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地仙神仙一剑事
    徐北游站在两具尸骨前,心情沉重。

    他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竟是选了一条绝路,以他目前的修为境界而言,恐怕就是沦为面前一堆堆白骨的下场。

    至于退出去,若是进来了还能轻易退出去,这些明显生前修为不俗的白骨们,又怎么会死在这里。

    不过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徐北游还是顺着原路退回到进来的石门前,确定无法出去之后,他握紧诛仙,默默将体内气机运转到极致,尽人事而听天命,缓缓向前行去。

    至于如何确定,极其简单直接,徐北游以手中诛仙朝石门狠狠斩下,而石门却纹丝不动,锋锐无匹的诛仙竟是只能在石门上留下一道浅浅划痕,不过片刻功夫便复原如初。当然,这也与徐北游修为境界太低有过,若是他能有仙十八楼的境界修为,凭借诛仙之利,也许还真有几分可能打破石门。

    这处黑暗所在,大约有三丈之宽,不知几许长,就像是一条不知尽头的甬道,头顶和两旁是不知何种材料铸就的石壁,与石门一般无二,以诛仙之利也仅仅只能留下一道划痕。

    ?&永久g免dp费&看。小/w说t☆

    徐北游手持诛仙一路行来,又发现了不少尸骨,只是这些尸骨都不是新死之人,最少也是千年以上,可见此地已经有许多年都未曾有人进来,也许徐北游就是千年来的第一位来客。

    徐北游发现绝大多数尸骨都是两手空空,没有半点遗物,似乎已经被人取走,不过也偶有几个漏网之鱼,手中仍是握着当年的兵刃,大有剑客死不弃剑的架势。

    这些兵刃显然不是凡品,不过当徐北游想要从一具尸骸手中拿过一把长剑时,那柄看似剑气凌厉的长剑竟是发出一声脆响,直接从中断成两截。

    徐北游怔怔望去,只见长剑断口处光滑整齐,显然不是因为年代久远腐朽断裂,而是被利器从中斩断,只是因为质地极好,才勉强维持了表面上的完整,不过被徐北游一碰之后,再难维持,于是立时断裂。

    若是徐北游所猜不错,这把剑也是被剑气从中折断。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它才没有被收走,而是遗留在了此处。

    徐北游丢掉手中的半截断剑,继续前行。

    在前行过程中,徐北游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到底是谁有这份修为,弹指杀人只需一剑,就算是当年巅峰时的师祖上官仙尘,恐怕也没有这份骇人修为,亦或者如今的天下第一人秋叶,举世无敌不假,斩杀两位地仙十六楼的佛道修士也不算难事,可只用一剑就将两人同时斩杀,却是难如登天。

    典籍中倒是曾经记载,在诸子百家争鸣时的时代,圣人辈出,有通天修为的大神通者不计其数,自家祖师上清大道君就是其中之一,道祖作为诸位圣人中的最年长者,境界最高,就是儒门祖师大成至圣先师也曾问道于道祖,后来道祖留下三千言,骑牛出关化胡,又是一桩佛道两家掰扯不清的传说。

    其实圣人本是儒门的说法,道门则称之为天仙。

    道门有五仙之说,别是天、神、地、人、鬼,其中以天仙居首,而又以鬼仙居于末尾,原本是五种修行方式,又被道门定为修为境界。

    寻常飞升之人只能算是神仙,唯有传道人间,道德有功,而入道有行,功行满足,飞升往三十六洞天,而返八十一阳,天在八十二阳,天而返三清虚无自然之界,才能称得上天仙。

    天仙境界手掌造化之功,可自行开辟一方小世界,诸多圣人天仙在世间留下许多传说的同时,也留下了极多的洞天遗迹,譬如都天峰上的紫霄宫和玉清殿,临仙府的清虚宫,齐州崂顶的太清宫,分别就是道祖、太清大道君和玉清大道君的手笔,这些地方都以浩荡道法加持,不朽不坏,坚不可摧,当年太清宫之变时,几位大地仙在此大打出手,也未能伤及太清宫分毫。

    如果此地也是一位天仙所建,那么有此等骇人之处也就不足为奇了。

    徐北游继续前行,越往前走,骸骨也就越少,不过死去之人生前的境界修为也就越高,又走出大约三百丈之后,徐北游看到了一具尸体,之所以说是尸体而非骸骨,是因为此人死而未朽,这是一位相貌颇为英俊的道人,身着金色道衣,头戴芙蓉法冠,手中握有一把三寸许的玉剑,整个人仿佛只是睡着,可眉心处的那个血洞却说明此人早已死去多时,此时剩下的仅仅只是一副皮囊而已。

    徐北游没有再去伸手触碰,站在这位道人的尸体前静默良久,他曾经两度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此时他隐隐感觉到,眼前这位道人在生前恐怕是一位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大修士,而且无垢之身已经臻至大成圆满,换句话来说,就是天上神仙的体魄也不过如此,所以才能死而不朽。

    此人在生前必定是登临天下绝顶的人物,就像如今的秋叶、完颜北月、慕容玄阴等人,假以时日之后,成佛作祖也非不能。

    可他还是死在了这里。

    死在了这处幽深不可知之地。

    仍旧是被一剑毙命。

    徐北游的心已经沉到了最底,甚至有些麻木。

    既然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大修士在此地也毫无还手之力,那么他岂不是已经沦为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其摆布?

    不过徐北游心底也略微感到疑惑,为何他已经走到这里,却还迟迟没有遇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阻挡,难道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此地也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遍地骸骨尸体?

    他继续前行,那具尸体在他身后渐渐远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通道渐趋幽深,却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徐北游曾经驻足回首,身后如眼前一般,漆黑一片,他只能沉默望向前方,不知道这条通道的尽头是什么。

    通道里的尸体越来越少,不过修为却大致都维持在了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其中一位盘膝而亡的白发老道,甚至与徐北游在典籍中所见过的一位道门祖师画像十分相似,徐北游在白发老道的尸体旁边驻足良久,看着他眉心、胸口、小腹处的三处血洞,不禁心生无穷感慨,这位老道是唯一一个身中三剑之人,他在生前必然已经是地仙十八楼境界之上的境界。

    如今的天下第一人秋叶也不过如此啊。

    不知走了多久,徐北游终于走到了通道的尽头,这里不再漆黑一片,有淡淡光芒笼罩,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好似道人僧人常用的静室。

    此时这座静室中半跪着三名道人的尸体,不过徐北游的视线却未在这三名道人的尸体上过多停留,他抬头望去,只见静室正中悬挂着一方牌匾,上书两字。

    上清。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