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拳和稽首一礼
    如果说体魄是一个容器,体内的气机是水,那么天人不漏之身就是一件瓷器,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向外渗漏。

    不过此时这个瓷器受到了外力的压迫,出现了很多细密裂缝,于是就有水珠从裂缝中渗出。

    先前萧玄借助传国玺强行踏足十八楼之上,有浩大气机从他体内奔涌而出,这其实正是他的天人不漏之身受到天道威压而出现“缝隙”的先兆,起初这些缝隙还是微不可查,不过在萧玄接连破去玲珑塔的前六重天之后,这些细微缝隙就变得越来越大,甚至已经是肉眼可见。

    此时萧玄的脸庞上就出现了无数裂缝,使他的脸庞就像一个破碎的瓷器,诡异骇人,从这些裂缝中,又不断有鲜血慢慢渗出。

    萧玄轻声道:“当年横渠先生曾言,天下太平,万世太平,天地大同,此乃吾辈所愿也,愿之所在,可舍生也。今日,朕亦如此言之。”

    z永sf久免费看n小/3说o

    萧玄一步掠出,一拳直奔秋叶的面门。

    这一拳没有任何的花哨,唯有浩大拳意,其拳意之大,仅仅是威压就能让初入地仙境界的修士当场身死。

    也幸而此地是万劫不灭的玲珑塔内,若是在万石园中,恐怕整个万石园就要彻底毁于一旦。

    秋叶此时与玲珑塔连为一体,平静道:“既然你要与贫道不死不休,那么贫道也让你见识下何谓仙人。”

    何谓仙人?古籍中说得很明白,仙人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可呼风唤雨,移山倒海,摘星拿月,故而天地难容,不可久留世间。

    秋叶一挥袖,有风自来。这风不是寻常清风朔风,乃是天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自古常言,三灾九难,此风便是风灾,风灾一至,任凭你是金身不败,也身死道消。

    大风吹过,萧玄面容上的裂纹愈发清晰,不过秋叶也被萧玄这一拳直中胸口。

    这一拳没有别玄机,只有一个重字。

    秋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身形向后倒退。

    萧玄如影随形,终与秋叶保持在尺余距离之内,双拳拳势没有丝毫停顿,带出无数残影,瞬间将秋叶彻底淹没。

    这次的拳,只有一个快字。

    眨眼之间萧玄出拳千余,每一拳都会在秋叶的身上留下一道微不可见的拳印,每一处拳印都带有一分沉重拳意,拳重如山,于是秋叶的身上就多了千重山。

    整座玲珑塔中回荡起无数如同洪钟大吕的声音,在塔外的萧知南和齐仙云看来,甚至整座玲珑塔都在微微摇晃,秋叶步步后退,哪怕他已经与玲珑塔连为一体,仍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沉重伤势。

    萧玄最后一拳击出,秋叶整个人被打飞起来。

    萧玄双手成拳,猛然跃起。

    大擂鼓式。

    双拳如同两支鼓槌一般狠狠砸在秋叶的身上,轰然作响。

    秋叶的身上炸出无数血花,洒在萧玄的黑色帝衣上。

    本就漆黑的帝袍显得越发深沉。

    秋叶也终于被逼到了狼狈不堪的境地,落地之后不可避免地向前略微踉跄几步,然后才朝萧玄虚指一点。

    这一指,有火自生。

    这火不是三味火,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

    三灾九难,此火便是火灾,火灾一至,任凭你不死不灭,也要化作飞灰。

    萧玄足下有黑焰骤然升起,紧接着他的七窍中不断有黑烟向外逸散升腾,原本洁白如玉的肌肤上如纸张熏黄,一层层的灰黄之色扩散开来。

    萧玄重重咳嗽一声,嘴角有鲜血渗出,然后立刻就被体表的炽热温度蒸发升腾。

    就在此时,天地骤起异象。

    一道粗如山峰的紫气从天而降,就像一条从九天银河之上垂落倾泻下来的紫色瀑布,蕴含着本不该存在于人间的无上威严,径直注入到玲珑塔中。

    这一刻,无论是君岛,还是整个洞庭湖,几乎所有人抬头望去,都能看到这条从九天之上垂落下来的紫色瀑布。

    玲珑塔内,一股紫气洪流凭空生出,将秋叶笼罩其中的同时,也弥漫于整个太清天中。

    紫气之中,萧玄的伤势越来越重,那袭象征着无上帝位皇权的帝袍没有丝毫损坏,但是帝袍下的身体却已经伤痕累累。

    哪怕是天人不漏之身,也无从抵挡,虽然尚未彻底支离破碎,但已经出现摇摇欲坠的迹象。

    萧玄抬起手,微微颤抖。

    他的眉心处已经支离破碎,气机四溢,就像瓷器上的破开了一个洞,瓶中的水不断从中流出。

    反观秋叶,身躯在紫气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逆向生长,待到紫气散去,秋叶已经由一个中年男子变为大约及冠年纪的年轻人,先前加诸在秋叶身上的“千重山”被一抖而落。

    虽然以秋叶的境界修为而言,返老还童也不过等闲,但这次并非是秋叶的道法通天,而是因为萧玄逆天行事,秋叶顺应天道行事,巍巍天道送给秋叶的一份厚礼。

    秋叶的嗓音也随着身体变成了年轻男子的声音,平淡道:“萧玄,你如何杀得贫道?”

    萧玄伸手握住嘴巴,五指间血流如注,慢慢向前走去。

    他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不过并非全都是秋叶留下的,更多还是天道威压,使他如负万重大山。

    所以萧玄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他的时间不多了。

    萧玄的脚步越来越快,步子越来越大,身上所携带的势也越来越重。

    最后一步,蓄势达到顶点,萧玄深吸一口气,双拳上有窍穴依次亮起,没有太多讲究,简简单单的一拳,以海啸之势浩荡而至,霸道至极地将身前的天地元气不断挤压出去。

    四周响起一连串如闷雷一般的气爆声音。

    紫气似是无穷无尽,萧玄仅仅凭借一拳,硬生生地将这道紫气大潮从中一分为二。

    以人力硬撼天时。

    这是萧家拳意的真髓。

    萧玄再一次来到秋叶的面前,不过咫尺之遥。

    胜负已在毫厘之间。

    若是再拖延下去,即便没有秋叶,萧玄也要被无穷无尽的天道威压拖垮,所以萧玄不顾天道疯狂镇压,出力十二分。

    仍旧是一拳。

    秋叶周身紫气疯狂倾泻,在他脚下汇聚成一条长河。

    他肃容敛衣,冲着萧玄稽首一礼。

    早在许多年前,就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道门神仙真人,证得长生不朽,稽首可叫大地浮沉。

    今日的贫道距离长生只剩一线之隔,你萧玄可受得我稽首一礼?!

    天翻地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