下会如此深藏不露,尤其是参与过圜丘坛之变的青叶,每每想到自己当初就是刺杀这么一位绝世武夫,就不免生起一种名为后怕的情绪,也幸好当初没能近到皇帝陛下的身前,否则岂不是真成了上门送死?

    就在此时,禹匡的船舰终于来到此地,无数门神威大将军炮对准了君岛,只待一声令下,便可让此地化作无边炼狱火海。

    秋叶沉默许久后说了一个字,“走。”

    玲珑塔不愧是道门重器,自有玄妙,将道门众人悉数吸入塔内,秋叶是最后一个,他没有急着进入其中,而是转过身来望向浑身鲜血的萧玄,平静道:“仅就这一战而言,贫道输了,若是蓝玉再排天机榜,你就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只是不知道你还能否等到那一天。”

    萧玄回答道:“朕今日没能杀掉你,日后自然会有人去杀掉你,至于日后天下一战,现在断言胜负,还为时尚早,我们日后沙场上相见。”

    秋叶点头道:“天下大势,本就不是两个人打一架就能决定的,贫道这是忘记了上官仙尘的前车之鉴,合该有今日之难。”

    秋叶转身进入玲珑塔中,虚立于半空中的玲珑塔骤然缩小,然后冲天而起,化虹而去。

    漫天异象逐渐消散。

    这场君岛之战,终是以秋叶战败主动离场而结束。

    ◇¤永久kf免.f费*!看u小rf说_

    在秋叶离去之后,萧知南来到父亲身边,扶住他的胳膊,忧心忡忡道:“父皇?”

    萧玄伸手擦去脸上的血洗,笑道:“不用担心,朕没事,毕竟是打赢了天下第一人,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然后萧玄努力站直了身子,环顾四周群臣,收回视线,轻声道:“传旨禹匡,从即日起后军由湖州转入江州驻防,不得有误。”

    “传旨孙少堂,前军退回蜀州,协助左军驻守陕中一线,严防草原。”

    “传旨赵无极,中军除布控燕州和直隶州一线之外,其余兵力调往齐州。”

    “传旨张无病,左军严防死守陕州凉州一线,不可擅自出击。”

    一道道圣旨从他的口中说出。

    也许是因为刚刚大战一场的缘故,平日里中气十足的皇帝陛下今日竟是有些精力不济,不但难掩自己的疲态,而且还重重喘息。

    在场中既是修为最高也是资历最老的蓝玉一直沉默不语,直到此时才缓缓开口道:“陛下,若是此时返回帝都,兴许还有一线希望……”

    萧玄摇头道:“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

    萧知南突然心中涌起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紧紧抓住自己父亲的胳膊,眼睛通红。

    萧玄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说道:“回江都行宫。”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