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四人打牌谁坐庄
    李冯古在仙花寺落脚之后,登门拜访之人络绎不绝,有道人,有僧人,有儒生,也有各种不知所谓之人。

    自古无论庙堂还是江湖都是一样,没人敢贸然挑战一位身经百战而成名的老剑客,可如果这位老剑客被一名初入江湖的新剑客击败,那便会有许多不敢挑战老剑客的江湖人士蜂拥而至,抱着侥幸的心理,妄图踩着这名新剑客上位,直到这名新剑客被人所败,或者这名新剑客击败了各路挑战之人,成为又一位身经百战而无人敢于贸然挑战的老剑客。

    在辩难中败北的雪浪大师是那位老剑客,李冯古这个新面孔则是要应对八方来客挑战的新剑客。

    这场几乎盖过了当年玄教东长老李诩与道门大真人青尘论道的辩难,自然也引起了许多江都本地地主的主意,比如张雪瑶、秦穆绵、唐圣月这三位女子。

    三人照例在东湖别院相聚,不过今日又多了一名晚辈,不是莲公子李青莲,也不是虞美人吴虞,而是剑宗的少夫人,大齐的公主殿下萧知南。

    如今的江都不比从前,当初三位女子之所以能坐拥江都,是因为一些很微妙的因素,那时候还是先帝萧煜在位,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愧疚,他下旨将后军都督府由江都迁至湖州两襄,江南暗卫府迁至江州江左,几乎完全将江都拱手相让。道门掌教真人秋叶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压制盛极一时的江南道门,同样放弃了江都,听起来很是荒诞儿戏,可事实就是如此。皇帝和掌教为了还清各自的早年情债,不谋而合地将偌大一座江都城让了出去,让给了三个女人。

    于是三个女人就这般成了江都主人。

    当然,提到萧煜和秋叶,又不得不提到林银屏和慕容萱这两名女子,她们既是因为丈夫的原因,同时也是因为某种“胜者看待败者”的微妙心理,未曾横加干涉。

    #v最qz新/8章节(上t7

    不过如今萧煜和林银屏夫妇已经离世,而秋叶和慕容萱夫妇则是志在天下,与萧玄只差撕破最后的面皮,随着秋叶默许尘叶的提议,要让杜海潺重回江都,江都还能否保持往日的逍遥,已成了未知之数。

    早在以前,三个女人是呈三足鼎立之势,即是朋友又是对手,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还有些台面下里的龌龊,不过到了如今,三人已经彻底摒弃前嫌,联合起来一致对外。这些年来在江都栽跟头的大人物着实不少了,有曾经的天下第九人张召奴,有镇魔殿的太乙救苦天尊冰尘,更有堂堂玄教教主慕容玄阴。

    说来也是好笑,前两者之所以会主动来到江都,完全是因为慕容玄阴战败,抱着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态而来,结果又都如慕容玄阴一般,在江都折戟沉沙,冰尘丢了一条胳膊,张召奴干脆是把性命也留在了这里。

    琉璃阁中摆了一张方形矮桌,四个女子围桌而坐,张雪瑶轻轻开口道:“我记的是承平二十一年的时候,那时候南归刚到江都,我们几个老太婆就是在这里闲聊说话,当时想要玩几把马吊牌,却刚好三缺一人,于是我就说等南归来了之后,让他凑个数,只是没想到南归接手剑宗之后,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忙得他根本无暇分身,也就没工夫跟我们几个玩什么马吊牌,正好今日知南来了,就由你来顶上南归的缺?”

    萧知南笑着点头应是。

    马吊牌的万法简单,每人先取八张牌,剩余八张放在桌子中间。四人轮流出牌、取牌,出牌以大击小。打马吊牌有庄家、闲家之分。庄无定主,可轮流坐。因而三个闲家合力攻击庄家,使之下庄。

    第一轮牌时,萧知南是庄家,张雪瑶笑道:“知南,这个庄家可不好当,四面皆敌,须处处小心。”

    萧知南出牌后轻声道:“如今的江都,我们就是那个庄家,的确难做。”

    秦穆绵打出一张牌,说道:“现在能上牌桌的无非是四家,朝廷,佛门,道门,还有那个新来的李冯古,剑宗也好,还是白莲、闻香两家也罢,都可以看作朝廷一家,佛道两家也不必多言,都是老相识和老对手了,唯有那个李冯古来历蹊跷可疑,恐怕背后另有其人。”

    唐圣月未曾出牌,“极西之地确有其地,极西之人也确有其人,依我看来,说不定还真是一位外来的过江强龙,我白莲教一脉出身于佛门净土宗,其中也有关于所谓圣堂的记载,据说是极西之地的第一大教,甚至比今日的道门还要实力雄厚,只要是不曾皈依者便被称呼为异端,以名为‘裁判所’的存在处决,此裁判所应是与道门镇魔殿相差无几,只是行事比镇魔殿更为霸道,以小观大,这个圣堂也必然行事极为霸道,更甚于道门。”

    张雪瑶无奈叹息一声,“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琉璃阁内一片寂静,气氛有些压抑沉重,只剩下牌叶子不断落在桌面上的清脆声音。

    一轮牌打完,改为秦穆绵坐庄,萧知南说道:“南归此去魏国已有月余功夫,至今未归,也不知如何了。”

    秦穆绵蹙眉道:“大先生孙世吾刚刚死在了那儿,几大世家又各怀鬼胎,形势复杂无比,萧瑾似乎也有些自顾不暇,这张牌桌,他应该是上不来吧?”

    “应该?”张雪瑶冷笑一声,“若是换成别人,我信,换成萧瑾,除非是他死了,否则我不会相信还有他上不去的牌桌,说不定那个李冯古就是他的人。”

    唐圣月转开话题,轻声说道:“说到南归,还有件事要商议一下,自从驱逐江南道门之后,江都之事便是由南归一人而诀,如今南归不在,虽说我们三个代为执掌也不是不可以,但朝廷那边却是有些不便,所以我们就想……”

    张雪瑶望向萧知南,接口道:“所以我们就想让知南你出来主持大局,毕竟你如今有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修为,又是等同于亲王的公主,身份尊贵,无论是江都三司衙门,还是暗卫府和后军都督府,你都能压得下,由你来做这个主事人,最是适合不过。”

    萧知南不置可否,反问道:“那宗门这边?”

    张雪瑶微微加重嗓音,“自然是由我们三个老家伙亲自出面说明,不会有人不开眼地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聒噪什么。”

    萧知南没有谦让推诿,直截了当点头道:“好。”

    正在这个时候,一圈牌打完,秦穆绵下庄,又是萧知南庄家,不过这次是真得由她坐庄了。

    江都的庄家。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