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一僧三道想当年
    这幅中堂以沉香木制成,字迹并未如何入木三分,但其中凛然剑意却跃然其上。

    徐北游仰头望着上清二字,只觉得两个字符要化作两剑跃下,剑气更是浸入到自己心底里,使其同样生出凛然之意。

    许久之后,徐北游才回过神来,收回视线开始打量这座静室。这里布置简单,中堂之下是张石床,床上有蒲团一个,然后就是半跪于石床前的三名道人尸体。

    左边的一位道人身着玄黑色大真人道袍,看上去大约不惑之年,蓄有三缕长髯,面容古板,手中握有一支金色令牌,令牌上以古篆书就一个大大的“敕”字,徐北游记得道门中有一种名为天雷正令的法器与眼前这枚令牌极为相似,乃是玉清大道君之后的第一代道门掌教真人亲手炼制,十分珍惜昂贵,整个道门也不过三枚而已,而眼前这位道人手中的令牌上却有一道长长的漆黑裂纹,将那个代表了浩荡天威的“敕”字从中一分为二。

    右边是一位白发白须白眉的老道,穿着一身不太常见的杏黄道袍,面目和善,手中捧着一枚银圈,铭刻有诸多繁复符篆云纹,同样是道门中大大有名的宝物,名为镇魔环,不但有困人拘人的妙用,也可如飞剑一般御行千里伤人,不过这个镇魔环同样未能幸免,已是被从中截断,灵气全无,犹如死物。

    最中间的是一位年轻道人,星冠羽衣,剑眉星目,道不尽的仙风道骨,他双手合拢作托举状,手中捧着一方赤红色印玺,不过拳头大小,龙盘虎踞,其内似乎藏有万丈霞光,其外则隐隐有火光萦绕,火光中又隐隐有无数细小篆文生出。

    宵光火文神印。

    都天印之下的道门十五印之一,与天师印、阳平治都功印、治都总摄印、九老仙都印、北极天蓬印、北极杀鬼印、三天太上之印、流金火玲神印、神霄印、应太皇符印、玉神洞灵篆印、天罡印、北地火玲印、雷霆都司符玺等齐名。

    要知道道门十五印中有一多半已经随着道门的历代祖师飞升天上,留在人间的屈指可数,每一方都堪称是道门重宝,等闲不会轻授,哪怕是权重如尘叶,也未能执掌其中之一。

    此时这方宵光火文神印倒是没有像前两者那般直接损毁,不过也如同遭受重创,气息微弱。

    徐北游望向这一幕,沉默许久。虽然他并没有认出这三位道人的身份,但此三人能出现在这条通道尽头的静室中而非通道中途,就已经说明他们比起那些死在通道中的道人们更胜一筹,必然是道门中鼎鼎大名的祖师级人物。

    徐北游余光一瞥,忽然发现在静室的角落中还有一名盘坐的老僧,着黑色僧衣,披黑色袈裟,双手合十,双目紧闭,似乎并无太多异样,既无太多仙人种种神异,也无衰败腐朽之相,就这么静静地坐在这里,似是一块沉默的不起眼石头,丝毫不引人注意,就连徐北游第一时间都未能注意到这名老僧。

    徐北游望向这名老僧,心中有些疑惑不解,为何会在众多道门中人里还夹杂着佛门中人,而且这名老僧既然也能来到这座静室中,那就说明他是不逊于那三位道人的存在,生前说不定也是一尊在世佛陀。

    k‘首发

    徐北游忽然看到老僧身前的地面上似乎写得有字,只是被垂落下来的黑色袈裟遮挡大半,他伸手撩起老僧的袈裟,果然现出三行字来,字迹笔划略粗,入石却是极深,显是用手指写就,徐北游既惊且佩,他以诛仙也仅仅只能留下一道划痕,这名老僧却能在临死之前以手指在地面上写字留言,其境界修为之深湛精妙,实不知到了何等地步。

    只见看那三行字道:“奉师尊之命,随道门道友来此绝境,无奈前辈功参造化,非是我等能敌,今日葬身于此,实乃天数。”下面落款是:“慧柯绝笔。”

    徐北游望着这个名字久久无言。

    当年他跟随师父公孙仲谋游历西北,途中也不忘读书,所读之书极为庞杂,不但有儒道典籍,也不乏佛门经卷,若是他所记不错的话,慧柯应是佛祖的三代弟子,佛门的二代祖师。

    他早年精于儒道,通老庄易学,后弃俗学,遁入空门出家。为求无上**,立雪断臂,师事佛陀。毕生力排诽议,虽屡遭险难,但仍坚持随宜说法,广渡群品。武帝灭佛时,曾力挽狂澜,护法护僧。

    此等人物本应早已去往天上成佛做祖,只是不曾想却是陨落在了此地。

    徐北游将这简短一句话反复读了几遍,心中生出无尽震撼,慧柯大师的师尊自然是佛祖座下弟子,众多寺庙中陪侍于佛祖身侧的那位,既然是他的命令,那几乎就是佛祖之意,而慧柯祖师本就是辈分极高的前辈,他口中前辈岂不是只有那寥寥几人?

    其中与剑宗相关的,唯有上清大道君一人而已。

    徐北游忽然想起一桩往事,当年道门有三清大道君,上清大道君与玉清大道君不和,屡次争斗,最终结果是太清大道君站在了玉清大道君那边,而上清大道君却愤而反出道门,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背剑三十万来到东海之滨,于三十六岛上另立剑宗与道门分庭抗礼。

    不过如今看来,事情却并非传说中那般简单,上清大道君恐怕不是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而是被二十四位大真人一路追杀至此,结果他们又被上清大道君一一斩杀,想来是当时上清大道君在争斗中受伤不浅,所以才会被人一路追到此处。

    现在再看,道门之所以会在剑道之争中迅速衰落,以至于西方佛门后来居上,应该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位上清大道君的缘故,更是因为折损了二十四位大真人,此大真人非今日之大真人,修为最低者也有地仙十六楼以上的境界,结果全部葬身于此,就算是当年人才辈出的道门也难以承受。

    不过徐北游却丝毫不觉得师祖的修为如何浅了,既然佛门中人也出现在此地,那就说明当年佛门也参与其中。至于佛门为何参与剑道之争,其原因已经不言而喻,当年道门势大,佛门难有出头之日,唯有道门内斗,佛门才能坐收渔人之利。

    细数佛门三世佛,除去能与道祖并列的中央婆娑世界佛祖之外,还有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王佛和西方极乐世界接引佛,所以徐北游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当年的剑道之争,恐怕不是师祖一人面对两位大道君那么简单,而是一圣战四圣的局面。

    以一敌四,何其壮哉。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