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来自奥古斯都堡
    萧知南听完父皇的一番言语之后,心头大震,无法言语。

    之所以如此,原因有二,其一是父皇在话语中不断提及的那个“赌”字,既然是赌,那就说明父皇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其二则是父皇提及的开太平和斩乱世之说。

    父皇要做的事情是开太平,若是没有做成,结果自然就是天下大乱,那么就要由兄长萧白来斩乱世,而父皇却说这同样是一赌,说明父皇对于兄长并无太多信心,也是,如果兄长真能有十足把握斩却乱世,父皇又何必有今日的多此一举。

    萧知南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如今再想劝父皇离开此处险地已是不能了,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时势不由人。

    “朕不是来送死的。”皇帝陛下转过身来看向女儿,脸上有了些许温和笑意,“就算朕今日死在此地,道门也势必元气大伤,又怕什么?难道号称纳尽天下英才的大齐朝廷,还比不过魏王一人?”

    然后皇帝陛下重新将目光放回到万石园中,轻声道:“不要着急,秋叶马上就会出手了,只是在他出手之前,应该还会有一块探路石才对。”

    萧知南忽然想起一事,当初徐北游曾经告诉她,他在偶然之间发现了师父公孙仲谋在公孙府中营造的一方镜界,在其中还遗留有一封公孙仲谋写给道门掌教秋叶的书信。信中提到一件往事,说的是当年有两名极西来客穿过漠北草原来到中都,被当时还只是西北王的先帝收入麾下,这两名极西来客是一男一女,后来男子离开中都返回极西之地,不过女子却是留了下来。后来先帝大举入关南下,攻城拔地,女子善于铸炮,改良过的中都炮堪称是无往不利,在先帝立国登基之后,为表其功,特封这位异乡女子为子爵,后来父皇又将这名女子晋升为伯爵,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艾林楠。

    不过在信中,重要的不是这位艾林楠,而是那位中途返回极西之地的异乡男子,根据公孙仲谋所说,其实那名男子早在黄龙二年时就再次回到中原,并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多次往返于中原和极西之地,只是他从未朝见先帝萧煜,而是数次与魏王萧瑾密会,并化名为萧林,潜匿于世间,多有图谋。几十年来,萧林阴蓄实力,又有萧瑾的暗中大力扶持,已然是势大难制。

    公孙仲谋在无意中得知这个情况后,认为萧瑾似有引狼入室之嫌,于是就写了这封信,想要请道门掌教秋叶出面查清此事,并由执天下修士之牛耳的道门除去萧林。

    信的落款是承平十年正月初一,也就是公孙仲谋第一次前往小方寨拜访韩瑄未果而遇到了徐北游的那一年。只是不知何种缘故,公孙仲谋并未将这封信寄出。

    当时徐北游和萧知南也不明白为何公孙仲谋没有将这封信交到秋叶的手中,不过现在已经彻底明了。

    因为道门和这些极西之人本就是一丘之貉。想来公孙仲谋也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将信送出,而此事随着公孙仲谋的仓促离世也变成了一笔谁也说不清的糊涂账。

    也就是在下一刻,身披银色甲胄的李冯古从天而降,手中权杖狠狠砸向这座有皇帝陛下所在的楼阁。

    不过这处楼阁既然是万石大阵护卫最严密的地方,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突破。

    在一瞬间,周围的无数石头上有光芒亮起,这些石头或大或小,或棱角分明,或圆润光滑,共同组成了一张“珠帘”挡住了李冯古的视线,也挡住了他的去路。

    李冯古手中的权杖狠狠落在这张“珠帘”上,轰然作响,但是却未能伤及到小楼一丝一毫。

    这位极西来客并未吃惊,只是轻轻一笑。

    他这一击,本就没想着能够伤到这位东方帝国的君主,只能算是投石问路而已。

    其实他最早一次来到东方,是在黄龙二年的时候,跟随他的兄弟一起来到这里,那时候这个东方帝国的君主还不是现在的萧玄,而是他的父亲萧煜。

    而他所到的地方也不是中原,是魏国。

    李冯古,这个名字拆分开来就是,李察·冯·奥古斯都堡,而他那位兄弟的名字则是马修斯·冯·奥古斯都堡,这个名字可能在东方的流传度并不算高,只局限在很少很少的几个人口中,但他后来的名字可就非同寻常了,萧林。

    没错,萧林和他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曾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名字中的“冯”字,换成中原话语来说,就是“来自”的意思,奥古斯都堡,则是一座响彻西方的城堡的名字,他们兄弟二人的名字可以直译为:来自奥古斯都城堡的李察和来自奥古斯都城堡的马修斯。

    当年萧林奉教宗的旨意来到东方,在不久后又返回了极西之地,并在黄龙二年的时候,带着他这位兄长再次来到东方,并且拜访了刚刚平定魏国全境的魏王萧瑾,一行人相谈甚欢。

    在其后的几十年时间中,他多次来往于东方西方之间,并伪装自身形貌,行走于东方各地,做过走南闯北的货商,做过负笈游学的书生,做过庙中带发修行的居士,做过探幽寻宝的修士,甚至还在魏王的帮助下,做过几任官员,从七品县令开始做起,一直做到了三品的按察使,这天下之大,他也算是走了一遍,所以才会对于东方天下的世情如此熟稔。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李冯古知己也知彼,而佛门和儒门却对他半点不知,所以这两家的两场辩难输得半点也不怨。

    这次君岛之事,看似是道门与朝廷的事情,实则是远在魏国的魏王萧瑾一手促成,这张棋盘上根本没有什么三方对峙,有的只有两方分黑白。

    李冯古再度举起手中的权杖,与此同时,随同他一起前来的圣殿骑士们齐齐单膝跪地,将佩剑刺入眼前地面,一手握住剑柄,一手按在胸口上,以极西之地的语言大声祈祷。

    无数的白色光芒自这些圣殿骑士的体内生出,继而笼罩在他的身体周围,最后星星点点地离开他们的身体,向上飞起,在空中汇聚成一条长河,悉数灌注到李冯古手中权杖顶端的银色宝石上。

    片刻之后,李冯古手中的权杖上生出一轮白炽的“太阳”,向外散发无尽光明,让人无法直视。

    除了掌教真人,包括傅中天、魏无忌、青叶、乌云叟等人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交手,摆出防备姿态。

    李冯古猛然将这轮“太阳”掷下。

    刹时间,一片浩大圣洁的光芒从天而落,仿佛是银河倒泻,没有缝隙,只有无尽的光明,几乎要覆盖整个万石园。

    rb永n》久?*免。d费#-看:小说,

    与之同时,四个字响彻天地之间。

    “净化,救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