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九大法剑之南漓
    天岚、却邪、莫名、玄冥、五毒、白虹、赤练、紫电、黄龙九剑,在徐北游的驾驭之下,分作两拨,一拨五剑掠向摇光峰峰主的本尊,而另外四剑则是刺向神魂出游的摇光峰峰主。

    摇光峰峰主本尊挡下三剑之后,被其余两剑在胸口上留下两道深可见骨的剑伤。

    摇光峰主神魂将手中的宝伞举起撑开,犹如一朵绽放开来的青色莲花,五毒、赤练、玄冥、却邪四剑落在伞面上却仿佛毫不着力一般,任由剑气如何凛冽刺骨,始终不能破开伞面,摇光峰主神魂一转手中宝伞,被黏在伞面上的四剑随之转动,几次转动之后,便已经将四剑束缚得近乎不能动弹分毫。

    摇光峰主神魂淡然开口道:“徐北游,你这一身借助外力得来的修为,终究是沙滩堡垒,风浪一来便烟消云散,难道你觉得贫道的地仙九重楼境界是那些散修之流可以比拟的?”

    此番言语如同滚滚雷音在徐北游的紫府识海中剧烈震荡开来,不过徐北游却是无动于衷,伸手握住飞回的天岚,另外四剑悬停于他的身侧,一剑直指手持宝伞的摇光峰主神魂。

    摇光峰主凭借手中宝伞禁锢五毒、赤练、玄冥、却邪四剑,看似轻描淡写,实则也是处处凶险,远非他表面上那般云淡风轻,此时面对徐北游的一剑,根本无法抵御。

    不过好在他并非一“人”,还有一位手持摇光剑的本尊,只见此时本尊猛然跃起,手中摇光剑一挥,泼洒出无数煌煌剑光,如同洪水决堤,势不可挡。

    徐北游身后悬停的四剑骤然掠出,披风破浪,替徐北游在剑光中生生开辟出一条通路,然后便是徐北游身剑合一,如同一道长虹掠过。

    长生剑,寂灭。

    天岚的剑锋落在伞面上,伞面嗤嗤作响,如同雷霆交织,虽然仍是未能刺破伞面,但摇光峰主神魂却是再也不能禁锢四剑,后者齐齐脱离宝伞,化作四道惊虹长掠而去,在空中盘旋一周之后,停顿于徐北游的身后三尺内。

    与此同时,另外四剑也回归于此,共是八剑依次分开悬停,好似孔雀开屏。

    徐北游轻轻丢出手中的天岚,与身后八剑共同构成一方九宫剑阵。

    阵法不算复杂,却胜在剑气十足。

    摇光峰峰主望向天空,笑道:“剑宗十二剑已经有九剑归于你手,倒真是好大的手笔,不过徐北游,你真当这九剑就能杀得贫道不成?”

    道人大袖一掠,席卷起大风呼啸,喝声道:“请法剑出世!”

    徐北游第一次流露出凝重神色,轻声道:“法剑?”

    摇光峰峰主右手中指食指并为剑指,遥指天际。

    一道紫气由剑指而出,直冲天际。

    苍穹破裂。

    一道金光洒落。

    一截足有数丈之长的剑尖从苍穹裂口处缓缓探出。

    当年道祖立教,除了传下玲珑塔、都天印和诛仙剑三大重器外,还曾留有九**剑,非金非玉,非是实质,纯粹以天地元气凝炼而成,似虚似实,可聚可散,使用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后来剑道两分,道门得七,剑宗得二,历代道门掌教执掌九剑之首的紫薇,剑宗宗主执掌位居次席的青萍,其余各剑并无固定主人,就拿九**剑中排名第三的纯均而言,天枢峰主青尘,天璇峰主无尘,都曾经先后执掌,甚至萧煜当年也曾执掌九**剑中的西玄一剑。

    摇光峰主在诸位峰主中排名最末,本是无缘执掌九**剑之一,不过他却是因祸得福,被掌教真人发配到此地,为防止再度出现齐仙云之事,所以掌教真人特赐他可以暂时执掌九**剑中排名第九的一剑。

    他朗声笑道:“此剑名唤南漓,我道门九**剑之一,可斩得你徐北游否?”

    徐北游平淡道:“尽可放手施为。”

    摇光峰主神魂剑指一指徐北游,微笑道:“请法剑转身。”

    空中的巨剑缓缓转动,剑锋直指徐北游。

    据说九**剑中的紫薇和青萍两剑,已经不逊于诛仙等宗门重器,虽然南漓在九**剑中排名最后,但既然是并列齐名,想来其威力绝对不容小觑。

    摇光峰主的神魂轻轻说道:“剑道之争今日能在贫道手中分出胜负,贫道也算是功德无量,贫道日后若能配享祖师殿,还要先谢过你才行。”

    徐北游伸手再握,诛仙出现在他的手中。

    自从练剑以来,徐徐北游经历过多少次涉险和搏杀?恐怕他自己都已不曾记得,他曾孤身赴江南,也曾孤身赴帝都,如今又是孤身赴魏国。

    他曾与太乙救苦天尊斗剑,曾剑指大真人青尘,见识了寻常修士一辈子也难以触及的山顶风光。又岂会因为眼前法剑而心声惧意。

    在一截剑尖徐徐探出之后,是百丈剑身。

    周身笼罩着耀眼光芒的南漓法剑让人看不清其本来面目,带着天地之力一般的威压不断下压。

    b更*d新最快上“

    在剑宗倾覆之后,原本属于剑宗的两**剑也被道门收回,如今道门九**剑在手,若是九剑齐出,又有哪个宗门是其对手?

    一个镇魔殿被屠戮并不算什么,青尘飞升失败也不算什么,这些都不足以让道门真正元气大伤,如今的道门仍旧是底蕴深厚,傲视天下。

    徐北游不顾头顶惊心动魄的骇人景象,缓缓举起手中的诛仙,一瞬间风起云涌,莲花峰轰然震动,无数乱石从岩壁上剥落滚下。

    这一剑,剑二十四。

    苍穹上有白色光芒洒落。

    天空在这一刻骤然明亮起来,不止是明亮,而是耀眼。

    似是要天门大开,有天上仙人要降临尘世。

    如今天下皆以道门的五仙之说划分境界,地仙境界只是陆地人间的半仙,只有登临神仙境界方可羽化飞升。

    至于天上如何,众说纷纭,语焉不详,即便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也只能从先辈祖师的只言片语上推断,此界无边无际一无所有,无光无影无声无息无始无终。凡人若至此,等同乌有;神仙到此,若寂灭深定,神魂展开延伸而行。万物在此无远近,要看神魂能否可及,神魂可及,方寸之间,神魂不及,则天涯海角。由神仙晋升天仙之后,则可在此方世界中开辟仙府洞天,自成一方小世界之主,道祖的离恨天,佛祖的西方极乐世界,天魔的他化自在天,皆是如此。

    故而地仙修士要开辟识海紫府上丹田,淬炼神魂,方能入此世界,同时又要修炼体魄,来应对到时候的雷刑加身。

    传闻武夫或剑士极致之后,不必过天门,可直接打破虚空入天界。

    剑三十六中的剑二十四,即是破碎虚空一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