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说西北再言天下
    张无病一句话简单八个字,却是泄露太多天机了。

    张无病一直都是个武将,未曾做过文官,也没有涉足过武官中极为特殊的“侍卫”体系,他作为一个纯粹的武将,关心的仅仅是战事本身,而魏无忌与张无病不同,他曾辗转于六部之中,又相继出任隶属于“侍卫”体系的暗卫府和天策府主官,哪怕当年在大都督府供职时,他也是偏向于谋略的谋士型将领,所以在听到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之后,他思虑更多的并非是西北战场本身,而是由此而牵动的整个庙堂格局和天下大势。

    面对张无病,魏无忌没有过多掩饰自己的想法,坦诚道:“陛下总揽全局,自有其考量权衡,不过作为臣子,我也有些许想法,如今仅仅是乱象初显,若是一个不慎,局势彻底糜烂,那便是四面皆敌的局面,西北草原,蜀州南疆,江南魏国,东北牧王,其中南疆几经大都督征伐之后,无力再战,不足为虑,江南和西北沦为战场已成定居,唯有东北局势最为复杂,此地除了要抵御后建之外,还有牧王驻扎于此地,若是后建形势有变,再与牧王里应外合,顷刻之间东北三州就不再是我大齐抵御外虏的盾,而是变成刺向己身的矛。”

    张无病点头道:“此言有理。”

    魏无忌轻声道:“老张,你还记得咱们当初为什么要起事吗?”

    张无病低声道:“因为实在活不下去,所以才入了白莲教,又参加了三千红巾军。”

    魏无忌平静道:“是啊,活不下去,可是我们参加三千红巾军之后,饿殍遍野,伏尸百万,我们是能活下去了,那些寻常百姓可曾活下去?所以有些战事,能不打还是不打为好。”

    张无病略有迟疑道:“你的意思是?”

    最d新9章节上….*4

    魏无忌语气凝重道:“西北一战必须要胜,而且还要是大胜,只有这样才能震慑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宵小之辈,使其不敢轻举妄动。”

    张无病未置可否,平静道:“谈何容易。”

    魏无忌毕竟也曾是领兵多年的沙场宿将,自然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张无病的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对于这件理所当然的分内之事早有答案,立刻答复道:“若是稳扎稳打,我有八成把握让战事局限在陕州一州境内,甚至等到来年开春之际,草原大军后继乏力,还可以率军反攻,将小丘岭以北至多伦河一线的草原重新收归我西北军手中,可如果想要追求一场大胜,势必要行险,一个险字如剑双刃,伤人亦可伤己,历史上许多经典战事就是如此,一步之差,大败可变大胜,大胜亦可变大败。”

    张无病看着魏无忌,缓缓说道:“战场上瞬息万变,谁也不敢说必胜二字,若是败了,整个西北局势一片糜烂,草原大军可从陕州一线长驱直入,然后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进军中原豫州,继而进军齐州,与魏王萧瑾的大军会师一处,然后直逼帝都。另外一条则是由陕入蜀,配合南疆蛮族,对孙少堂的前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此时魏王大军就不会选择在齐州登陆,而是要改为江州,以江州为立足所在,沿大江一路直上,将南北天下彻底两分。”

    “不管是哪条路,都足以将整个天下拖入战争的泥潭,就算我们能收拾残局,这个锦绣天下也已变得千疮百孔,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些?”

    说道这里,张无病突然自嘲一笑,“如此一来,我张无病就成了千古罪人,不过我是个武人,不像文人那般重视身后之名,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不过一死而已,至于死后如何被评说,都与我无关了,只是天下百姓何其无辜,又如何能对得起那句‘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魏无忌轻声道:“你说的这一切有个前提。”

    张无病点头道:“前提是西北军战败,若是西北战胜,那就是截然不同的结局,这就像一场豪赌,胜败之间天差地别,不过赌不赌,我们说了不算,还是要看陛下的意思。”

    魏无忌问道:“那么陛下想不想赌呢?”

    张无病骤然沉默不语。

    魏无忌略感诧异道:“难道陛下动了这个心思?”

    张无病只是摇头,却没有说话。

    魏无忌轻叹一声,“天心难测。”

    张无病喃喃道:“虽然现在是刚刚入夏不久,但再过些时日,草原上就要飘雪了,燕山雪花大如席啊。”

    剩下的话,张无病没有说尽,该懂的自然都懂,张无病此番入京,来也匆匆,却也匆匆,却是不好久留,一盏茶饮尽之后就起身告辞。

    魏无忌起身相送,一直送到天策府小楼的门外,轻声道:“你身上的担子比我更重,今日一别,前路不知几何,珍重。”

    张无病洒然笑道:“你也是。”

    魏无忌目送着身着一品武官麒麟公服的张无忌孤身一人缓缓离开宫城。

    直到张无病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之后,魏无忌才返身回到天策府的小院,独自一人站在院中。院中有一口井,这口井与道门镇魔殿中的镇魔井一样,不是用来喝水的,而是镇压着某些东西。

    这座宫城历经后建、大郑、大齐三代王朝,而这口井的历史比这座雄伟宫城还要久远,传闻其中镇压着一条真龙,不知是真是假,倒是这口井深不见底是真的,宫廷之间多是阴私之事,历朝历代都会有许多人在这里悄无声息地死去,其中有许多人就是被投到了这口深不可测的井中。

    魏无忌伸手扶在井沿上,朝井口中望去。

    井口深不见底,只有一条不知几许长的铁锁向下延伸,似是一座深渊,仿佛要将人的灵魂也吸纳进去。

    魏无忌眼神晦暗。

    ……

    镇魔殿,镇魔殿之所以名为镇魔殿,是因为在大殿深处有一口名为镇魔井的井。

    镇魔殿共有九层,地上四层,地下五层。镇魔井作为镇魔殿的核心之地,位于最深处的第九层,机关森严,阵法重重,就是地仙十八楼的大修士也轻易硬闯不得。

    镇魔殿第九层,占地广阔,约有数百亩之大,高有近十丈,四周墙壁嵌有夜明珠无数,使得整个第九层大放光明,在其最中心位置有一口古井,大小与寻常人家打水的水井相差无几,但笼罩着一层玄黄之气,井壁四周贴满黄色符篆,井口之上则是镇压着一座宝塔,宝塔极高,贯穿整个镇魔殿九层,正是大名鼎鼎的镇妖塔,而古井便是当年道宗祖师张祖所开辟的镇魔井。

    镇魔井名为井,实则是别有洞天,在这座洞天中镇压着道门历代祖师所缉拿的诸多“邪魔外道”,除了佛门、儒门、玄教中人之外,更不乏道门死对头剑宗中的剑仙人物,这也算是历代剑宗高手往往不得善终的又一有力例证。

    此时在镇魔井前站着一位老道,身着宽大的黑色广袖道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他同样是望向井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