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石门之后死门开
    就在徐北游一剑掠进石门的同时,正心镜所化的门户彻底稳固起来,站在镜子另一侧的萧林大踏步穿过镜子,来到陈公鱼的身边。

    镜面上荡漾起层层涟漪,另一侧的景象开始轻微扭曲,好似是被打碎了水中花井中月。

    他问道:“要不要追?”

    陈公鱼摇头道:“不必了,剑宗宝藏才是重中之重,一定要在道门中人发觉之前,将其转移到魏王宫去。”

    下一刻,又有两个身影从正心镜中一穿而过,走到陈公鱼的面前。

    孟东翡和孔逸箫。

    孔逸箫微微躬身行礼,孟东翡却是走到陈公鱼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颇为亲昵道:“公鱼。”

    陈公鱼拍了拍她的手背,轻笑道:“先办正事要紧。”

    孟东翡嗯了一声,松开陈公鱼的胳膊,浑然不似平日里的模样,倒像是个温婉妻子。

    萧瑾娶了后建皇帝完颜北月的妹妹完颜英祝为妻,也就是如今的魏王妃,未曾再纳侧妃,只是王妃一直无后。

    于是在一个杏花微雨的时节,已经在江南声名鹊起的儒家君子陈公鱼邂逅了孤苦无依的女子孟东翡。孟东翡出身前朝高门孟氏,父亲孟正曾历任大郑朝的国子监祭酒、礼部尚书等职,当之无愧的名士大儒,大齐代郑立国之后,孟正殉国,孟氏随之凋零,只剩下孤苦伶仃一人的孟东翡流落江都,说起来陈公鱼娶了孟东翡,也是一桩君子配佳人的美谈。

    陈公鱼四人走过石门,来到另外一方天地之中。

    佛家有须弥芥子一说,道家则是袖中乾坤,归根结底是方寸之间自成天地的手段,如佛祖的掌中佛国,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或是地仙之祖的乾坤袖,都是同样的神通。世间有不少以此神通为基础而造就的法宝,诸如掌教真人的玲珑塔,还有徐北游的剑匣,都属于此列。在此基础上再为延伸,即是洞天小世界,当初圜丘坛一战,徐北游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与青尘交手,青尘就曾经造就出一方小千世界来抵御徐北游的诛仙,若是能将小千世界彻底留存于世间,便是一方洞天。

    其实公孙府中的镜界就是一方小洞天,不过与这座在剑冢岛上造就的洞天相比较起来,当真是萤火与皓月之别。

    这座洞天之大,几乎与剑冢岛相差无几。

    踏进石门之后,是一条向上的石径,长约数百丈,宽有十余丈,连接着一座悬于半空中的石质圆台,圆台大约有百亩左右大小,同时又连接了另外七条一模一样的石径,通向四面八方的茫茫深处,就像一张悬于半空的蛛网。

    除此之外,上下四周皆是昏暗幽深,空空如也。

    陈公鱼没有急着踏足石径,站在原地轻轻感慨道:“这就是剑宗的藏宝洞天,只是不知道门的洞天又该是何等雄伟壮阔。”

    萧林冷冷环视四周,轻声道:“共是八门,若是所料不错,应该是道门中人惯用的八门金锁,此时我们身后之门应该是对应生门,那么其余七门就分别对应休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开门和死门。”

    陈公鱼平静道:“只要不入死门,其余六门应该都不会有太大问题,剑宗宝藏尽在其中。”

    孔逸箫说道:“只是不知道徐北游跑到哪里去了。”

    陈公鱼平淡道:“剑宗虽然与道门同根同源,但这些年极于剑道而荒废道术,徐北游未必就能分辨出八门所在,若是不巧刚好跑到死门中,倒是给我们省事了。”

    说罢,一行人沉默着走上石径,朝正中的圆台走去。

    ……

    在石门开启的刹那,徐北游择孤注一掷,抢先一步御剑进入石门中。

    剑仙御剑千里,本就是天底下最快的赶路手段,此时徐北游所御之剑又是天下第一剑诛仙,其速度之快,堪称追星赶月,短短数百丈的距离,瞬息而过。

    进了石门内就是别有洞天的另外一番天地了。

    不过却不是徐北游想象中一间塞满了金银的石室,而是如此壮阔的一幕,确如陈公鱼所料,并不精通奇门遁甲的徐北游根本无从分辨七条石径的区别,只能凭借直觉选择其中一条直冲而去。

    这条石径的尽头同样是一处石门,感知到有人靠近之后,竟是自行开启,徐北游也未曾多想,直接御剑进入其中,在他进入之后,石门又是自行关闭。

    在石门后是一间石室,漆黑而不见半分光亮,哪怕徐北游早已是能夜间视物,同样看不透眼前这浓郁到近乎实质的黑暗,不过好在诛仙并不受影响,剑身上的紫青二色光芒稍微照亮了眼前的景象。

    看清眼前景象之后,徐北游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因为此时在他视线之中,皆是一堆一堆的白骨,密密麻麻,大多都残缺不全,有的被斩首。仅剩一个头骨,有的被拦腰斩断,只剩下上半截身躯,还有断臂断腿者,更有一些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已经只剩下一堆尘埃,只能依稀看出人形,细细数来,不下百具。

    徐北游硬着头皮向前走出稍许距离,后背有些发冷。

    因为他看到了一具盘膝而坐的骸骨,整副骸骨仿佛纯金打造,在这片黑暗之中,金光熠熠,在这具盘膝而坐的骸骨之后还有一具半跪于地的骸骨,通体洁白如无暇美玉,不染半分尘埃,散发出淡淡清光。

    徐北游当初为了修成无上剑体,曾特别研究过其他宗门的炼体之法,其中尤以佛门的不败金身和道门无垢之身最让他记忆深刻,此时他眼前的这两具尸骨分明就是两位佛道高人的遗蜕,而且已经分别彰显出不败金身和无垢之身的气象,就算不是地仙十八楼境界,也绝对在地仙十六楼以上,就连他们也死在了这儿,那这里岂不是一方绝地?

    徐北游有些绝望。

    过了片刻之后,徐北游勉强平复自己的激荡心绪,脸色凝重地俯下身去,借着诛仙的微光仔细观察这两具尸骨,发现这两人全身上下除了额头眉心处各有一个不大的圆洞之外,再无其他的伤痕,而这个两个圆洞则刚好处在一条直线上。

    如果他所猜不错,应该是一道剑气直接贯穿了两人的眉心,不但灭绝了一切生机,而且神魂也不能逃脱,完全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一剑斩杀两位十六楼以上的地仙修士,这是何等凌厉的剑气?

    ……

    石门外,陈公鱼低头望着地面上石门开启过的痕迹,哑然失笑道:“是我们运气太好,还是这位徐公子运气太坏?七选一,竟然刚好选到死门,看来真是天亡剑宗。”

    8唯b一正2w版^},.◎其他都是盗}u版xd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