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圣堂佛门辩高低
    这世上有极西之地已经不是新鲜事,先不说那些在江都随处可见的极西海客,就是一向为儒门君子把持而排斥蛮夷异族的庙堂上也有一位艾伯爵。

    这位艾伯爵原名艾琳娜,后改名为艾林楠,曾为世子萧玄的启蒙老师,擅长机械机关奇巧之术,尤为擅长铸炮,在先帝入主中原时,曾经代为改造中都炮,以此功被封为子爵,大齐立国之后,艾林楠又历任钦天监监副和工部右侍郎等官职,专注于翻译、测量、历法、数学,如今已是致仕,获赠伯爵、光禄大夫。

    鬼王宫的副宫主萧林同样也是一位极西之地来客,早在大郑简文年间,他与艾林楠一起穿越荒无人烟的漠北草原抵达碧落湖,在摩轮寺僧人的指点下,转道漠南草原,途径金帐王庭,跨越乌斯原、多伦河和小丘岭,最终抵达当时萧煜王府所在的中都,只是后来因为种种缘故,萧林改投萧瑾门下,这注定又是一段不为人知且一言难尽的往事。

    承平二十三年的初夏时节,另外一个极西之地来人的名字压过了艾林楠和萧林这两个名字。这个人,或者说一件事很快传遍大江南北,就连帝都上下也在议论纷纷,其热烈程度,远超所有的庙堂大事。

    一艘自极西之地而来的大船抵达江都,这艘船上没有海客,只有一群自称是传教士和圣殿骑士的人,白肤金发碧眼,其首领名为李察·冯·奥古斯都堡,据说出身于一个极西之国的皇室,又是圣堂的枢机大主教,奉教宗的旨意来到东方,传播圣堂教义。

    ?》更u#新e最快上#

    这位所谓的枢机大主教显然是一位精通汉学之人,不但语言书写无碍,而且还能将儒门经典译为极西之地的文字,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名叫李冯古,并身着儒士服装,若不是他那一头璀璨金发和异于常人的碧眼,几乎与一位江南名士无异。

    当这位远方来客踏足江都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他竟会掀起一场震动天下的波澜。

    因为他在落脚江都后不久,便向大报恩寺的主持雪浪大师下了拜帖,要与他进行两教辩论。

    这并非是圣堂和佛门的第一次交集,早在大楚末年时,后建皇帝麾下铁浮屠无人能挡,兵锋一路横扫,攻打至草原大雪山下,逼得草原金帐王庭不得不迁移至热海之畔,而后将皇帝的皇帐就驻扎在碧落湖之畔。

    在那时候,圣堂中一位汉名为“鲁伯”的大主教奉教宗之命觐见后建皇帝,恰逢碧落湖论道,除了玄教、萨满教等,还有摩轮寺、金刚寺、中土禅门的众多高僧悉数汇聚于此,鲁伯与僧人在此辩难三天三夜,未分胜负。这也是有史以来两教的第一次辩难。

    没想到在数百年之后,会在江都迎来第二次两教辩难。

    追本溯源,佛门是西来之教,又称西方教,当年武帝灭佛,言称“区区西方教,又岂能与朕相抗衡哉。”西方教一名便是由此而来,不过此西方非是极西之地,而是指佛门起源之地宝竺国,佛门西来之时,诸子百家中只剩儒道两家依旧昌盛,能在儒道两家的夹击之下稳稳坐大,佛门除了善于汲取两教的精华之外,再就是得益于“思辨”二字,打机锋和说偈语从来都是佛门的拿手好戏。在寻常人看来,道经还算不上一个玄字,佛经才是玄之又玄,让人读了之后满头雾水,就是棒喝得满头大包,仍是不得其解,可见佛门在于辩难方面,丝毫不逊于儒家的谈空说玄,甚至犹有胜之。

    在诸多精于辩难的佛门高僧中,雪浪大师又是其中佼佼者,他本名三槐,生于江南士族黄氏,生得姿容美俊,聪慧绝伦,多通经论,十二岁在江都大报恩寺出家,师从无极大师。受具足戒后,虔修禅法。至于儒书经史,筮卜方技,莫不通达。而独好《华严》圆顿之学,为大郑弘传华严学之一代诗僧。生平不设大座,不事训诂,但总绾纲领,执持大体,方便善解,开示奥义。又工诗,被称为江南第一诗僧。并善书能文,在禅林文坛,久享芳誉。

    无极大师故去之后,他在大报恩寺主讲华严三十年,士林称其“性佻达,不拘细行。友人辈挈之游狎邪。初不峻拒,或曲宴观剧,亦欣然往就。曾至吴越间,士女如狂,受戒礼拜者,摩肩接踵。城郭为之罢市”。他的师弟憨山大师也曾对其对其的评价道:“先师说法三十余年,门下出世不二三人,亦未大振。公之弟子可数者,多分化四方,南北法席师匠,皆出公门。”

    可见这位雪浪大师乃是江南一等一的高僧,可以说大报恩寺之所以能成为江南士林的清谈胜地,这位名声极大的雪浪大和尚功不可没。

    李冯古既是精通经史典学,那么自是清楚佛门的深浅,更知道雪浪大师的威名,如此还敢送出拜帖,想来非是寻常之辈,所以一下子就引起了整个江南士林的注意。

    事关佛门声誉,雪浪大师未曾推诿,果断应战,双方定下于四月十五在大报恩寺辩难,这一日,无数儒生士子、官员富贾、僧人道人云集大报恩寺,皆是想要一睹这场盛事的风采,其场面之热烈,更胜当初的王霸之辩。

    更有传闻说,有数位儒门大先生、道门大真人、佛门主持联袂而至,也要从旁观战。

    这无疑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事,只不过他的开始是好的,结果却不那么尽如人意。

    无论三教之间有多少矛盾争议,经过这么多年的磕磕碰碰,已经算是一家之人,如今忽然来了个“外来和尚”,就算儒道两家抱了幸灾乐祸的小心思,在根本上还是三家一致对外的,自家的事情,无论对错与否,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划脚。再者说了,唇亡齿寒这样的浅显道理,又有谁会不懂?若是佛门败了,那么道门和儒门又岂能幸免?

    可这次的结果注定要让所有人失望,一代名僧雪浪大师竟然败了,败给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李冯古。

    当然,李冯古并不在这个“所有人”之列,他似是早有预料,也或许是宠辱不惊,对于这个结果未曾表现出半分喜悦之色,因为他是来客,又是主动请战之人,所以此次辩论以他用典为始,那么按照规矩,则是雪浪大师在论道结束之后作点睛结语,当雪浪大师勉强结语之后,这位极西来客笑着起身,以中原士子的礼仪向这位佛门高僧告辞。

    次日,他在江都城外购置了一座寺庙作为自己的久居之地,取名“仙花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