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定能否胜苍天
    “有何不敢?”萧玄轻笑一声,摊开手掌。

    有一方印玺出现于他的头顶,上有九龙交纽,下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

    九条玉龙各自吐出一道玄黄气息,共是九道玄黄人道气息化作九龙之形垂落下来,悉数汇聚入萧玄的体内。

    当初在圜丘坛时,萧玄以传国玺中的玄黄人道气息加持于徐北游之身,使他一步登天,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可见传国玺为何能够被视为与诛仙、玲珑塔等并列齐名的国之重器,如今萧玄将其加诸己身,那又会如何?

    本就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萧玄再上层楼,不是却道天凉好个秋,而是成为十八楼之上的武道修士。

    众所周知,武道修士飞升极难,因为天门不开,只能打破虚空,以力证道,所以萧煜放弃了萧氏一族的不漏之身,转而选择了神道一脉的不朽金身,又借大真人青尘之力,才侥幸飞升。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随之而来的是武道修士的恐怖战力,同境修士被武道修士近身之后,基本是死路一条,故而只要时机把握得当,武夫越境而战从不是虚言妄语。

    这一刻的萧玄登顶十八楼之上,当真是我于人间全无敌,无数气机涟漪以萧玄立足所在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层层叠叠扩散开来。

    下一刻,萧玄飞身进入玲珑塔中。

    塔分七重,秋叶进入玲珑塔后,自然是处于第七层,而萧玄却要从第一重开始,一层层走上去。

    当年老掌教紫尘之所以不得不提前飞升,是因为当世四大高手合力破去了他的玲珑塔,其中有上官仙尘以诛仙封镇四梵天,有儒门魁首张载以玉尺破去上清天,有傅先生以天机榜破去玉清天,最后众人联手破去太清天,这些宝物无一不是各自宗门的镇压气运之物,甚至还有诛仙这等丝毫不逊于玲珑塔的重器,这才勉强破去了号称天下防御第一的玲珑塔。

    如今萧玄赤手空拳想要破去玲珑塔,不得不说,很难,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因为萧玄是五百年来唯一一个十八楼境界之上的武道修士,哪怕是当年的大楚武圣李孝成也未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此时的萧玄绝不能以常理视之。

    身处玲珑塔顶层太清天中的秋叶心中了然,这个晚辈皇帝走了一条跟萧煜截然不同的路数,萧煜并非是纯粹武夫,而是融汇诸家之后的一个“怪胎”,有道门的道法,有佛门的金身,有儒门的浩然,有剑宗的剑道,最终以天子气运将其强行糅合,的确做到了天下无敌,可却难以飞升,于是他不得不舍弃了这身修为,筑造明陵,改走神道,最终用了无数机巧心思,终于得以飞升。

    而萧玄不同,他从最开始走得就是纯粹的武夫路子,有句话叫做穷文富武,习武所用耗费极大,无论是各种珍惜药材,还是诸多进补之物,都是寻常人家难以承受的,不过这些对于萧玄来说却都不是问题,他出身于坐拥天下的萧氏,所需之物,无所不有,无论什么天材地宝都是应有尽有。哪怕是赵青求而不得的天子气运,在萧玄登基之后,也是唾手可得,所以他在悄无声息之间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成为朝廷与道门之间最大的胜负手。如今更是踏足十八楼之上,平心而论,就算此时的秋叶处于巅峰鼎盛状态,也绝不敢言有必胜把握。

    当然,有弊也有利,巍巍天道,上能约束天上仙人,下能约束人间帝王,天道有规矩,人间从无百年的帝王,所以萧煜不得不提前退位,以假死和明陵为掩饰,方能苟活于世间。天子气运是天道所予,护佑天子,萧玄妄自将其化为己用,这是大大的不合乎规矩,注定难以存于世间。

    秋叶先前说自己是秉承天意行事,代天降罚,绝不是随口妄言。

    萧玄身为天子,也绝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所以在这许多年中,他从未有过一次出手,以免引得天道震怒,今日出手,则是彻彻底底的背水一战,打定主意要来一次人定胜天。

    至于这场天人之争的胜负,无论是谁都不敢妄下断言。

    萧玄进入玲珑塔之后,神情平静,心中略有微澜。

    抛却皇帝身份,身为武夫的求战之意,从未像今日这般高涨。

    就像棋逢对手将遇良材,战人、战己、战苍天。

    萧玄没有任何停留,身形一路直上。

    浓郁到近乎实质的玄黄之气环绕在他的身周,仿佛一身金光璀璨的九龙战甲,再加上他自己本身的天人不漏之身,远胜佛门的四大金身,就是仙人之躯也不过如此。

    法宝如何,还要看所用之人的深浅,正如当初徐北游驾驭诛仙,如稚童用大剑,拿起已经是费力,又何谈用剑二字。此时的秋叶就是如此,道行大损,不复巅峰,反倒是萧玄处于当世巅峰,所以玲珑塔的四梵天根本无从抵挡势如破竹的萧玄。

    接下来三清天中分别有一尊秋叶化身坐镇,只是同样无法抵挡萧玄的脚步。

    萧玄行走其中,当真是一个闲庭信步。

    上清天中,年轻秋叶招来万千飞剑如雨纷纷而落,只是近不得萧玄身周三尺之内就已经悉数碎裂,然后萧玄一步近到他的身前,徒手折断了他的手中长剑,然后又扭断了他的脖子。

    玉清天中,稚童秋叶没有半句废话,直接以手中宝印狠狠砸向萧玄的额头,萧玄只是略显仓促地撇过头,躲过这方重如山岳的宝印,萧玄可以确认此印就是道门中赫赫有名的三天太上之印,也是太上道祖传下的宝物,在诸多宝印中排名靠前,比起下落不明的宵光火文神印要更胜一筹,可以说仅次于都天印。

    只是稚童秋叶因为受累于秋叶本尊的缘故,同样不是巅峰状态,根本发挥不出这方宝印的全部神妙,被萧玄一拳破去,然后又是一拳落在稚童秋叶的额头上,使其烟消云散。

    最后来到太清天,年老秋叶同样没能逃过,直接被萧玄一掌推在胸口,这尊身外化身也像前两者那般被毁去。

    至此,秋叶一气化三清的三大身外化身全部被萧玄毁去。

    萧玄望向秋叶,问道:“可有遗言?”

    秋叶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生死的临近。

    虽然他现在还是十八楼之上的境界,但是面对一位同样是十八楼之上的赳赳武夫,他没有太多胜算。

    此时他唯一的胜算就是,萧玄在破坏天道规矩换来一身跋扈修为的同时,也要承受天道排斥,哪怕是他的天人不漏之身也难堪重负。

    萧玄抬起手,用帝袍的大袖拭去脸上不断渗出的血丝。

    眼神坚毅。

    +7正z版l、首…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