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玲珑宝塔镇乾坤
    因为皇帝和掌教两人交手的巨大威势,萧知南和齐仙云不得不一退再退,以免被足以杀人的逸散气机所波及,不知不觉间,两人竟是同处于一地,两名同是极出彩的女子互相对视一眼,没有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大打出手,反而是很有默契地保持了克制态度。

    萧知南望向已经破碎不堪的万石园,天下二圣在此交手,各有隐秘后手,一时半会应该不会轻易分出胜负,至于胜负输赢,更是只有天知晓。

    片刻后,她收回视线,说道:“道门的掌教真人,大齐的皇帝陛下,一个是天下武力第一人,一个是人间权势第一人,这两人要是不和,天下就要大乱,可说到他们两人的不和,倒不如说是朝廷和道门的不和,天下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天下之大,又何止大齐,天下很小,容不下两个主人。”

    “天无双日,国无二主,这是根本上的大势所趋,但谁上来,谁下去,总要有个说法,再加上以前的陈年旧怨,两人合该做过一场。所以当下局势看似偶然,实则却是必然。”

    一直默不作声的齐仙云说道:“大郑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于是就有了逐鹿十年。如今大齐也不远了,皇帝陛下就是大齐的‘鹿’,他只要一死,大齐便是失其鹿,接下来又是一次天下逐鹿。”

    齐仙云稍稍加重了语气,“师尊会赢。”

    萧知南对此不置可否道:“言之尚早。”

    齐仙云说秋叶会赢,是基于过去许多年中秋叶这位天下第一人给她建立起的巨大信心,可事实正如萧知南所说,现在妄言胜负,还是言之过早,即便萧玄以天人不漏之身配合五方帝拳,将秋叶的三尊身外化身打压极惨,可秋叶的本尊却还是完好无损,萧玄想要言胜,前提是先打烂秋叶的无垢之身。

    就在此时,萧玄身形如流华一闪而逝,一拳砸向秋叶。

    这一次秋叶倒滑出去整整五百丈,大地随之震动。

    萧玄如同一尊在世神灵,举世无敌。

    秋叶止住身形后,心口处出现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印,即便这位当世天下第一人已经修成道门的无垢之身,丝毫不逊于萧煜的不漏之身,也仍是没能完全抵消这一拳的威势,拳印入骨入肉三分,更为玄奇的是,拳印中又孕育有一股不屈拳意,加诸于秋叶身上,如同一层束缚枷锁。

    萧玄立于原地,神情冷漠地问道:“堂堂道门掌教真人,天下第一人,就只有这点本事了?”

    秋叶神情平淡,可他不得不承认,因为公孙仲谋和萧煜的缘故而道行受损,此时不复巅峰鼎盛的自己,的确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回想起在很久之前的小时候,他抱病与一位家族同龄人比剑,明明可以看到所有的破绽,心中也明白应该如何去赢,可偏偏身体就是跟不上想法。

    这种久违的感觉让秋叶很不习惯,也很不喜欢。

    秋叶深吸了一口气,悠悠吐出一口浊气。

    他所站位置的天空上方,风起云涌,原本漆黑的铅云上泛起五彩颜色,如同一张黑布变为锦缎,绚丽无比。

    在道门中素有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一说,当下情景与传说中的三花聚顶极为相像,若是两者齐全,那便是天上仙人,此时秋叶距离仙人只有一线之隔,引来如此异象倒也在情理其中。

    下一刻,一道光柱从先前砸出的大坑中升起,稚童秋叶走出光柱,满脸肃穆。

    紧接着,老年秋叶和青年秋叶也返身回到此地,四位秋叶并肩而立。

    站在原地未动的萧煜对此无动于衷。

    老年秋叶一摆手中拂尘,叹了口气,轻声道:“难,难,难。”

    年轻秋叶面有怒容,说道:“若是我等鼎盛时,又岂能容一个晚辈如此放肆。”

    稚童秋叶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又摇头道:“若是我等鼎盛时,萧玄又怎么敢贸然离开帝都?有那座勾连帝气和地气的皇城大阵,我们同样奈何不得他。”

    这句话才刚说完,萧玄突然说道:“当年朕还是太子的时候,曾经听父皇说起过一句话,这句话是出自天尘大真人之口,由父皇转述,让道祖的归道祖,让萧煜的归萧煜,两者各不相干,各司其职,朕当时听来,深以为然。”

    “时至今日,掌教可还记得这句话?”

    “你们说朕打压道门,可为何先帝不曾打压道门?非是先帝比朕更为仁厚,而是先帝在世时,你们道门不敢行过界之举,先帝不在之后,你们道门得寸进尺,与其说朕打压道门,倒不如说是朕在无可奈何之下的反抗,朕将你们拿走的又拿了回来,你们就认为是朕抢了你们的东西,非是朕要把道门如何,而是你们道门欺人太甚。”

    秋叶平静反问道:“难道贫道飞升之后,朝廷就不会有所动作?”

    萧玄淡然道:“自然也会有动作,朕说这些话,不是要标榜朕如何光明正大,也不是要说道门如何不堪,朕只是想说四个字,问心无愧。当年道门助我萧氏一族夺取天下,大齐立国之后,奉道门为国教,一应种种,悉数奉还,方有道门今日之兴盛,今日两家反目,不是朕这位大齐皇帝不念旧情,朕所行之事,皆是问心无愧,而朕所求也不多,送给天下百姓,大齐朝廷,以及我萧氏一族,一场太平。”

    秋叶说道:“贫道的确有愧,只是有愧与否,却是与胜负无关。”

    萧玄说道:“朕言尽于此,接下来是生是死,很快就会有个结果。”

    被三位秋叶化身簇拥在中间的秋叶本尊点了点头,轻声道:“贫道有一塔。”

    话音落下,九天之上一座宝塔缓缓浮现,有万千玄黄之气如流苏滚滚垂落。

    四面八方骤然风起云涌,天地间紫气大盛,宝塔边缘蓦然升起了一层紫金之色,从塔身上垂下的道道玄黄之色延伸入四周的虚空之中,将宝塔定格在这片汹涌的紫气海洋中纹丝不动。

    紫气东来三万丈,玄黄一定镇乾坤。

    宝塔七层,其内须弥芥子,自成乾坤,似有无量之高,无量之大。

    m#正版zq首f…发|

    七层分别寓意道祖所开辟之三十三重天阙中的其中七重。

    一层无上常融天,二层玉隆腾胜天,三层龙变梵度天,四层平育贾奕天,此乃四梵天。

    五层玉清天,六层上清天,七层太清天,此乃三清天。

    道祖将此七大天阙分别与宝塔七层相连,天阙不灭则宝塔不灭,是为道门镇压气运之至宝。

    秋叶飞入宝塔之中,声音在天地间响起,“萧玄,可敢随贫道入塔一观?”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