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修士登十二楼
    在彻底吸纳天问一剑之后,本就是地仙九重楼境界的徐北游连跳三个境界,踏足地仙十二楼境界,换而言之,他现在已经是一位大修士,有资格执掌剑宗,将自己诸多名头中的那个剑宗少主换成剑宗宗主。

    天下之间,三教九流百家,百家不去说,九流之列的宗门有许多不成文的规矩,尤其是在宗主掌门上的规矩,更是重中之重。因为一宗之主是宗门的脸面,所以除了威望德行之外,还需要足够高的修为,对于九流之列的宗门而言,一宗之主最低也要有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修为。

    曾经的剑宗自然是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几乎每一位剑宗宗主都是独步天下难有敌手的人物,哪怕剑宗倾覆,继任宗主公孙仲谋仍旧是地仙十七楼的绝顶人物。只是到了徐北游这一代,公孙仲谋走得太过突然,当时徐北游还未能达到地仙十二楼境界,所以宗主之位不得不暂时空悬,哪怕剑宗大权已经悉数交到徐北游的手中,他在名义上仍是剑宗少主而非宗主。

    不过众多宗门在首徒上倒是没有太多要求,素有“宗主看修为,首徒重根骨”的说法,也正因如此,世间才多有传言说道门掌教秋叶要将谪仙大材齐仙云立为首徒。

    至于再上一层的“三教”之列,宗主的要求就更为苛刻,必须要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因为此等缘故,玄教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教主大位空悬,儒门也是如此,四位大先生有望登上儒门魁首之位,但前提也是要踏足地仙十八楼才行。

    若是上代宗主定下的接班人在短时间内达不到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多半就会指定一位“顾命大臣”,比如当年秋叶接掌道门时,无论威望德行,还是境界修为,皆是不足以胜任掌教,所以才有了主事峰主天尘大权独揽,代行掌教权柄,所以现在很多道门中人都在猜测,掌教真人若是真要立齐仙云为首徒,那么多半就要重现当年的主事峰主之事,出身于天权峰一脉的尘叶八成会升座天权峰峰主,继而出任主事峰主一职。

    当然,现在徐北游的当务之急还是如何离开此地,毕竟只有离开此地,徐北游才能去谈升座剑宗宗主之事,若是离不开此地,那就万事皆休,地仙十二楼境界也好,地仙十八楼境界也罢,终究都是外头一堆枯骨的下场。

    徐北游刚刚踏足地仙十二楼境界,没有急着再去吸纳殊归,以免贪多嚼不烂致使自身境界不稳。他将殊归握在手中,望着这处静室书房,生出些许感慨,当年祖师之所以开辟此地,想来就是当作休憩清修之地,却没想到当年剑道之争后引来佛道两家高人无数,使此地成了一方杀戮场,如今人去楼空,又成了后来人的绝境。

    徐北游又将视线转向手中宛如一件寻常死物的殊归,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

    师祖上官仙尘曾经来过此地,而师祖最后却是死在了大江之畔,所以师祖一定离开了此地。

    既然师祖离开了此地,那就说明一定有离开的方法,只是他现在还没有找到而已。

    到底是什么方法?

    以力破巧?

    如果被门挡住,应该如何出去?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把门打破,也就是徐北游最开始的念头,凭借诛仙之利和地仙十八楼的雄浑境界,一寸一寸地凿出去,把石门凿穿,自然就离开了这处绝地。

    只是如何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

    他现在是地仙十二楼境界,距离十八楼境界还剩下六重楼的境界。

    登楼如登山,一步一重天。

    若是青霜在此,凑齐剑宗十二剑,使十二剑骨为之圆满,徐北游觉得还有几分可能,若仅仅凭借手中一把殊归就想直接跨过六重天,徐北游没这个信心。

    而且从师祖上官仙尘还有闲情逸致题字留剑来看,他有很大的可能并非是以蛮力离开此地。

    到底是什么方法?

    徐北游骤起眉头,下意识地摩挲手中殊归。

    此事他忽然有些想念萧知南,并非完全因为两人的夫妻关系,也因为她极为聪慧,最是擅长这类机巧心思,徐北游谈不上笨,但对于此类心思却是与擅长二字彻底无缘。

    徐北游想了许久还是想不出眉目,干脆将书架上的所有竹简都搬下来,分别摊开放在眼前,哪怕不认识其中的字符,也硬着头皮开始逐字逐句地去“读”。

    ……

    朝廷有三府。

    所谓三府,是指大都督府、暗卫府和天策府,其中以天策府最为神秘,但天策府的衙门位置并不神秘,位于皇城之内,与内阁、天机阁都能勉强算是半个邻居。

    如今朝廷改制,天策府换了主官,新桃换旧符,所以天策府也有些新气象,多年不曾整修的小楼被翻新一遍,只是不知为何,阴森之气反倒是更重了。

    天策府的新任都督是魏无忌,有个人猫绰号,早年时也曾是沙场上的名将,只是这些年来居于庙堂之上,做了许多阴私之事,沾染了许多阴气,愈发不像一个曾经领兵征战四方的将领,倒像是个久居深宫的大宦,于是许多厌恶这只人猫的人又给他取了一个新的绰号,魏公公。

    当然,很少有人敢在当面喊这个绰号,不过今天这位来客却是个例外,笑着喊了好几声魏公公,而魏无忌仅仅面无表情,没有半分恼怒之色。

    因为早在十年逐鹿时,两人就是并肩而战的袍泽,不是兄弟而胜似兄弟,哪怕这些年来关系疏远不少,也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就翻脸。

    来人,病虎张无病。

    张无病这次返回帝都是因为皇帝陛下下旨宣召,刚刚君臣奏对之后,他还没来得及去大都督府述职,就顺路先来了魏无忌的这座衙门。

    两人互相寒暄之后落座,魏无忌犹豫了一下,问道:“冒昧问一句,这次陛下宣你回京,是因为什么?”

    魏无忌本不该如此开门见山地询问这种军机要事,因为不符合官场规矩,只是因为眼前之人是张无病,所以他才去问。

    张无忌正了正神色,语气略显沉重道:“因为西北战事,自入夏以来,西北的局势就一日紧过一日,草原大军不断集结,已经渐成压境之势,陛下赶在这个时候宣我回京,也是想真正做到心中有数,好让大都督府、兵部、户部在粮草和调兵上早作准备,毕竟真要打起来,我这位主将注定不能离开中都半步。”

    魏无忌脸色微沉,轻声道:“如此说来,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

    张无忌点头道:“已无其他退路余地。”

    )3-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