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蓬莱岛和金鳌岛
    陈公鱼没有正面回答,徐北游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两人仿佛只是说了个笑话,相视一笑。

    徐北游的笑容很沉重,难掩几分忧色。

    陈公鱼的笑容很潇洒,道不尽的名士风流。

    与此同时,他腰间的那块玉佩上又有幽绿光芒一闪而逝,如同一只闭合张开的碧眼。

    这块玉佩让徐北游感到很不自在,甚至是有些不安。

    两人沉默了许久的时间,只是沿着白玉广场缓缓而行,清风席卷着海水的味道吹来,谈不上清新,却能让人心旷神怡。

    徐北游忽然说道:“剑宗十二剑中,我已经有九剑,剩余三剑流落在外,分别是青霜、天问和殊归,其中青霜在萧慎的手中,自从明陵一战之后,萧慎就下落不明,暂且不去说他,按照先帝所言,天问和殊归二剑应该是在魏国,我思来想去,觉得碧游岛才是最有可能的地方,不知公鱼先生有没有指教的地方?”

    陈公鱼摇头说道:“谈不上指教,只是我有个想法,道门占据碧游岛多年,为了传闻中的剑宗宝藏,差不多快要掘地三尺,若是此二剑真在碧游岛上,恐怕等不到南归你来寻剑就已经被道门收入囊中,所以我觉得不妨去其他几个岛上看看,能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徐北游沉思片刻,点头道:“好。”

    h`看(c正版m章a{节;r上◎“i

    两人又点到即止地聊了一些,动身离开碧游岛,凌空御虚,飞天渡海,煌煌如神仙中人。

    没用多长时间,两人便来到距离碧游岛最近的蓬莱岛上,此处是上清大道君的飞升所在,并无太多建筑,此值春末夏初之际,岛上植被郁郁葱葱,并不像碧游岛上那般破碎萧条。

    徐北游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当年上清大道君离开道门之后,就是来到此地开设法脉道场,创立剑宗,后来剑宗不断壮大,弟子人数愈多,宗门才由此地转移到碧游岛上,使此地成为开派祖师的清修之地,所谓“神洲天朝”,天朝指的是碧游岛,神州就是指蓬莱岛,就算是道门中人,也不敢在昔年道门上清大道君的法脉祖庭处过多放肆,所以此地才能保存大部分原貌,免遭碧游岛的厄运。

    徐北游和陈公鱼未敢在此地凌空飞行,降下身形站在岛屿边缘,陈公鱼遥遥指向岛中央一处突兀山峰,说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紫芝崖,传闻当年上清大道君就是在此处凌虚证道。”

    徐北游曾在宗内典籍中不止一次看到过这个名字,亲眼得见真容却还是第一次。

    两人沿着一条碎石铺就的小径,朝紫芝崖方向缓缓行去,当登上紫芝崖之后,徐北游有些失望,就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山崖而已,未见如何仙气氤氲,也未见前人遗留,失去了主人之后,它似乎仅仅只是块石头而已。

    徐北游站在紫芝崖上,仰头望去,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有些可笑滑稽的想法。

    当年开派祖师就是从此地飞升,那么这里头顶上的天空会不会更脆弱一些?如果在此地用出剑二十四,会不会更容易打破那道天人界限?

    徐北游摇了摇头,驱散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念头,将视线重新转回脚下的紫芝崖,这座微显紫色的山崖占地极大,不过倍显荒芜,按照宗内典籍记载,当年这座崖上还建有一座道宫,被誉为仙域真境,乃是上清大道君居住清修所在,不过此宫已经随着上清大道君一起飞升天上,自成一方世界,与太清大道君的玄都紫府,玉清大道君的玉京金阙一起并称为道门三大无上仙宫,而道门都天峰之所以被称作玉京玄都,正是由后两者延伸而来。

    陈公鱼来到徐北游的身边,摇头道:“想来当年的剑宗之人还不敢在圣人遗址上多做手脚。”

    徐北游点点头,两人离开蓬莱岛,前往下一处,金鳌岛。

    金鳌岛不同于蓬莱岛,也不同于碧游岛,此处既没有郁郁葱葱的植被,也没有支离破碎的建筑,在一片荒芜中只有数不清的汹涌剑气和壮烈剑意,这里更像是一处战场,十座曾经接天连地的剑阵已经被毁去大半,不过此时仍旧屹立不倒,就像是一尊尊拄剑战死的剑士,临死一口气不绝,剑气仍是冲九天。

    无数逸散的剑气笼罩了整个金鳌岛,无论道门弟子也好,还是剑宗弟子也罢,只要踏足这座岛屿,都逃不过被被蜂拥而至的剑气彻底分尸的下场。

    这些剑气既不分敌我,更不问剑道之争。

    徐北游和陈公鱼没有过多深入这座岛屿,徐北游只是在岛屿边缘地带静坐了一个时辰,闭目观剑。

    之所以要闭上眼睛观剑,其他人可能有所疑惑,尽得剑宗真髓的徐北游却是深谙其中道理。

    其实不仅仅是闭目,他还要失聪,绝味,枯心,短暂断绝其他数感,只留一感,不为外物所迷,专心感受其内真意。

    当徐北游睁开眼睛,只看到陈公鱼正负手站在自己身旁护法。

    腰间悬着幽绿玉佩的陈公鱼望向满眼的剑气纵横和被剑气犁出的沟壑纵横,平静道:“当年道门攻打金鳌岛,着实死了不少人,当时萧慎叛宗,剑气凌空堂倾覆,上官仙尘身死,公孙仲谋遁走,不少道门口中的‘剑宗余孽’就是聚集在此地,借助十座恢宏剑阵之地利,与来犯的道门中人殊死一搏,悉数战死,无一人苟且而生。”

    徐北游轻声道:“纵九死而不悔,这是此地十座剑阵展现在我眼前的剑道,就算明知是死,也要一剑向前,没有半分跪地求饶的可能,这种大道理,说起来很空乏,听起来也很乏味,不过这些剑宗先辈们却是身体力行,让世人知道有些道理,绝不仅仅是在嘴上说说而已。”

    陈公鱼说道:“这些人当得起‘壮烈’二字,不应无名死于此等寂寂之地,若是有朝一日,南归你能重新夺回三十六岛,不妨在金鳌岛上为这些为剑宗而死的剑士们,点一盏灯,修一座冢,立一座碑。”

    徐北游轻轻点头道:“理当如此。”

    然后徐北游肃容郑重道:“剑宗先辈在上,众位剑宗祖师再上,今日剑宗弟子徐北游在此立誓,有朝一日定要使剑宗重回三十六岛,为我剑宗英烈在此地筑起英雄之冢,人人死而有名,人人死得其所,人人死而无憾。”

    随着徐北游的话语落下,金鳌岛上空骤然显现异象。

    天昏地暗,云遮雾绕,不见十座剑阵和万千剑气。

    下一刻,只听无数剑鸣响起,如山呼海啸,只见一线剑气直冲天际,生生撕裂开天地,可见云层后的雷电森森。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