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何谓之天下二圣
    “天下二圣”这个说法,好像是在太平十五年的时候传出的,那时候天尘大真人已经飞升,秋叶成为名副其实的掌教真人,至于君临天下已经二十五年的萧煜,更是不用多言。所以这个说法倒也没什么不对。

    再后来,萧煜离世,萧玄继位,这个说法没有消失,反而是愈演愈烈,最后几乎成为天下共识。

    秋叶曾经对此不以为然,如今回头再看,真是小觑这位晚辈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皇帝明知群敌环伺,仍是敢去圜丘坛祭天。

    为什么皇帝主动离开帝都,在君岛设局。

    不仅仅因为他是大齐皇帝那么简单,更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位大修士。

    皇帝最后的杀手锏,就是他自己。

    萧玄望着秋叶,缓缓说道:“秋叶,你该死了。”

    也许是太久没有听到有人敢于在自己面前如此“大言不惭”,秋叶有片刻的失神,还记得上次听到这句话,还是他没有做道门掌教时候的事情,在他成为道门掌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于如此“豪言壮语”,既是因为他的地位,也是因为他这个人。

    时至今日,他又听到了这句话,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意外“惊喜”。

    不过秋叶仍是没有动作,只有三尊身外化身成三才阵势而立。

    萧玄不再说话,向前一步踏出,一拳击出,从他的胸腹、肩膀、手肘、手腕、到拳头,依次响起一连串如爆裂声响,拳势破空,响起千百声雷音。

    一拳直击首当其冲的的年轻秋叶。

    ◎最新t^章节上a…*)

    年轻秋叶的头颅猛然后仰,晃动激荡不休,身形保持着向后倾斜的姿势悬停。

    秋叶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萧玄之所以敢对自己出手,所依仗的还是不逊于仙人无垢之身的天人不漏之身,萧玄的不漏之身堪称圆满,更甚于赵青的不漏之身。若是以求长生的角度来说,体魄的确是可有可无之物,有则最好,无有也不妨碍追求大道,但是以与人斗力的角度来说,体魄就是至关重要的根本所在了,许多人轻视体魄修为,视其为愚顽蠢笨之道,然而就是这等愚顽之道,才让武修的战力得以凌驾于天下诸多修士之上。

    此时万石大阵被破,飘摇雨幕再度落下,甚至比之刚才更大,落在掌教真人的紫色道袍上,也落在皇帝陛下的帝袍上,使黑底金章的龙纹更加鲜亮。

    萧玄再次出拳,带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啸之声,看似简单直接的一记直拳,拳劲中却另有玄妙,磅礴浩大明劲之下有潜藏阴柔暗劲,吞吐不定,可渗透外在直击内里。

    这一拳破开漫天雨幕,使得天地之间的雨幕出现一块圆形的空白地带。

    这一拳落在年老秋叶的额头上,使其身形巨震,飘摇不定。

    所谓一气化三清,何谓三清,正是对应道祖座下三位弟子,上清大道君、太清大道君、玉清大道君。

    秋叶的三尊身外化身,年轻秋叶对应上清大道君,年老秋叶对应太清大道君,稚童秋叶则是对应玉清大道君。

    三尊身外化身虽然都是十八楼境界,但亦是有强有弱,因为秋叶是出身于玉清一脉,所在三尊化身中最强的不是最为年长的年老秋叶,也不是锋芒最盛的年轻秋叶,而是那个已经返璞归真的稚童秋叶。

    稚童秋叶刚要用所动作,萧玄的第三拳已至。

    这一拳,萧玄终于不再有所保留,周身一百零八处大窍穴,三百六十五处小窍穴依次亮起,总计四百七十三处窍穴,更胜于赵青。

    按照当年道门的划分,仙人有五,分别是天、地、神、人、鬼,一脉相承,只是修为境界有高低之分,道路却无对错之别,总得来说是体魄、神魂、气机面面俱到,故被世人视作是康庄大道。

    而武夫一途之所以被视作一条偏门旁路,正是因为其一味追求纯粹体魄,剑走偏锋。

    有得就有失,武夫不修神魂,只凭自身体魄对敌,在境界大成之前,甚至做不到凌空虚立、御风御火、须弥芥子、画地为牢等神通,但也获得了诸多修士之中最为恐怖的战力,与地仙的三大丹田不同,武夫以人体内繁如星辰的窍穴为核心,修行有成之后,可与诸天星辰相感应,每处窍穴生出一尊身神,若是修炼到大圆满境界的一千二百九十六尊身神,便可粉碎虚空,以力证道,锤杀天上神仙也不是虚言妄语。

    如今秋叶还未飞升,又有伤势在身,对上萧玄这位绝顶武修,胜负难料。

    风起云涌。

    先见这一拳狠狠砸在稚童秋叶的身上,然后才闻连绵雷声炸响。

    这一拳是萧玄的全力一拳,一拳打出,体内四百七十三尊身神齐齐出拳,天地为之震荡。

    这一拳如擂鼓,拳是鼓槌,稚童秋叶即是打鼓,雷声即鼓声。

    稚童秋叶来不及躲避,被这一拳狠狠砸中之后,双脚离地,身形飞向高空,如一道长虹没入头顶的层层铅云之中,不见了踪影。

    这还不止,萧玄落于地面,双膝微曲,然后奋力一蹬,身形同样激射入九天。

    萧玄上升的速度比稚童秋叶还快,转瞬间就超过稚童秋叶,双手相握成拳,狠狠砸在稚童秋叶的后背上。

    既然说你该死了,君无戏言,那你就真的该死了。

    稚童秋叶以比上升更快的速度从天而落,如同一块天外陨石狠狠砸向地面。

    整座君岛仿佛摇晃了一下。

    地面上出现一个不知几许之深的大坑,稚童秋叶就趴在这个大坑的底部,一动不动,没了气息。

    不过他是身外化身,既然还没有烟消云散,那就说明还没有彻底死绝。

    不等萧玄痛下杀手,另外两尊化身已经联袂而至。

    然后年轻秋叶就看到萧玄一拳击出,但是当他看到拳头时,自己整个人其实已经倒飞出去,撞破亭台楼阁无数,飞出了万石园的范围,落在洞庭湖中,激荡起浪花无数。

    萧玄出拳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可以称之为“唯快不破”的程度。

    萧玄不去看年轻秋叶,紧接着又是一腿横扫。

    年老秋叶同样倒飞出去,这次是撞入一片石林之中,石林悉数破碎,尘土升腾,漫天皆是。

    萧玄一步向前踏出,在地面上踩踏出一个深深大坑,下一刻他整个人如奔雷冲出,在身后拖曳出一连串的残影,一拳直击秋叶本尊的面门。

    秋叶整个人看似毫无还手之力地一气退出近百丈。

    这便是跋扈武夫的极致,管你什么神通术法,一拳破之。

    萧知南望着这一幕喃喃自语道:“都说天下二圣并立,我原本以为父皇只是因为皇帝尊位才被称为二圣之一。”

    “原来不是如此。”

    “原来即便父皇不是皇帝,也无愧于二圣之名。”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