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万千光芒如海洋
    君岛,万石园。

    当道门一行人进到万石园之后,顿时有一种四周天地元气被压迫的压抑感觉,越是接近那块传说中的龙碑天书,越是感觉明显。

    这块被陆谦花费了极大力气从大江江底打捞起来的龙碑,果然非同寻常,虽说大势之前,未能护佑陆谦周全,但如今拥有这块龙碑的却是皇帝陛下,自是有所不同,不可一概论之。

    除了这块龙碑天书之外,此地之所以被称作万石园,自然也因为其中有石头无数,仅仅是摆在明面上的,不论天然雕饰,还是后天人工开凿,大约有三千六百之数,再加上深埋于地下的,怕是有上万之数,这些从天下各处搜集而来的石头各有妙用,被阵法大家分别布置,以龙碑天书为枢机,与地气相连,组成一方笼罩了整个君岛的大阵。

    层层叠叠的巨石“护卫”下,山巅上有楼阁耸立,气势磅礴,不同于帝都帝宫的整体黑色调,此处延承了大楚的翠瓦丹墙特色,正殿、偏殿、楼台、亭榭,古意十足,在彰显皇家气派时,又不失时间积累的雄厚底蕴。

    此次辩难,并不在殿阁楼台之中,而是选在龙碑天书前的一片广场上,虽说此时有纷纷细雨落下,但是在开启万石园大阵之后,便彻底将雨丝阻隔在头顶上空的三丈处,在龙碑下设有两张座椅,两旁设有铜鹤香炉,烟雾袅袅,并未有常人想象中的大场面,只能说是寻常。

    在两张座椅之后有两拨人泾渭分明,位于左侧的人人身着黑色锦袍,腰间佩刀,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右侧的则是身着道装,背负长剑,只是不像左边那样整齐,年纪差距极大,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风华正茂的青年。

    天下以左为尊,皇帝陛下是此地主人,掌教真人是客人,所以由皇帝陛下坐在左侧。不过此时皇帝陛下和掌教真人还未现身落座,只是两侧已经站满了人。左侧分别是张百岁、谢苏卿、赵青、傅中天、魏无忌,右侧则是尘叶、杜海潺、乌云叟、白离音、青叶。

    在众多道门来人中,不得不提到白离音此人,在道门中地位极是特殊,虽然他不是峰主,不是殿阁之主,也不是各地分支道门之主,但他是陪着秋叶“打天下”的功勋老臣,是积善派和掌教一脉的宿老人物,白离音之于秋叶,犹如蓝玉之于萧煜,就算是天云、乌云叟、白云子等三大弟子见到他后,也要以礼相待,不过他在年事已高之后,已经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没想到这次他会跟随秋叶来到此地,着实让朝廷的一干人等有些惊讶。

    =√最a◇新6章节上◎s

    除了这些重臣前辈之外,还有两名晚辈,分别是齐阳公主萧知南和掌教真人最宠爱的十二弟子齐仙云,两人分别立于两把椅子左右,同样是泾渭分明。

    当李冯古等一行人步上广场时,无论是道门中人,还是朝廷中人,在此时竟是达成了难得的一致,都不约而同地轻轻皱眉,中枢重臣也好,道门大真人也罢,都难免露出狐疑和审视,只是有李冯古的前两场辩难铺垫在前,倒是没人还心存轻蔑和不屑。

    面对众人的审视,一众圣殿骑士面色凝重,反倒是为首的李冯古仅仅是嘴角上扬,微笑而对。

    然后就是皇帝陛下和掌教真人联袂而至,在众人的齐齐见礼之中,一起入座。

    皇帝陛下作为此地主人,仅仅是环视一周,直接开口道:“人都到齐了,开始吧。”

    李冯古当先走出一步,对四周拱手行礼之后,以丝毫不逊于庙堂大臣的娴熟官话开口说道:“用中原的话来说,我叫李冯古,自极西之地的圣堂而来,这辈子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传播的圣堂的福音和荣光,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会从极西之地不远万里来到此地。”

    “素闻东方有三大教门,分别名曰‘道’、‘佛’‘儒’,于是我分别向三大教门提出挑战,如今已胜两场,只剩下最后一场,我本来想要挑战的人是道门在江南之地的主事人杜海潺,不过因为某些缘故,换成了大真人白云子,对于白云子大真人的大名,我素有耳闻,幸会即是有缘,今日是我三场挑战中的最后一战,我们今天不辩难,比术法,如何?”

    白云子同样出列,与李冯古相对而立,微笑道:“登门是客,主随客便。”

    李冯古说道:“圣典曾经记载,有先贤率领信徒男女老幼乌合二百万之众逃出敌国,其后有军队追赶,在来到海边时,先贤使海水分开,让信徒安然渡过,又使海水复合,使敌国的追兵葬身鱼腹,我今日想要效仿这位先贤,与大真人比较一下,看看谁能分开岛外的大湖?”

    白云子略微迟疑,不过见师尊并未说话,于是就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李冯古微微一笑,无视龙碑天书的无形威压,身形飞于天上。

    仅仅是这一手,就让在场之人为之侧目,难怪这个来自极西之地的李冯古敢跟三教叫板,的确有这个底气和实力,就凭这一手展露出的境界,怕是已经在地仙十六楼之上,不过是否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还暂且看不出来。

    只见李冯古张开五指,掌心处涌现出一抹耀眼流光,然后流光开始缓缓向下垂落,在降至与他双脚平行的位置时戛然而止,紧接着流光开始浓缩凝聚,变为一柄等人高的银色权杖,权杖顶端镶嵌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银色宝石。

    这还不止,在李冯古握住权杖之后,身周又出现数根纵横交错的银色线条,大约有手腕粗细,然后有更多手指粗细的银线以其为基础开始延伸,围绕着李冯古本人盘旋缠绕,转眼间竟是隐约有了铠甲的雏形。再然后是更为细微的银线再从这些稍细的银线上分化出来,最后数不清的线条细密交织,勾勒出铠甲的棱角、滚边、花纹。

    最后的最后,就像红色的铁水冷却为黑色的铁块,所有的银色光芒竹简黯淡下去,在李冯古的身上多出了一套恰到好处的合身铠甲,通体银色,加上他手中的银色权杖和背后的白色披风,虽然没有白云子的仙风道骨,但却有另外一番风采。

    李冯古举起手中的权杖遥遥指向君岛外的广阔湖面,轻声道:“赞美我主。”

    他手中权杖顶端的银色宝石骤然亮起,其中仿佛孕育了一轮明日,无穷的白色火焰燃烧生出无穷的白色光明,然后无尽的光芒如同洪水决堤一般从中绽放出来。

    就像一根照亮暗室的蜡烛。

    一瞬间,整个万石园都变成了光的海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