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脚下是锦绣江山
    沉沉暮色中,萧白独自行走在略显空荡的皇城中。

    如今皇帝陛正在去往江都的路途中,公主殿下早已远在江都,皇后娘娘、太后娘娘俱已随先帝仙逝,这座天底下最大的府邸中,就只剩下了太子萧白这一个正经主人。

    这让萧白在处理政务的偷闲之余有些哑然自嘲,虽然他是名义上的主人,但在这个“家”中居住的时日却是屈指可数,先是在南疆过了几年,后来又封王就藩齐州,说起来那座齐王府才更像是自己的家。

    不知不觉间,萧白来到了天机阁总阁所在,他略微犹豫之后,登上二楼回廊,双手扶在微凉的栏杆上,思绪万千。

    说到天机阁,就不得不提起那位已经辞官告老的老首辅蓝玉。

    事实上萧白对那位老人没有太多恶感,相反在许多地方倒是与这位老人不谋而合,换而言之,他在许多地方并不认可父亲的所作所为。

    萧白自己知道,那位君临天下的父亲同样知道。

    萧白有些感慨,也不知幸还是不幸,父皇只有他这一个儿子,所以哪怕父皇知道,也只能传位给他,若是他还有其他的兄弟,如今恐怕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说不定他一辈子也不能靠近那张椅子半步。

    “太子殿下,真是稀客。”

    萧白身后传来温和嗓音,略带笑意,他转过身,望着眼前的老者,轻声道:“蓝太师。”

    、…/$正版首)7发

    来者正是此地的主人蓝玉,他虽然辞任了内阁首辅一职,但仍旧保留了太师头衔,同时也是执掌天机榜的天机阁阁主,放眼朝野上下,仍是无一人敢于小觑这位蓝太师,只是他辞去官职之后,似乎彻底心灰意冷,无意政事,整日在天机阁中深居简出,甚少有人能够得见其面。

    蓝玉说道:“没想到老夫在离开帝都的前夜还能见到太子殿下。”

    萧白微微一愣,“太师要走?”

    蓝玉转头望向江都方向,“听说江都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远方来客,竟是能引得秋叶从那座都天峰上下来,屈指算来,老夫已经有许多年未曾见过这位当年老友,所以想去江都看看。”

    萧白微微沉默,点头道:“有劳太师挂心父皇。”

    蓝玉望着夜色下的漆黑皇城,轻轻笑道:“殿下一口一个太师叫着,老夫怎么敢忘了陛下也是老夫的弟子,虽说天地君亲师,君在师上,但如今老夫已经辞官,也就不用再纠结于君臣之别,如今只剩下师徒而已。”

    萧白犹豫了一下问道:“蓝太师是担心道门?”

    蓝玉收回视线,喟然叹道:“陛下似乎不担心,可我和韩瑄都担心得很,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朝廷和道门早已不复当初,随着老人们陆续离世,香火情越来越少,龃龉越来越多,如今只差最后一线就要彻底撕破面皮,执子对弈的陛下与秋叶如何不心知肚明?这次两人不惜亲身入局,定是胸有各有谋划所求,老夫不得不担心啊。”

    “要知道天底下多是身不由己之事,不知太子殿下是否知晓,前朝时因为太子谋反案,大郑神宗皇帝力诛首辅方何满门,当时的武祖皇帝之妻,也就是先帝的生母,正是方何亲女,为保全萧氏一门,武祖皇帝不得不亲手喂结发之妻饮下一杯毒酒。虽说秋叶不是那种不择手段之人,但难保慕容萱和尘叶等人不会有所动作,尤其是这位慕容夫人,这些年来的种种布置未必就比魏王少了,不瞒太子殿下,非是老夫当初恋权,只是怕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守业不成,对不起当年先帝的创业之艰啊。”

    萧白被蓝玉在无形中透漏出的凝重气息感染,脸色和心情俱是凝重无比。

    蓝玉长长叹息一声,“今日老夫与太子殿下说这些肺腑之言,无非是希望殿下能明白一件事情,道门不可信,不要再对其心存侥幸,尤其是某些朝三暮四之人,当断则断。”

    萧白不置可否,只是点了点头。

    蓝玉知道萧白没有真正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不过他没有继续过多劝诫,转而说道:“老夫是经历了十年逐鹿之人,如今太平盛世,很多人对于十年逐鹿的印象只剩下烽火漫天、铁骑滚滚的波澜壮阔,却已经忘记了白骨累累、伏尸百万的惨绝人寰景象,老夫做过文臣,也做过武将,在那十年之间见过太多太多的死人,都有些腻味了,所以老夫觉得如今来之不易的太平光景,更应该好好珍惜才是。”

    “可惜啊,有些人不想珍惜这些太平,那就只能打了,只能把他们打怕了,打服了,甚至是直接打死,才能守住这个太平。”

    “太子殿下,你说对吗?”

    萧白皱了皱眉头,又是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蓝玉看着他平静说道:“陛下想要给太子殿下一个天下太平,不过在老夫看来,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萧白问道:“蓝太师此言何意?”

    蓝玉说道:“欲速则不达。”

    萧白再次骤起眉头,欲言又止。

    蓝玉却是不再多言,转身离开此处外廊,萧白望向老人身影,百感交集。

    萧白站在原地沉默稍许时间,转身往地下走去,如今他是大齐的太子殿下,有监国之权,是这座皇城中的唯一主人,自然可以出入那座皇城大阵的枢机所在。

    片刻后,他顺着那条已经走过一次的幽暗通道,一直往下,经过前面两层大殿之后,最终来到位于地底最深处的第三层大殿,举目四顾,看不到边际,只见头顶如星辰,脚下似山河,无数光晕按照地面上的符篆痕迹亮起,照亮了整个空间。

    在其正中位置则是一座圆形高台,上面有一处方形凹槽。

    这是一座大阵。

    萧白望着这座大阵久久无言。

    此时阵法只是开启了三分之一的正常状态,只有将传国玺放入圆台上的凹槽中才能完全开启大阵,只是传国玺已经被皇帝陛下带走,所以萧白无法开启或者关闭大阵。

    如果说皇城是一座房子,那么这座大阵就是挂在门上的锁,而钥匙则在它真正主人的手中。

    只有真正掌握了这座大阵才是真正掌握了皇城,也才能掌握赵青和萧慎等人念念不忘的天子气运,如今的萧白还差得远。

    萧白凝视这座大阵许久,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他想起方才蓝玉话语中的意有所指,脸色不免晦暗几分。

    不过当他再望向自己的脚下时,脸上却有沉醉神色一闪而逝,仿佛在他脚下的不是一座大阵,而是一座锦绣江山。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