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欲将大饼作四分
    尚未完全入夏,天气中已经多了许多独属于夏日的酷热之意,不过春香城叶氏的临海别院中却还是凉意森森。

    一位作女冠打扮的女子意态闲适地坐在主位上,不过不同于头戴黄冠的寻常坤冠,这名女子竟是头戴莲花冠,身着只有大真人才能穿着的玄黑道袍,道袍钮扣位置佩慧剑剑带,寓意一断烦恼,二断欲色,三断贪嗔,脚踏玄色云履,实实在在的道门大真人打扮。

    宽阔大殿内各自坐着十余人,多为文士儒生打扮之人,与王霸之辩和曲水流觞等聚会的士子并无异样,也有身穿道袍的道人,几乎人人都是头戴五岳观或是星冠,显然是道门出身的真人。

    举目望去,在这其中,有已经获得家族大权的叶氏家主叶道奇,在江南士林中接替谢苏卿位置的江陵李氏家主李清羽,平日里行踪飘忽不定的上官氏家主上官云,长年云游在外的上官秋水,慕容氏慕容真,不但这些豪阀世家,还有道门尘字辈仅存几人之一的大真人钟离安宁,镇魔殿第六大执事东方鬼帝,玉衡峰峰主玉叶。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年轻一辈的才俊,曾经化名为镇魔殿执事叶罪的叶家公子叶澜依,慕容家素有威公子之称的慕容冲,上官家的小姐上官丹燕,等等。

    这些人无一不是身份显赫之辈,不过此时所有人都望向坐在主位上的道装女子。她并没有受封大真人尊号,更不是一峰之主或是殿阁之主,可她就如此堂而皇之身着大真人服饰,诸多道门中人却无半分异议。

    因为她是道门的掌教夫人,唯一一个可以让掌教真人言听计从的女人。

    当年有戏言说,这偌大的天下看似是萧煜和秋叶二圣并立,实则应该是被林银屏和慕容萱两名女子共同瓜分才对。

    慕容萱旁边放着一套白玉雕炉瓶三事,她伸出丝毫不逊于年轻女子的手掌握住香炉中的精致玉铲,轻轻拨弄着里头的香料,这套手艺几乎是世家女子人人必学,慕容萱也不例外,只是放眼天下,已经很少有人值得她去亲**香。

    她注视着香炉中袅袅升起的青烟,不紧不慢地说道:“在座的各位,不是世家门阀,就是道门真人,没有外人,有些话我就可以直说了。魏王想要一口吞下这个天下,可他不是萧煜,没有那个命数,不存在什么大势所向,更不是天命所归之人,就算他再如何精心谋算,终究难以弥补先天的不足,撑死了也就是划江而治的半壁江山,你们说对吗?”

    青尘离世之后就是当之无愧占验派魁首的钟离安宁点头道:“夫人此言不错,魏王是蛟非龙,可以盘踞一方,却难以坐拥天下,就算勉力为之,也不过是分离崩析的下场,的确没有天下共主的气象。”

    慕容萱点头笑道:“当年的后建皇帝何等武功盖世,东征草原,南伐大楚,杀当世武圣李存孝,甚至已经定都东都,眼看着天下为之倾覆,可就是如此势不可挡之人,到头来还是没能夺取天下,最终只能狼狈退回后建,郁郁而终,魏王再厉害,也不过是后建皇帝的命数。”

    此言一出,堂中气氛有些微妙,因为此地是魏国,魏王的魏国,在主人家明目张胆地说议论主人,终究是不太好。

    慕容萱不着痕迹地扫视一周,“我知道,背后说人长短,非是君子所为,可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我只是一个妇道人家而已,这些话有人不好亲自开口去说,我只好代为开口。”

    在座都是心思剔透之人,哪里听不出话语中的微妙暗示,这个“有人”是谁?天底下还有谁能让堂堂慕容夫人亲自代为传话?

    慕容萱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处理叶家之事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变数,那个公孙仲谋的弟子竟然也到了魏国,很是了不得啊,当初我在龙城劝公孙仲谋不要一意孤行,他不听我的劝告,执意前往碧游岛,结果死在了那儿,如今他的弟子又去碧游岛,不知会是什么结果。我倒是希望他能活着出来,不要像他师父那样死脑筋,完全可以学学他的师母张雪瑶,还有那个也算是长辈的秦穆绵,圆滑一些,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

    道门这边的人脸色还算平静,上官云等人却是有些古怪,毕竟张雪瑶也是出自魏国,当年五大世家累世联姻,说不定就是他们某个人的姑姑或者姨母。而慕容萱和张雪瑶不和的传闻也是由来已久,只是当事两人从未回应,他们也不好当真,不过从今天慕容夫人的言谈来看,恐怕此事是八成为真了。

    慕容萱用手中的玉铲从整块香料上轻轻刮下薄薄一层,轻声感慨道:“剑宗不足为虑,就算徐北游能够成为第二个上官仙尘又如何?既然上官仙尘都可以死,那他徐北游为什么不能死?天下大势从来都不是一人之力就可以改变的,就拿这次明陵之战来说,萧煜若不是大齐的皇帝,父子两人处心积虑谋划多年,他能顺利飞升?所以说,以一己之力逞强蛮干终是下乘,众人群里群策才是上乘,这也是我召集诸位来此的目的。”

    慕容萱举起手中的玉铲,望着上头的香灰,缓缓说道:“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的好时候过去了,如今的大齐萧氏摆明了要做一家之天下,就算我们扶持的那位魏王萧瑾能够成功上位,这个天下仍是姓萧,他与萧玄不会有任何区别。”

    叶道奇满脸震惊,下意识地望向李清羽,李清羽却是脸色平静,似乎早已知晓。

    钟离安宁和东方鬼帝面无表情,几个年轻一辈则是心情沉重。

    慕容萱对于堂内的凝重气氛视而不见,轻声道:“我曾与那位来自极西之地的艾伯爵有过一番交谈,在极西之地,圣堂和各大贵族之所以能地位超然,正是因为诸国林立,不得不各自荫庇于圣堂之下,所以对于道门和世家而言,我们不需要一个大一统的天下,也许把这个天下分成几个部分,是更好的选择。”

    堂内众人不论知情与否,俱是心口一颤。

    慕容萱微笑道:“当然,凡事不能着急,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也要一件一件的做,想要将一张大饼分成四块,首先要把它分成两块,所以我们就先从天下两分开始做起。”

    满堂沉默,针落可闻。

    z~w唯一正w版h,s其(a他都是h盗版t

    慕容萱随手将手中玉铲放回香炉之内,刚好将炉内的整块香料切成两半。

    一分为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