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那年做的两个梦
    离开金鳌岛之后,两人前往白鹿岛。

    白鹿岛又是另外一番光景,此地原本是铸剑所在,许多名剑就是出自此地,同时也是练剑所在,当年剑宗鼎盛时,因为此地风景优美的缘故,许多神仙眷侣便会一起来到此地共同练剑,也是一桩美谈。

    不过此时不仅仅是练剑的人已经不在了,就连曾经被称作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白鹭岛美景也荡然无存。

    徐北游望着面目全非的白鹿岛,沉默不语。

    陈公鱼摩挲着腰间碧绿如眼眸的玉佩,说道:“去下一个岛吧。”

    徐北游沉默着点了点头。

    接下来,徐北游与陈公鱼走遍了剩余三十一个岛屿,皆是一无所获,最终来到了距离碧游岛最远的一座岛,也是剑宗三十六岛中最为有名的三岛之一。

    $@看b☆正w版-章%节_上(

    东方有海,谓之东海。海上有国,谓之魏国。在魏国偏南方向的海域上有一独立小岛,常年有雾气笼罩,若是有人能穿过重重迷雾,登上岛屿,就会发现岛上四周尽皆是大小剑器,从现今的样式到千年前的古剑,应有尽有,一眼望去,密密麻麻,怕是有百万之多,这就是徐北游和陈公鱼行程的最后一站,剑冢岛。

    岛如其名,这座岛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剑冢,岛上葬剑百余万,其正中位置则是一座活火山,终年罕无人烟,早在许多年前,那里曾经是剑宗历代宗主的隐居闭关之地。

    徐北游望着面前一把把插于地面宛如墓碑的长剑,虽然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初见时仍是心神摇晃,一不小心踏错一步,结果满地长剑一瞬间颤抖鸣叫,无数剑气肆意纵横,剑气森然。徐北游脸色微变,急忙缩回脚步,回到原本立足之地,不知为何,他明明是第一次踏足此地,却总觉得此地有些熟悉。

    陈公鱼微笑道:“剑冢,剑之坟冢,这里除了葬剑百万之外,还埋葬有历代剑宗祖师,与道门的葬峰功用相差不多。”

    徐北游点点头,没有说话。

    两人继续前行,陈公鱼似乎对于此地很是了解,带领徐北游轻车熟路地绕过一个又一个剑气森森的剑阵。一直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不知见了多少剑,两人终于来到位于岛中央的一座陡峭如利剑的高耸山峰前。

    徐北游抬头望着这座山峰许久,说道:“这是一座大阵。”

    陈公鱼摇头道:“一座已经被道门打开了的大阵。”

    徐北游微微一愣,不由问道:“里面有什么?”

    陈公鱼摇头道:“什么也没有。”

    徐北游失望道:“也是,道门又怎么会遗漏这座三岛之一的剑冢岛,既然此地什么也没有,那我们还有必要进去吗?”

    陈公鱼道:“既然来了,还是进去看看吧,就当是看看先辈遗址也好。”

    徐北游点了点头,两人沿着早已开凿好的路径走进这座山峰。

    整座山峰早已被剑宗先辈们掏空,宛如另外一个天地。

    不过却不是想象中的寸寸豪奢,或是仙家胜境,而是满目漆黑的一条丈余宽廊道。此地距离当年上官仙尘的闭关所在还有一段距离,不过这段行程却与危机四伏并不沾边,果真如陈公鱼所说,这里是一座已经被道门打开了的大阵,所有的隐蔽杀机皆已不存,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廊道而已。

    陈公鱼当先走在廊道上,脚步沙沙,徐北游稍稍落后半个身位,脸色不知为何有些凝重。

    又是小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终于进入山腹之中。

    山腹中空,其下便是暗红色的滚烫岩浆。

    徐北游猛然停下脚步,许多景象在眼前如走马观花一般掠过。

    山腹、岩浆、断崖,看着眼前这幕越来越熟悉的画面,逐渐与他的一段记忆重合。

    在承平二十一年的时候,太乙救苦天尊冰尘率领镇魔殿来到江都,意图夺走诛仙,徐北游在机缘巧合之下从上官青虹手中接过诛仙,登临地仙十八楼境界。

    那时候,他在恍惚之间做了两个梦。

    第一个梦,是在夜空下一座正在熊熊燃烧的城池。

    在梦中,一道白衣身影站在夜空中,头顶清月洒落皎白光辉,脚下则是熊熊燃烧的城池,火光如血。

    又有一道身影冲破火海飞上夜空,气势骇人,使得整座城池都在震动,紧接着便是诛仙现世,剑气肆意纵横冲霄汉,剑锋在月光下清亮如水。

    然后,身着白衣的身影握住了诛仙,将另外一人斩去头颅,失去了头颅的尸体坠入城中,城池开始轰然坍塌,一座刻着龙字的巨壁在烈火中倒下。

    今时今日,徐北游已经知道这个梦到底描述了什么,那是师祖上官仙尘第一次登岸,手持诛仙斩杀龙城城主龙云青,然后一人一剑将雄踞东南沿海的龙城灭去时的景象。

    正是因为此战,上官仙尘四字才响彻天下。

    除此之外,还有第二个梦,那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山腹中空,从山口向下望去,一片熔岩翻滚。

    在山口和岩浆的中间位置有一处向内延伸的洞穴,洞口处是一断崖向外延伸,一道白衣身影坐在这处断崖的边缘,望着崖下的滚滚岩浆。

    在这道身影周围周有一个以剑痕画成的圆圈,好像一座块垒筑就的樊笼,又好像是道门神仙画地为牢的神通。

    一道清冷嗓音骤然响起,“二十年来,我铸有一剑,炼有千万剑。”

    二十年画地为牢,今日一朝破樊笼。

    天地间有百万剑器颤抖轻鸣,千万道剑气冲霄而起,汇聚成一股,气冲霄汉射斗牛。

    只见足有近万柄长剑破空而至,齐齐悬空于天幕之上。山腹中,一袭白袍长身而起,满头白发肆意飞舞,透过火山口仰望天空。

    在这个梦境的最后,还是那个白衣身影,一跃而起飞出山腹,立于天幕之上。

    万余柄长剑裹挟着浩荡剑气在空中交织,将一方天幕切割的支离破碎,紧接着万千飞剑汇聚成一条“剑龙”,他从天幕上缓缓下落,踏足于龙首之上,乘万剑出海。

    现在徐北游终于知道他为何会对此此地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原来那座梦境中的岛屿就是这座剑冢岛,这里有高山和岩浆,也只有这里才会有如此多的剑。

    那么梦境中的白衣身影,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徐北游望向那座向外延伸的断崖,与梦境中的样子如出一辙,只是不见那道白衣身影。

    就在此时,他背后剑匣中的诛仙竟是自行出匣,不曾剑气冲霄,却是颤鸣不止,似乎是凭吊故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