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幕将启叶将落
    净化和救赎。

    若是有圣堂的信徒在此,就会明白其中的意味。在圣堂,这两个本就词性相近的词语代表了同样的含义,其中的区别仅仅是使用之人的不同而已。

    沐浴在光明中的主教使用“救赎”这个充满神圣意味的词汇。而行走于血与火之间的裁判所守夜人则会用更能彰显圣堂威严的“净化”一词。

    没有哪个主教敢于代替守夜人谈及“净化”,也没有哪个守夜人能够说出“救赎”,更遑论将这两个词语连在一起。

    可是,李冯古今天就这么做了。

    因为他是仅次于教宗的枢机大主教领袖,统御裁判所的第二教宗,沐浴信徒朝拜的枢机大主教和让黑暗世界闻风丧胆的裁判长都要对他行礼。

    换句话来说,他在圣堂中的地位相当于尘叶在道门中的地位,甚至犹有过之,因为以他的年纪而言,他还有望成为下一任教宗。

    在无尽的光明之下,石头如冰块置于炎炎夏日之下,开始急速溶解。

    当光芒如潮水般缓缓退散,万石大阵已经告破,位于枢机位置的龙碑天书也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

    不过李冯古的也消耗极大,英俊的面庞上有着难以掩饰的苍白之色,他以尽量平淡平稳的口气道:“皇帝陛下若还有其他护卫,就请他出来吧。”

    萧玄抬起手,让准备站在自己面前的萧知南后退到自己的身后,然后问了三句话。

    “你叫李冯古?”

    “你来自极西之地的圣堂?”

    “你是萧瑾的人?”

    李冯古微微沉默之后,回答道:“我的本名是李察·冯·奥古斯都堡。我来自圣堂,是圣堂的枢机大主教领袖,我并非是谁的人,我和魏王殿下只是朋友和伙伴的关系。”

    萧玄点了点头。

    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现在李冯古的身边,一手握住李冯古的手腕,手掌翻覆。

    李冯古身形随之翻覆,如同彗星撞地,狠狠砸入地面。

    不过紧接着李冯古就已经跃出地面,身上铠甲流溢着无数白色光华,使他并不显得狼狈,他眯了眯眼,脸色略显阴沉,抬头望向空中。

    只见新至战场的那人身着一袭蓝色儒衫,微笑道:“老夫蓝玉,曾经是大齐朝廷的内阁首辅,不过如今已经辞官卸任,只是天机阁阁主而已。”

    蓝玉手中持有一幅长卷,还未展开。

    虚立于半空之中的蓝玉笑道:“老夫有一长卷,请细观。”

    蓝玉双手一抖,天机榜脱手飞上天幕,然后开始急速放大,短短几息之间就已经遮天蔽日,似乎要将整个天地囊括其中。

    这一次没有天下十人的身影,只有日月星辰,山川草木。

    李冯古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望向头顶越来越大的长卷,日月有东升西落,星辰有隐没闪现,山川有沧海桑田,草木有生死枯荣。

    蓝玉微笑问道:“阁下远道而来,可愿随老夫入画中一游?”

    李冯古皱了皱眉头,默不作声。

    #idy唯一_◇正p版◎m,g其j{他都@k是盗x版

    他曾多次来到东方,自然听说过天机阁天机榜的大名,是一件足以比拟剑宗诛仙和道门玲珑塔的重器,按照那位魏王所言,天机榜本不该叫天机榜,其本名应是山河图才对。只是天机榜也好,山河图也罢,其中到底有何玄妙,萧瑾语焉不详,所以他对此也是一知半解。

    不了解情况就贸然出手是莽夫行径,李冯古素来不会如此行事,而且他心中有数,这幅长卷其中显然是一方类似于领域的世界,而且这方领域之大,甚至超出了他平生所见,若是贸然进入其中,恐怕会使自己陷入到极为不利的境地之中。

    蓝玉见李冯古不说话,淡然一笑,伸手微微向下一压。

    然后这幅长卷朝猛然下压,好似天塌,而且在下落过程中,原本将大半个天幕囊括其中的天机榜开始骤然缩小,最后只剩下百丈方圆大小,彻底将李冯古等人笼罩其中。

    下一刻,蓝玉骤然出现在李冯古面前,一掌拍在他的天灵上。

    李冯古毕竟在破去万石大阵时耗费了太多气机,纵使他有不弱于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修为,有这套光明铠甲在身,这一刻仍是挡不住蓝玉这位天机榜第五人的全力出手。

    李冯古在这一拍之下,附着在铠甲上的无数光芒游走逸散,其光芒同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

    天机榜从空中坠下。

    将蓝玉和李冯古以及那群圣殿骑士全部笼罩其下。

    所有人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吸入其中,紧接着天机榜自行卷起,重新变成一道长轴,消失无踪。

    此时此刻,在场有资格出手而还未出手的,只剩下一直安稳不动的掌教真人。不过当李冯古亚这颗“探路石”与蓝玉一起进入天机榜之后,他终于示意随侍在身旁的齐仙云向一旁退下,然后从座椅上缓缓起身。

    他转头朝皇帝陛下所在的楼阁方向望去,视线穿过重重雨幕,与皇帝陛下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当掌教真人迈出第一步时,整个万石园,整个君岛,甚至整个洞庭湖都变得沉默起来,似乎生怕唐突了这位天上仙人。

    朝廷和道门双方中人的态度截然相反,道门虽然全面落于下风,但在掌教真人起身之后,皆是精神大振,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作为天下第一人的掌教真人出手,那么大局已定,他们这些人的胜败已经无关轻重。

    而朝廷这边的人则难免要心情沉重,虽然他们知道皇帝陛下敢于来到此地,必然有所后手,但是掌教真人的威名实在是太过响亮,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所有人的头顶,难以逾越,此时正面面对这位掌教真人,更是感到一种沉重的压迫。

    再者说,不管这些年来道门和朝廷如何暗中龃龉,毕竟是一起并肩打天下的盟友,先帝和掌教真人是至交好友,掌教夫人和太后娘娘更是闺中密友,世人将道门的掌教真人和大齐的皇帝陛下并称为天下二圣,这也正是由此而来。

    然而,今时今日,二圣中的其中一圣要去杀另外一圣,该如何阻挡?

    掌教真人迈出第二步,转瞬间已经来到楼阁之前。

    皇帝真人站在二楼上,看着楼外的道人,神情平静,缓缓说道:“当年父皇给我找了三位启蒙之师,分别是蓝玉、艾林楠,还有您。父皇之所以给我取名为玄,也是因为道门。可是父皇他老人家绝不会想到,朕和道门之间会走到今日这般图穷匕见一步。”

    掌教真人平静说道:“之所以会有今日,不正如你所愿?若是你不肯从帝都出来,贫道还能将你强绑出来不成?”

    皇帝笑了笑,“是啊,朕若不出来,又怎么能将你们这些乱臣贼子赶尽杀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