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封书信天下动
    李冯古向道门正式提出挑战之后,道门由素有“黑衣掌教”之称的镇魔殿殿主尘叶作出回应,或者说提出了两点要求,第一点就是由白云子代为出战,第二点则是要找一位可以裁定辩难胜负的中立之人。

    放眼当今天下,谁有资格做这个裁定之人?本来道门的掌教真人秋叶是有这个资格的,不过道门身涉其中,若是由他来做这个裁定之人难免会有失偏颇公正,可要是找别人来做这个裁定之人,最起码要与掌教真人的地位相当,这样才能让道门心服口服。

    在大齐立国之后,就有二圣并立之说,这里并非是指天上的圣人,而是说人世间权势最大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道门的掌教真人,而另外一个则是大齐的皇帝陛下。

    3☆正版l_首e发oa

    最初的二圣是指秋叶和萧煜,不过萧煜早在多年之前就已退位,现在更是已经飞升天上,如今的大齐皇帝陛下是萧玄,他是当今天下唯一能与掌教真人相提并论的平起平坐之人。

    于是掌教真人亲自修书一封给大齐皇帝萧玄,邀请他前往江都,届时作为道门掌教真人的秋叶也会由玄都出发,与这位算是他晚辈的帝王在江都会面。

    此信由道门明发天下,于是天下为之震动。

    掌教真人曾经在将近一甲子的时间中不离玄都半步,上次离开玄都则是与剑宗宗主公孙仲谋战于碧游岛莲花峰上,此战以公孙仲谋身死而告终,也正是因为此战使得天下间又出现了一个姓徐的新面孔。

    这次是掌教真人第二次离开玄都,也极有可能是掌教真人最后一次离开玄都,因为再过不久,掌教真人就要证道飞升,作为掌教真人离世前的最后一次下山,没人觉得这趟江都之行会寻常普通。

    除此之外,掌教真人与皇帝陛下的会面,也是足以让天下震动的大事,虽然秋叶和萧煜曾是至交好友,但是萧煜登基时,秋叶还未就任掌教,秋叶成为道门掌教之后,就再未离开玄都半步,萧煜又不可能以堂堂帝王之尊离开帝都前往玄都,所以两人竟是从未以掌教和皇帝的身份见面,若是萧玄决定前往江都,那么这将是道门掌教真人和大齐皇帝陛下的第一此正式会面。

    再加上又有李冯古和白云子的辩难,这是何等的盛事。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皇帝陛下同意才行,所以整个天下的目光都望向了那座巍巍帝都,等待着皇帝陛下的答复。

    ……

    帝都,皇城,甘泉宫。

    在大郑朝时,这里本是黄顶红墙,配以白色的须弥座,颜色分明。只是萧氏崇尚黑色,在立国大齐之后,数次改建,使整座甘泉宫整体格局未变,却变成以黑色调为主,层层殿阁好似是黑云压城,让人望而生畏,喘不过气来。

    甘泉宫是内廷正殿,有熛阙、前熛阙、应门、前殿、紫殿、泰时殿、通天台、通仙台、望风台、益寿馆、延寿馆、明光宫、居室、竹宫、招仙阁、高光宫、通灵台等宫殿台阁,主殿明光宫以先帝萧煜表字为名,正中设有皇帝宝座,两头有暖阁,乃是大齐皇帝的寝宫,同时皇帝也会在此处理政务,召见官员,以及举行内廷典礼和家宴,地位仅次于未央宫。

    今日的明光宫中,一品文武高官齐聚一堂,文官有内阁四位阁员,首辅韩瑄、次辅谢苏卿、以及两位大学士赵宗宪和李贞吉,武官有大都督魏禁、暗卫府都督傅中天、天策府都督魏无忌、中军都督赵无极、再加上太子殿下萧白、司礼监掌印张百岁和赵青,共是十一人。

    今日十人之所以聚集于此地,只因为一件事,就是那封由秋叶亲笔所写的书信,到底去不去江都。

    当下大抵分为两派,一派是以首辅韩瑄为首,认为道门此举居心叵测,陛下安危为重,不必理会。另外一派则是以次辅谢苏卿为首,认为道门已经将此信明发天下,若是不去,恐有损陛下威名,况且事关李冯古此等西方蛮夷,又是事关国体,不可不去。

    两派人争执不下,皇帝陛下对此不发一言。

    随着争执的不断深入,两派人已经开始从单纯的就事论事,逐渐发展为党同伐异,一派说对方“不以陛下安危为重,其居心实不可问”,另外一派则反驳“上不能匡主,下亡以益民,尸位素餐,误国误民至极。”

    以小见大,朝堂上的党争又初见端倪。

    虽然老首辅蓝玉已经辞官归隐,曾经独霸庙堂的蓝党也随之树倒猢狲散,但是在谢苏卿入朝为内阁次辅之后,原本一盘散沙的江南官员则迅速联合起来,大有成为谢党与韩党相抗衡之势,如今首辅大人和次辅大人的各执一词,实则只是两党相争的一个缩影罢了。

    在诸位武官中,大都督魏禁仍旧是恪守孤臣之道,不言不语,暗卫府都督傅中天站在韩瑄这边,天策府都督魏无忌则是站在了谢苏卿那边。

    太子萧白抬头望着头顶,似是神游物外。

    皇帝陛下久久沉默不作声,与会之人都是一品公卿,自然不是那些初入官场的愣头青,很快也熄了声音,满堂沉寂。

    许久后,皇帝陛下终于打破沉默,对首辅和次辅各自安抚几句之后,举起手中那张轻飘飘的信笺,平静说道:“韩阁老和谢苏卿的话语都各有道理,这些道理朕也都想过,可是朕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事情不应该逃避。”

    然后皇帝陛下一锤定音道:“不过阴谋也好,阳谋也罢,江都,是一定要去的。”

    见韩瑄仍要说话,萧玄摆手道:“韩阁老不必多言,朕意已决,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江都是我大齐四都之一,难道朕连一个江都都去不得?难道朕只能终日躲在这座帝都城中?若是如此,那么江都可还是我大齐的江都?朕可还是这个天下的皇帝?”

    韩瑄欲言又止,最终只能低叹一声,不复多言。

    一直坐在龙椅上的皇帝陛下缓缓起身,轻声笑道:“江都徐公子的大名,朕也有所耳闻,如今朕的女儿女婿就在江都,正巧自先帝以来,我大齐皇帝还未有过南巡之举,所以这次江都之行就当作朕的第一次南巡。”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