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此乃天人不漏身
    将堂堂的道门掌教真人称作是乱臣贼子,甚至还要赶尽杀绝,哪怕说这句话的人是皇帝陛下,也让人觉得口气实在太过狂妄。

    “陛下身为一国天子,却未必是天命在身,此言不当说,此地也不当来。”掌教望着皇帝缓缓说道:“不过既然来了,贫道今日难免要以大欺小一回。”

    萧玄反问道:“掌教真人的伤势可是养好了?若是没有养好,此行下山也未免太过匆忙。”

    掌教真人淡然一笑,未曾过多解释什么。

    皇帝又道:“刚才掌教说以大欺小,朕还要问上一句,何谓大,又何谓小,是论以年龄辈分,还是德行?若论德行,掌教你有什么资格在朕的面前妄自尊大?”

    掌教真人未曾动怒,淡淡道:“贫道秉承天意行事,代天降罚,那就请陛下说一说,贫道如何尊不得大?”

    皇帝平静说道:“朕求的是一个天下太平,所以朕问心无愧,反倒是掌教你,为了一家之私,不顾苍生之苦,妄图祸乱天下,德行有亏,天地难容,有何面目立于朕前,怎敢在朕的面前妄称天数!世人皆言掌教飞升在即,届时又有何颜面去见道门的列位祖师和先帝?”

    字字诛心。

    不过掌教真人毕竟是枯坐玄都几十年的养气功夫,仍旧是毫不动怒,淡然道:“陛下还是想一想自己,若是大齐江山二世而亡,如何去面对把这江山交到你手上的萧煜和林银屏?”

    此时此刻,掌教真人和皇帝陛下终于撕破了所有的面皮,不留任何情面。

    面对掌教话语中的露骨威胁,皇帝陛下没有丝毫畏惧,笑道:“就凭道门?”

    掌教真人没有说话,只是敛袖拱手,稽首作揖,“请道友助我。”

    一道清气悠悠升天际。

    云雾飘渺。

    有三位道人脚踩祥云,联袂而至。

    右手边是一位剑眉星目的年轻道人,约莫二十三四岁,背负长剑,朗声道:“贫道来也。”

    左手边则是一名须发皆白的年迈道人,盘膝而坐于青莲之上,手执拂尘,捻须微笑道:“老道也来相助。”

    最后居中是一个稚童,挽着小小道稽,双手捧着一方宝印,奶声奶气道:“特来助道兄一臂之力。”

    三位道人俱是地仙十八楼的修为。

    此乃道门无上玄通,一气化三清。

    皇帝陛下忽然低语一声,“可惜公孙仲谋不在此地。”

    然后他抬起头来望着四尊掌教身影,说道:“若是公孙仲谋也在此地,朕就有八成把握让你陨落在此地。”

    秋叶不置可否地淡然一笑,三尊身外化身轰然冲向这座小小楼阁。

    他为何被称作天下第一人?

    为何道门的历代掌教在修为大成之后都是当之无愧的举世无敌?

    若是他鼎盛之时,就是一人独战位于他身后的天机榜四人,又如何?

    (#首m发6

    此时三大化身一起出手,而皇帝陛下的周围却再无其他护卫,孤身一人的皇帝陛下又如何能够抵挡?

    一个是人间武力的巅峰,一个是人间权力的巅峰,两者相遇,究竟孰强孰弱?

    下一刻,这座小楼瞬间消失。

    或者说这座二重楼高的楼阁从里到外彻底化作寸寸飞灰,随风而去,就连小楼周围那些坚硬如金刚的石头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未在世间存在过。

    不过皇帝陛下仍旧是虚立在半空中,保持着凭栏而望的姿态,甚至就连他身后的萧知南都没偷受到丝毫伤害。

    只是此时萧知南脸上的神情有些惊疑不定,虽然她已经是地仙十二楼境界的大修士,但毕竟面对的是三位地仙十八楼的化身一起出手,而她又不是徐北游这种见惯了生死的修士,自小养尊处优,自然难以做到安稳不动儒衫。

    反倒是皇帝陛下面容平静,不似一位长年处于深宫中的皇帝,倒像是先帝那样沙场上厮杀出来的皇帝。

    此时天地间有异象生出,君岛上方本就阴云密布的天空上又有黑色铅云不断积聚,不过是片刻功夫,已经变为漆黑一片,而且其范围也越来越广阔,最后甚至蔓延到湖天一线处,天地间只留下一线最微弱的光。

    风声呼啸,云间雷鸣滚滚。

    仙人出手,天生异象。

    如今的掌教真人与天上仙人只差一线之隔,出手之间已有仙人之威。

    在层层叠叠的黑云压迫下,掌教真人缓缓升空,与皇帝陛下齐平,然后说道:“贫道这些年来终究是小觑了你。”

    皇帝陛下淡然道:“在过去的这些年中,掌教的眼中只有天道,没有天下,朕只是人间的帝王,自然会被掌教疏漏过去。”

    掌教真人轻轻说道:“倒是有些萧煜当年的风范了,如果今日是萧煜在君岛上,那么贫道不会来。”

    萧玄说道:“如今非是先帝,而是朕,掌教又有几分胜算?”

    掌教真人笑道:“你我从未有过交手,何谈胜算二字。”

    皇帝环视四周,视线从掌教真人的三尊身外化身上一一扫过,然后说道:“那今日就战上一场。”

    秋叶没有说话,也没有出手的意图,只有他的三尊身外化身如临大敌。

    萧玄吸了一口气,原本已经斑白的头发转瞬间变为青色,肌肤上的细微皱纹悉数消失不见,隐隐有光华自生内敛,原本是中年人的相貌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年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

    秋叶见到这幅化腐朽为神奇的场景之后,轻轻闭上眼睛感受,萧玄整个人再无半分气机外泄,就像一块天地间的圆润玉石,给人遗世独立之感。

    此即是萧家的天人不漏之身,与道门不占尘埃污秽的无垢之身齐名。

    此时的萧玄与以往大不相同,哪怕是面对天下第一人,在气势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颓势。

    萧玄的外曾祖是方何,曾经的儒门魁首。

    萧玄的祖父是萧烈,曾经的武修第一人。

    萧玄的父亲萧煜,已经证得不朽金身,飞升天上。

    萧玄的授业之师是蓝玉,如今的天下第五人。

    萧玄的传功师傅是赵青,继承萧烈一身武道修为,同样名列天机榜之上。

    甚至于,他的儿子萧白、女儿萧知南、女婿徐北游都已经是地仙境界的修士。

    还有那些武将们,天策府都督、暗卫府都督、大都督、大都督府同知、五大左都督,哪个不是人杰,哪个不是修为惊人的大修士。

    更重要的一点,萧玄还是坐拥天子气运的大齐皇帝,执掌传国玺和天子剑。

    那他怎么可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秋叶睁开眼睛,感慨说道:“天下二圣,原来如此。”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