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道人和当年故人
    在皇帝陛下抵达江都的同时,掌教真人也乘龙离开玄都,有三位峰主、四位殿阁之主随行。

    只是因为江都城中道术坊已经为剑宗所占据的缘故,掌教真人不会前往江都,而是由道门弟子在江都城外二十里处搭建芦蓬,以此为掌教真人驻留之地。这座芦蓬足有两层楼之高,占地十余亩,金光熠熠,使人见而忘俗,周围又有氤氲云气自生,仿佛轻纱万重深锁,让人看不清芦蓬内的景象,远远望去,宛若神话传说中天上仙人降世时的落足之地,丝毫不逊于皇帝陛下的江都行宫。

    天下间名气最大的修士一直都是道门的掌教真人,他年少即成名,青年时就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年老时则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统驭道门,执掌天下修士之牛耳,与大齐的皇帝陛下并称为“二圣”。

    他曾经枯坐玄都多年,上一次下山是因为剑宗宗主公孙仲谋,只是那次下山只有九位大地仙、慕容玄阴、徐北游等寥寥几人得见,而这次不同,他出现在江都,将会被无数人亲眼得见真容。

    掌教真人久久未至,尘叶、杜海潺、白云子等人就只能在此恭候。

    xp更`.新k最快上(

    漫天落雨骤至。

    雨点落在芦蓬上,仿佛洗褪尘埃,使芦蓬愈发鲜亮。

    诸位大真人立于芦蓬前,漫天雨丝不能沾身分毫,为首的大真人尘叶似乎有些恼怒于剪不断理还乱的雨丝,干脆抬起手轻轻一挥,漫天落下的雨丝在距离地面还有十余丈的时候就悉数消散,尘叶此举并非是要展示自身修为如何不凡,仅仅是因为他心神不宁而已。

    芦蓬这边有雨变无雨,相距只有数十里之远的东湖别院仍旧是细雨纷纷,整座别院都被一片白雾笼罩其中,雨滴敲击在鳞次栉比的屋顶黑瓦上,响起清脆的声音,声音几乎要连成一片,而落下的雨滴又汇聚成细流,奔流而下,在屋檐下挂出一道道清亮的水线。

    屋檐下是可以倒映出人影的清亮地板,张雪瑶跪坐在地板上,双手捧着一杯清茶,对身旁盘膝而坐的年轻道人平淡问道:“你来做什么?”

    年轻道人望向雨幕,平静说道:“来见一见老朋友。”

    张雪瑶冷哼一声,“我可不觉得杀夫仇人会是朋友,之所以没有对你拔剑相向,一是知道打不过你,二是因为当年你救过我一命,只是我现在都已经端茶送客,你怎么还不走?”

    年轻道人收回视线,望向身旁这张本该熟悉却又陌生的容颜,对于女子的话语不以为意,轻声道:“这些年来,慕容变了许多,你却是没怎么变。”

    张雪瑶脸上的笑意愈冷,“怎么,她从当年的一朵白莲花变成了今日的富贵牡丹?”

    道人洒然笑道:“这个比喻有点意思,不过还差那么点意思。”

    他没有转头去看女子的脸色,自顾自说道:“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一是因为顺路,再就是我在这个世上的时间不多了,临行前再见一见几位故人,以后就算想见也见不着了。”

    “见不着了正好,赶紧滚去天上,省得在地上碍眼。”张雪瑶冷声道:“这里没人想见你。”

    年轻道人轻叹一声:“这样啊,我还真是个不讨喜的家伙。”

    张雪瑶平淡道:“你小时候就是这样,自以为是,也就是慕容萱才会把你当成宝。”

    年轻道人仍是半点不生气,微笑道:“小时候的事情,时间太久,记不清了。”

    张雪瑶嘲笑道:“堂堂道门掌教真人也会年老忘事吗?”

    年轻道人双手置于膝上,低头看了眼晶莹如玉的手背,平静说道:“人不会老,心却会老。咱们都老了,我成了道门的掌教真人,你成了剑宗的代宗主,当年的恩恩怨怨,也许会有个了结,也许会成为一笔死帐,就要看那个姓徐的小子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张雪瑶望向雨幕,轻声道:“你等着就是。”

    年轻道人一笑置之,说道:“张雪瑶,你有没有想过,如今的剑宗,你和徐北游之所以能安稳地在江都立足,甚至占据了江南道门的道术坊,一切都归功于公孙仲谋的一死,归功于我不得不杀他的愧疚,若不是他死了,我绝不会如此放任剑宗肆意妄为。”

    张雪瑶冷笑道:“这么说来,我还要谢谢你手下留情了。”

    年轻道人轻声道:“镇魔殿的人胆敢对剑宗擅自出手,我就让他们在慎刑司中待了半年。”

    张雪瑶面无表情,“不愧是天下第一的道门掌教,无不可为。”

    秋叶轻笑道:“你未免太高看我了,若真是无不可为,我又何必与萧家晚辈在江都见面,直接让他去玄都见我多好?”

    张雪瑶嗤笑道:“萧煜在世的时候,你敢不敢说这话?跟一个晚辈较劲,也真是长脸。”

    秋叶伸手接了些雨点,侧头说道:“萧玄也好,徐北游也罢,他们是我的晚辈不假,可我在年轻的时候,照样要与青尘这位长辈为敌,好几次都是身陷近乎必死之地,那时候可没人站出来替我说一句公道话。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是如此,萧煜是如此,公孙仲谋更是如此,当年剑宗倾覆,那时候还是天尘师叔执掌道门大权,众多尘字辈师叔也都在世,而剑宗却只有他一个晚辈,他独自一人奔走于天下之间,又能如何?所以这种事情啊,从来没有以大欺小之说,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是多年媳妇熬成婆,以前被人欺负,现在欺负别人,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雪瑶捧着茶杯,低头看不清神情,“啰嗦。”

    秋叶自嘲笑道:“会凌绝顶多风雨,已是琼楼最上层。其中冷暖,唯人自知。年轻时候,还有许多可以说话的朋友,可是越往后走,朋友就越少,有的死了,有的离世,也有的反目成仇,最后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不管你认不认,我都当你是朋友,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当初在碧游岛莲花峰上斩杀公孙仲谋是我对不起你,但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样选择。我说这些,不是让你原谅我,只是我想在这个世上最后不多的时间中,找个人说一说话而已。”

    “时辰到了,告辞。”

    这尊道门掌教真人的身外化身起身走进雨幕,然后在雨幕中缓缓消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