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万石园中说长短
    随着皇帝陛下和掌教真人相继抵达江都,被推迟了许久的辩难也即将上演,时间定在六月中旬,而地点则是在皇帝陛下的江南行宫。

    严格来说,江南行宫有两处,一处是位于江都城内的江都行宫,原本是大楚皇宫,虽然几经变故之后,远不复当年的壮阔,更比不了历经三朝的帝都皇城,但仅仅残存的这部分,仍旧能看出当年的大楚皇宫是如何瑰丽无双。另外一处则是君岛,位于湖州境内的八百里洞庭中心位置,前身是大楚王朝的皇家避暑之地,毁于后建铁骑南下,现为江南水师的三个大营之一,寻常人等难以靠近。

    十年逐鹿期间,牧王居于北都,萧王雄踞中都,素有江南王之称的陆谦的便将君岛上的大楚皇家别院重新修整,又不遗余力地大肆扩建,收藏名石、奇石、怪石无数,几乎有当年大楚末代皇帝花石纲的气派,当年传闻有龙碑天书出世,陆谦动用万余人,耗时三月将其从大江江底捞出,然后置于此地,龙碑天书形如蟠龙,背面刻有阴书古篆,为天下奇石之魁首,同时也是能镇压气运的至宝,正因如此,这里被命名为万石园,与傅家有万竹园之名的万亩竹林并列齐名。

    陆谦覆灭之后,万石园归于大齐萧室之手,也正因为这等缘故,太后娘娘才会答应将东湖别院物归原主,只因为万石园更胜于东湖别院。

    j}

    皇帝陛下来到江都之后,仅仅在江都行宫停留三天,然后立刻动身启程前往君岛万石园,所以这次辩难的地点就定在万石园中。

    这场自皇帝陛下来到江都时就开始落下的阴雨绵延十数天,时至今日仍是在淅淅沥沥落下,落在万石园中,丝丝缕缕,就像怀春的女孩,欲语还羞。同时也落在了八百里洞庭之上,却又显得气势磅礴,雨中洞庭,临湖而望,白浪滔天,一片汪洋都不见。

    万石园建造得独具匠心,临崖而建,崖下便是密密麻麻的水师战船,起风日,白浪拍崖,卷起千层白雪。虽然此处是皇家行宫,但作为主人的萧玄还是第一次来这儿,当他凭栏眺望雨幕下的八百里洞庭时,见此美景,不由有几分意外惊喜。

    同样是第一次来到此地的萧知南换了一身素雅衣衫,站在自己父亲的身后。

    萧玄没有回头,问道:“知南,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萧知南回答道:“君岛万石园,当年陆谦就是在这儿与先帝划江而治,分庭抗礼。”

    萧玄双手握住栏杆,轻轻说道:“你还忘了一点,当年萧瑾也曾在秋叶的护送下来到此地,说服陆谦退兵,这才有了后来的牧人起西河原大败。”

    萧知南微微蹙眉,问道:“父皇为何不选江都行宫?此地四面皆水,若是生变,恐怕大军难以接应。”

    “朕在来之前,韩瑄在朕的耳边唠叨了不止一遍,圣主不乘危而徼幸,万乘之尊不入不测之地。”萧玄轻轻说道:“朕知道这个道理,不过朕来问你,若是你是萧瑾,你会如何做?”

    萧知南陷入沉思,其实她不止一次设身处地地想过这个问题,萧瑾在圜丘坛之变失败后,应该如何破局,如何以一隅之地去挑战占据了整个天下的大齐朝廷。

    可她想来想去,发现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再来一次圜丘坛之变,不仅仅是杀死一个皇帝陛下,还要像大郑神宗皇帝的太庙之变那样,再有数位中枢重臣身死,满朝文武损失惨重,以至于偌大的朝廷群龙无首,这样再兴兵起事,自然可无往不利。

    萧知南缓缓说道:“效仿先帝和武祖皇帝,行太庙之事。”

    萧玄转过身来望着自己的女儿,追问道:“凭什么,萧瑾这些年来蓄养的爪牙在明陵死伤惨重,如今的魏国已经没什么像样的修士,仅仅是一个孙世吾就能打进魏王宫去,朕的身边还有张百岁、赵青、傅中天,他又凭什么行刺朕?”

    萧知南心中叹息,她不怕父皇是一时糊涂,就怕父皇把一切都看得明明白白,最后到头来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糊涂人还能劝一劝,聪明人却是劝不得,因为聪明人自傲也自负,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应该做什么,一旦有了想法,就会付诸于行,甚至是一意孤行。

    萧知南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当年先帝之所以能杀掉大郑神宗皇帝,是因为有道门,如今魏王最大的依仗自然也是道门。”

    她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道门的掌教真人已经下山了。”

    萧玄平静道:“不必吞吞吐吐,直说就是。”

    萧知南轻声道:“儿臣以为,魏王会与道门达成密谋,借着这次论道辩难,将父皇彻底置于死地,与此同时,他们也会在帝都那边出手,双管齐下,使朝堂大乱,乃至于天下大乱,只有这样,魏王才能火中取粟,乱中取胜。”

    “好一个乱中取胜啊。”萧玄点点头,说道:“萧瑾想要赢,就要搅乱棋局,只要朕还活着,棋局就乱不了,所以朕的生死是关键,仅凭魏王一人之力想要杀朕,是痴人说梦,那么魏王就要借道门之力,只是道门会出手到什么程度?”

    萧知南不知何意,只能重复说道:“掌教真人已经下山了。”

    萧玄说道:“朕知道秋叶是举世无敌的天下第一人,可当年大剑仙上官仙尘也是举世无敌,结果呢?陆谦和剑宗还是败了。正所谓人力有时而穷,秋叶不是以一己之力改变道门格局的上清大道君,朕也不是孤身一人的公孙仲谋。”

    萧知南微微低头,明白父皇说的是什么意思,古往今来,真正做到以一己之力逆转大势的只有半个,那就是剑宗的开派祖师上清大道君,之所以说是半个,是因为上清大道君也未能阻挡玉清一脉大兴的趋势,仅仅是保存了上清一脉而已。而公孙仲谋之死,与其说公孙仲谋输给了秋叶,倒不如说剑宗输给了道门。

    秋叶的境界很高,十八楼之上,可是还没到上清大道君的地步。

    朝廷的底蕴很深,远非倾覆式微的剑宗可比。

    就算掌教真人是天下第一人,皇帝陛下仅仅是个普通人,掌教真人想要杀掉皇帝陛下,也定是千难万难。

    萧知南皱眉说道:“即使如此,父皇也无需行险来到江南,父皇乃是天下共主,只要坐镇帝都,魏王如何?道门又如何?就算两者联手也不能奈何父皇分毫。”

    皇帝陛下微微一笑道:“是啊,只要朕在帝都,他们就奈何不得朕。可是同样,只要魏王龟缩魏国,掌教高居玄都,朕也奈何不得他们。”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