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迟来的第三个梦
    意识逐渐模糊的徐北游沉浸其中,仿佛置身画面之中,仿佛他就是那个白衣剑客。

    剑客复姓上官,从小就特立独行,在别人眼中一直是个不可理喻的怪人,他出身于钟鸣鼎食的卫国豪阀上官氏,天赋异禀,五岁可写华美长赋,六岁能与名士弈棋,七岁通音律谱曲,八岁晓丹青作画,是一位丝毫不逊于魏王萧瑾的谪仙大材。

    在九岁那一年,他握住了一把剑。

    这一握,就是一辈子。他放弃了先前的诸般所学,离开家族,孤身一人登上碧游岛,拜入剑宗门下,被当时的剑宗宗主许麟收为关门弟子,正式踏上剑道之途。

    这条路枯燥而漫长,绝大多数人甚至看不到道路的尽头就已经死在中途,但是上官仙尘不一样,他是有希望走到道路尽头的极少数人。

    他九岁握剑入品,次年便踏足一品境界,十一岁入鬼仙境界,十三岁入人仙境界,十六岁便达地仙境界,被师父许麟视作是千年难遇的剑仙胚子,初次离开剑宗,以一柄凡铁长剑与卫国群雄争锋,凌厉刚猛,无坚不摧。

    二十岁时的上官仙尘踏足地仙九重楼境界,破境速度之快更胜于有剑宗十二剑相助的徐北游,与宗内一位长老斗剑,不慎重伤对手,被许麟视为伤人亦可伤己的双刃凶器,要收归鞘中磨去戾气,蓄养神意,故而上官仙尘被许麟镇压于剑冢岛上二十年。

    二十年中,上官仙尘坐剑、悟剑、练剑不缀,一身修为直达地仙十八楼境界。

    二十年后,许麟与紫尘等数人密谋天下大势,遂将上官仙尘自剑冢岛上放出。

    那一年,上官仙尘四十岁。

    他遵从师命,带着诛仙剑离开剑宗,跨过东海,自龙城登陆。

    龙城城主龙云青邀请南疆第一剑仙东行先生联手迎战上官仙尘。

    三人于龙城之前大战,龙云青不敌身死,东行先生奉上官仙尘为主,随后上官仙尘以一人一剑灭去龙城,让龙云青和龙城成为他重新现世的第一块踏脚石。

    上官仙尘继续前行,一路行来,剑下亡魂无数,不论修为高低,不论出身宗门,一言不合便拔剑,拔剑便杀人,以死战搏杀来印证二十年的剑道修为,淬炼自身通明剑心。

    这样的举动自然引来众怒,上官仙尘一人一剑走遍大江南北,转战齐州、中州、豫州、江州、蜀州五大州,兴之所起便杀人,杀得腥风血雨,杀得人人闻风丧胆,杀得无人再敢与其正面交锋。

    他陆续斩杀地仙修士二十人,诛仙一剑,名副其实。

    上官仙尘此举也终于引出道门出手,以道门天璇峰主无尘为首的三位地仙十六楼大地仙,不惜以多欺少在中州境内联手设伏于上官仙尘,仍是败于上官仙尘剑下,另外两名高手当场身死,无尘勉强逃过一劫,但也遗祸无穷,不但从云端跌落,而且坠境不止,最终寿尽坐化而亡。

    自此一战,上官仙尘真正有了独步天下之名,时人莫能有之抗手。

    上官仙尘最后与道门掌教紫尘狭路相逢,那一战声势浩大,未尝败绩的上官仙尘迎来了自己第一次失败。

    输给紫尘后,上官仙尘返回剑宗重新闭关,出关时与自己的授业恩师展开一场光明正大的斗剑,一场生死之局,谁输谁死。

    然后就是日薄西山而锐气尽失的许麟败于自己的徒弟剑下,上官仙尘以弑师之名成为剑宗宗主。

    再然后,上官仙尘代替师尊许麟与紫尘定下盟约,本该是死敌的剑宗宗主和道门掌教一起远赴草原大雪山摩轮寺,两人联手迎战正在同修大欢喜禅的摩轮寺寺主和玄教教主。

    此战结果,摩轮寺寺主死于上官仙尘的剑二十三之下,玄教教主化作飞灰。

    至此,当年谋划天下大势的众人,只剩下紫尘一人。

    此事之后,上官仙尘刚入江湖又出江湖,返回剑冢葬剑之岛,于火山中画地为牢,枯坐二十年。

    二十年后,公孙仲谋再次出山,受大郑神宗皇帝之邀,前往东都,连败微尘、玉尘、溪尘等三位道门峰主。

    再往后,便是东昆仑一战,此战声势之大,几乎是后无来者,上官仙尘身受重伤,全身气逆行,险些陨落,道门老掌教紫尘不得不提前飞升。

    不过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上官仙尘大难不死,修为也随之再进一步,登顶十八楼之上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人,无敌于世。

    这是上代剑宗宗主上官仙尘的生平。

    梦里不知身是客,此时的徐北游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是今日的白发徐北游,还是当年的白发大剑仙。

    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开始渐渐合拢,组合成一幅完整的画面。

    在他的头顶上阴云密布,雷电森森。

    白衣剑客拔出背后所负的诛仙剑,轻声笑道:“持三尺青锋,纵九死而无悔,恃三尺青锋,独步横行天下,今日我上官仙尘……”

    他抬头望天,似乎向天而言,高声道:“且问剑!”

    黑云层层下压,天雷似乎有所感应,开始疯狂滚动。

    天劫已至。

    雷刑将落!

    下一刻,画面一转。

    九天之上有天门打开,只见上官仙尘开始步步登天,一直“走”到距离天门还有三百丈距离的时候才悬空而停,横剑于胸前,长长吐出一口气,仿佛要将这几十年来的积郁之气全部吐尽。

    天大之间有大风起,似是作歌!

    大风吹动这一袭白发白衣,猎猎作响。

    上官仙尘凝视着胸前诛仙,脸上缓缓地露出一个畅快笑意,轻声自语道:“恃剑横行,独步天下,自紫尘飞升之后,世间再无抗手,难舒心中不平不忿,诚寂寥难堪也,既然人间已无敌……”

    他猛然放声大笑道:“那便试剑问苍天!”

    上官仙尘手中诛仙光芒大放,两条紫青色气机接天连地,仿佛两条真龙现于世间。

    几乎就在同时,天空中有一道惊天动地的炸雷声响起。

    九天雷动!

    几乎相当于前八道天雷总和的第九道天雷落下。

    上官仙尘大笑一声,笑声响彻整个天地,他整个人御剑逆流而起,一剑开天。

    剑三十六,开天一剑。

    第九道天雷与剑三十六相撞,天地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下一刻,真的好像是天崩地裂。

    天幕裂纹道道,其中有无数金光洒落。

    这才是真正的剑三十六。

    也就在此时,画面彻底支离破碎。

    …zr

    徐北游猛然回神来,仿佛梦中惊醒。

    他伸手抹去额头上的细微汗珠,低头望向手中的殊归,感慨说道:“原来如此。”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