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收剑放剑成剑龙
    徐北游虽然想要杀掉驻守于此地的道门大真人,但并未贸然行动,仍是按照地图的标识逐个寻找剑炉。

    剑炉大多处于地下,深浅不一,有的已经被道门发现,洗劫一空,有的则还未被发现,里面藏剑众多,只是未曾有徐北游想要找寻的剑宗十二剑之一。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纵观十二剑的归属,天岚和玄冥在公孙仲谋的手中,白虹是张雪瑶的佩剑,赤练落于秦穆绵的囊中,却邪在张无病的手中,五毒和莫名被道门收走,黄龙和青霜在萧慎的手中,紫电是赵廷湖机缘巧合之下所得,还剩下的两剑总不会随便藏在某处剑炉之中。

    如今的徐北游就像一个探幽寻宝之人,在这处本该十分熟悉实则十分陌生的土地上,走走停停看看。

    在这个过程中,他所寻到的剑也越来越多,足有近百柄,品质有优有劣,优者仅次于那把剑胚,劣者也差不多是寻常意义上的名剑。

    这百余青锋材质各异,特性各异,材质各异,甚至还有所冲突,其中有大楚年间剑宗祖师雷真曾经用过的奔雷剑,铸剑宗师腉平亲手铸造的女才剑,大郑年间的剑宗祖师西门东所留的竹南剑,甚至是当年剑皇张重光在霜天晓角之前的佩剑铭珖,以及那把被剑宗中人视为妖剑的存郑剑,可谓是琳琅满目,不知要羡煞世间多少用剑剑士。

    本来想要携带这些数目众多的剑器还要费上一番手脚,不过好在徐北游有上清大道君传下的剑匣,当年连几十万剑都能背得,更不在乎这百余剑。

    不过在地图上还有最后一处标注出来剑炉没有去,按照地图上的文字注明,这处剑炉才是碧游岛上最大的剑炉,因为最初是由一位公孙氏祖师所建的缘故,故而取名为轩辕剑炉,后来又经数代人的扩建,成为整个碧游岛乃至天下最大的剑炉,曾经铸剑无数,剑宗十二剑中有半数是出自此处剑炉,出炉的每把新剑,无一不是剑修梦寐以求的珍品,当年不知多少剑士想要求取轩辕剑炉所铸一剑而不得。

    剑宗倾覆时,负责轩辕剑炉的铸剑宗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引动阵法将整个剑炉毁去,残骸沉入地下,道门不愿花费人力物力去清理此地,任由曾经名震天下的轩辕剑炉就此彻底荒废。

    虽然徐北游明知其中会有剑宗十二剑的可能性很小,但还是决定去那里看一看。

    不过当他和陈公鱼来到地图上所标记的地点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废墟,只有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地,若不看地图,谁又知道这里曾是天底下最大的轩辕剑炉所在。

    徐北游狠狠一跺脚,一层层夹杂着杂草的浮土被不断震起,只是地面下降数尺,仍不见剑炉废墟。

    陈公鱼摇头道:“若是我所料不错,当初剑炉之所以会沉入地下,应该是因为阵法中五行遁术的缘故,遇土而入数百丈,所以道门才不愿花费人力使其重现天日。”

    徐北游停下动作,无奈叹息一声,问道:“那我们又该如何进入此处剑炉?”

    si)永久``免费看_小》。说a

    陈公鱼呵呵笑道:“两个办法,一是以剑气生生斩出一条通路,二是用五行遁术,取巧进入其中。”

    徐北游从剑匣中取出天岚握于手中,不过目光却是望向陈公鱼。

    陈公鱼从袖中取出两道符篆。

    徐北游若有所指道:“公鱼先生真是准备充分。”

    陈公鱼平淡道:“未行事,先思量。”

    徐北游点头道:“受教了。”

    陈公鱼捏碎手中的两道符篆,点点流光笼罩两人,下一刻,两人遁入土中,向下而行,然后来到一处幽深不知几许的地底昏暗所在。

    徐北游微微眯起眼睛朝上望去,黑暗一片,不见洞顶,只有无数巨大的锥形岩石倒挂在下来,从黑暗中探出一个个石尖。

    然后徐北游向前望去,前方同样是漆黑深不见尽头,左右宽约三丈,地面和两侧墙壁都是由大块的玄青色石块铺就,不过有坍塌的痕迹,地面上不时可见碎石和残片。

    徐北游轻声道:“我能隐隐感觉到,此间深处有数量惊人的剑。”

    陈公鱼微笑道:“那我们今日就见识下昔年天下第一剑炉的风采。”

    两人向前而行,走了大概有小半炷香的功夫,终于来到尽头处,没有石门之类的物事,只有一堆彻底封死了去路的乱石,徐北游当仁不让地向前一步,然后出剑,一剑将这些拦路石斩成粉末。

    然后徐北游就见到了极为震撼的一幕,在这堆乱石之后是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空间,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痕迹,只是如今已经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不过其中存放着数不清的剑,浓郁到近乎实质的剑气汇聚于一处,使得剑气四溢,充斥满室。

    长剑,短剑,重剑,软剑,双剑,断剑,各种形形色色的剑,已经铸成的,未曾铸成的,总共大概有上千之数。

    徐北游轻声自语道:“还真是收获颇丰啊。”

    陈公鱼没有说话,双手笼藏于袖中,静立一旁。

    徐北游将背后的剑匣立于身前,望向这满室之剑。

    陈公鱼的脸上露出惊讶神情,看到剑匣开启,有紫青两色的剑气盘旋环绕。

    然后这座曾经的第一剑炉开始不易察觉地轻微颤动,然后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无数或立或横的剑器开始震颤不休,继而颤鸣不止,甚至朝着剑匣方向弯折出一个轻微弧度,似乎是臣子朝拜帝王。

    可惜这幕奇观只有陈公鱼这一个旁观看客。

    徐北游扶着剑匣而立,轻轻说道:“归匣。”

    先是距离剑匣最近的一剑掠出,飞向剑匣,继而是一剑接着一剑,按照远近顺序依次自行飞起,首尾相衔地连接成一线,划出一个优美弧度之后,依次进入剑匣之中。

    千余剑便是千余剑气,汇聚一处之后,剑气冲霄。

    徐北游再一拍剑匣,“出匣。”

    刚刚入匣的千余剑再次出匣,不过再无先前的死气沉沉,已是颇有灵性,悬停空中。

    徐北游右手的食指中指并为剑指,遥遥一指。

    所有剑尖瞬间指向上方,紧接着千余柄剑层层叠叠汇聚,变成一条“剑龙”,向上升龙而起。

    头顶上无数岩石和泥土呼啸着落下,仿佛一阵急雨。

    原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轩辕剑炉开始轰然颤动,如遭地震。

    剑龙竟是从百丈地下深处生生撕裂出一线缝隙,重返地面,继而直冲云霄。

    徐北游一跃而起,紧随剑龙而至,停于龙首之上,然后朝着莲花峰方向,御剑乘龙而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