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图穷匕见刺皇驾
    这样的光明已经属于神术的范畴,所谓神术,即是神明的法术。

    所以哪怕是地仙境界的修士,在正面直视这片光明之后,仍是有了短暂片刻的失明,继而被封闭六感,整个心底都是一片纯粹的光明,再也不余其他之物。

    道门有句话叫做阴极阳生,阳极阴生。

    换成西方圣堂的话来说,就是绝对的光明造就绝对的黑暗,黑暗的尽头则是光明。

    就在这片光明之下,有黑影一掠而过,直奔皇帝陛下。

    刺客。

    出手之人同样被这片光明暂时封闭了六感,他之所以能够出手,是因为他早已锁定好了皇帝的位置,无需看见,无需听到,无需感知,只需要记住位置,然后出手便是。

    至于出手之人,则是已经几十年未曾出手过的道门宿老白离音。

    这就是掌教真人口中所言的图穷匕见。

    李冯古是那张图,白离音则是那把藏于图卷中的匕首。

    一切是如此突然,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

    不过当光芒散去,掌教真人仍旧端坐于远处,安然无恙,而属于皇帝陛下的那把椅子却是已经彻底粉碎,只是不见皇帝陛下,不见萧知南,只有张百岁站在本该属于皇帝陛下的位置上,以右手握住了白离音的手中三尺。

    张百岁阴恻恻道:“好戏刚开场就图穷匕见?未免太心急了些。”

    没人答话,尘叶、谢苏卿等人只是遥相对峙,丝毫没有出手的意图,像是要作壁上观,看两人争斗。

    白离音同样是不曾言语半句,伸出左手,食指中指并为剑指,轻轻划出一道半圆。

    一道剑罡直扑张百岁的面门。

    张百岁同样是伸出左手,在身前竖起一指。

    这道剑罡便从中两分,从他身旁两侧轻轻划过,消散了无痕。

    白离音手中所持长剑名为竹节,因为剑身如竹子分节而得名,当年秋叶初入江湖,只能算是新秀,而白离音就已经是名声在外的道门客卿,奉老掌教紫尘之命,尽心尽力辅佐秋叶,在秋叶登上道门掌教的大位之后,素来以谨慎持重着称的白离音激流勇退,避世清修,虽然碍于本身资质根骨的缘故,未能证得大道,但一身修为同样不可小觑半分。

    白离音竹节在手,道心澄澈,气势一涨再涨。

    “道门的人用剑宗的剑,未免太落下乘。”

    张百岁冷笑一声,自身气势同样骤然高涨,瞬间压过白离音去,仅仅凭借一只手掌,就让竹节发出阵阵哀鸣之声。

    一直不发一言白离音终于开口叹道:“好一个龙虎丹道,贫道领教了!”

    此时两人相距不过七八尺的距离,白离音改为双手握剑,轻声道:“剑道本一家,又何必强分你我。”

    张百岁嗤笑道:“道门巍乎千年,要拾人牙慧?”

    白离音不以为意,洒然笑道:“且看贫道这一剑。”

    这一刻,他双手递剑而出,剑气破开层层万石大阵的束缚,冲霄而起!

    张百岁皱了皱眉头,不得不松开握住竹节的手掌,身形飘然后退。

    可白离音得势不饶人,剑锋直指张百岁的心口,一时间剑气直冲张百岁而去,如大江大河奔涌,要将张百岁这一叶扁舟彻底吞没。

    张百岁重重冷哼一声,在退出大概十余丈后,终于停下脚步,改为双手接下这一剑。

    白离音手中竹节剑气峥嵘毕现,脚下地面寸寸碎裂,化为粉末,周围的石头上也出现无数裂痕。

    张百岁纹丝不动,任由磅礴剑气不断“冲刷”着自己的双手,不等爆开血花就转瞬复原如初,笑道:“有点意思,不过还差点意思,比起冰尘的仙道剑,你最多也不过是霸道剑而已。”

    下一刻,这位登上天机榜的平安先生双手攥紧手中剑锋,猛然向前踏出一步,不退反进。

    白离音脸色平静,向后退出一步。

    此时竹节的剑尖距离张百岁的胸口不过咫尺之遥,透剑而出的剑气甚至已经可以触及他身上的黑色蟒袍,不过张百岁没有半点慌张,不曾理睬胸口处的阵阵刺痛,也去不理会双手的鲜血流淌,直视白离音,大喝道:“开。”

    无声无息间,地动山移。

    整座万石园,甚至是整座君岛,都开始轰然摇晃,以至于万石园中的连绵建筑也轰然坍塌,化作一地废墟。

    只是万石园中的众多石头却仍旧是屹立不倒,如同一尊尊甲士,万死不降。

    白离音手中的竹节脱手而飞,直上九天,去势不绝。

    而白离音本人这位在寻常修士眼中的神仙人物,则是身形向后飞退,一路撞烂亭台楼阁无数,一直飞出君岛的范围,生生砸烂了一艘水师战船。

    这一个“开”字好似也拉开了开战的序幕。

    尘叶第一个出手,双掌之间有二十八颗雷珠环绕,雷鸣之声轰隆而起,紫电肆意游走。

    对上尘叶的则是赵青,这位武道第一人作为大齐萧室的传功师傅,自幼年时就开始跟随其师萧烈修习武道拳意,而立之年时,踏足地仙境界,在其后的十余年间,沙场征战厮杀,使其融会贯通,在不惑年纪归顺萧煜,借助天子气运修行五方帝拳,正因如此,他才不得不自困樊笼,几十年时间中极少离开帝都。

    这么多年以来,赵青无意于庙堂之争,一心一意专注于武道修行,证得不漏之身,堪比佛门的不败金身,如今几近大成圆满之势,比起当年的武祖皇帝萧烈也不逊色多少。

    更重要的一点,皇帝陛下是天下唯一手握天子气运之人,这次他不惜成本地给了赵青数目极为可观的天子气运,使赵青在漫漫武道之途中又向前跨出一大步的同时,所用五方帝拳的威力也更甚于平日。

    赵青向前一步踏出一步一拳。

    仅仅是一拳,天地为之色变,元气震荡,雷鸣熄声,紫电破碎。

    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缓缓扩散开来。

    气势磅礴壮阔。

    谁能挡我?

    赵青以一种无可抵挡的姿态撕裂重重雷幕来到尘叶的面前,又是抬臂轰出一拳。

    砰!

    尘叶的胸口上顿时出现在一个清晰拳印。

    然后就看到整座雷池摇晃不休。

    又是一次砰然巨响!

    iy看正e版@s章节t,上g*

    尘叶的身形倒飞出去,哪怕有雷池不断牵扯,试图阻止主人的后退趋势,可仍是徒劳无功,尘叶如白离音一般飞出了君岛范围,落入岛外的湖水之中。

    在历来斗法中,武修和剑修一直凌驾于其他修士之上,正因如此,公孙仲谋才能在巨鹿城胜过同境的尘叶,以地仙十七楼的境界与十八楼之上的掌教真人交手。

    此时的赵青正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对上十八楼境界的尘叶,刚好以武修身份越境而战。

    赵青的拳势猛然一停,左脚往下狠狠一踩。落脚处没有丝毫异样,但君岛外的洞庭湖上却是激起无数惊涛骇浪。

    刚刚浮出水面的尘叶又被压回湖底。

    晃膀撞天倒,跺地震九州。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