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明珠未必真蒙尘
    此地相距海边不远,偶有海鸟飞过,留下阵阵悠远回荡的鸟鸣,衬以这座孤零零而立的白塔,似是在叹息时光荏苒,岁月无情。

    徐北游转头望向那颗夜明珠,凝视许久之后,忽然问道:“为何道门不曾将这颗夜明珠带走?”

    陈公鱼随之望去,摇头道:“既然此地曾是剑宗禁地,那么其中存放之物自然非同寻常,能来到此地的必定是道门中有头有脸之人,若是连一颗夜明珠也不放过,未免太过有**份。”

    徐北游点头赞同道:“此言有理。”

    说罢,他伸手握住了这颗悬于此地不知已经多少岁月的夜明珠,虽然入手温润,但是略有粗糙之感,而且大小也不尽如人意,再加上年岁长远,的确不算上等的夜明珠,不说道门这样的当世大宗门,就是一般世家也不会放在眼中。

    徐北游顺势向下一拉,想要取下这颗夜明珠,没想到这颗夜明珠竟是纹丝不动。

    徐北游略感惊讶地咦了一声,屈指一弹。

    原本悬空静止不动的夜明珠滴溜溜旋转,珠光随之一转,照在两人头顶的三丈之处,凭空出现一个黑色的洞口。

    陈公鱼似乎对于眼前的情景并无太多意外,轻声道:“没想到这颗夜明珠竟是须弥芥子的法宝,那么被道门带走的书籍就是障眼法了,将最重要的东西直接摆在触目可见的地方,这也算是灯下黑吧。”

    然后就见从黑色洞开中滑出一口大约五尺长五尺高的铁箱,落在两人的面前。

    铁箱不知以何种材料铸造,色泽黝黑,没有半分光泽,并未上锁,陈公鱼一指铁箱,笑道:“这可真是一个意外之喜,你想知道的,也许就在里头。”

    徐北游嗯了一声,掀开箱盖。

    满面光华。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口还未铸造完成的剑胚,虽然是半成品,但是通体生光,将两人的面庞照得熠熠生辉。

    在剑胚之下还有许多零零散散的物事。

    徐北游眼底掠过一抹不太容易察觉的失望之色,他相信这把剑胚完全铸成之后,将会是一把不属于剑宗十二剑的绝世名剑,可惜终究只是一把剑胚而已,自然也不是他要找寻的剑宗十二剑之一。

    徐北游伸手拿起剑胚,稍稍摩挲,暂且放在一旁,然后继续往铁箱中望去,却见箱底除了应该是铸剑时所遗留下的材料和工具之外,还有一厚摞笔记和两支卷轴。

    徐北游先是取出笔记,大致翻阅,里面密密麻麻尽是蝇头小楷,应该是铸出了这柄剑胚的铸剑宗师在铸剑过程中的心得体悟,对于专于此道的人而言,无异是无价之宝,可对于徐北游而言,暂时还没有太大用处。

    徐北游拿起一支卷轴,徐徐展开,竟是画了一把栩栩如生的名剑,想来应该是这柄剑胚成剑之后的样子。

    徐北游再次失望,将其收起之后,望向最后一支卷轴。

    好在这支卷轴终是没让徐北游失望,这次有了些实质内容。

    是一幅地图,一幅关于碧游岛的地图,其中各大殿阁、河流湖泊、山川路径、甚至是阵法屏障都被标记得十分详细,其中几处被特意用红圈标明,上写剑炉二字。

    “剑炉?”徐北游略有疑问,一名剑宗中人为何要收藏一副碧游岛的地图,又在地图中特意标明剑炉所在,难道他害怕自己忘了路途?这就好比徐北游将一副江都地图带在身上,生怕自己忘了去荣华坊的路径,实在有些可笑。

    陈公鱼似乎猜出徐北游心中所想,说道:“按照我的猜测,应该是在当时强敌压境的危急情境下,剑宗中人匆忙将剑炉封闭隐藏,然后又在这幅地图上临时标注,以备日后重新寻找那些剑炉。”

    徐北游点点头,沉吟道:“若是剑炉,我所寻找的东西也许会在那里。”

    陈公鱼指了指地图上的一处红圈,说道:“此处距离我们最近,不如去那里看看。”

    除了地图之外,徐北游将其他物事重新收回铁箱之中,又将铁箱放入背后剑匣,然后说了个好字。

    两人下来白塔,按照地图所指,朝那处剑炉行去。

    一路行来,陈公鱼倒是比徐北游更像是一个剑宗弟子,如数家珍地向徐北游介绍着一路所见,走到地图中的剑炉所在地时,陈公鱼有些惋惜说道:“可惜了,此地已经被道门发现了。”

    徐北游顺着陈公鱼所指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一处已经半是坍塌的地下石质建筑,如今不但藤蔓遍生,甚至还有一窝不知名的野兽在此做窝。

    徐北游无奈笑道:“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过如剃,道门中人也不遑多让了。”

    陈公鱼不置可否道:“只是一处而已,再看几处。”

    两人继续前往第二处剑炉。

    万幸此地没有被道门发现,徐北游按照卷轴中上记载的方法将剑炉开启之后,视野所及,俱是剑光闪闪,剑气之盛,使得皮肤上甚至有细微疼痛。

    徐北游沉默片刻后,突然问道:“公鱼先生,依你之见,道门中人为何要在我剑宗的碧游岛上驻守有一位大真人?”

    陈公鱼笑道:“明知故问。”

    徐北游接着问道:“先生也认为道门是对我们剑宗的千年积蓄有所企图?”

    陈公鱼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摩挲腰间的温润玉佩,徐北游眼角余光瞥见那枚玉佩中不断有深绿之色一闪而过,就像一只不断张合的碧绿眼眸。

    徐北游假装没有看到,好奇问道:“公鱼先生,你知道我要找寻何物?”

    陈公鱼淡笑道:“剑宗十二剑的大名,我还是有所耳闻的。”

    徐北游干脆也不再对这位救命恩人有所隐瞒,直言说道:“公鱼先生所料不错,我这次孤身犯险来到魏国,正是因为想要找寻剑宗十二剑。之所以如此笃定,则是因为当初先帝飞升登天之前曾对我说起过,有两剑就在魏国之中。”

    更/w新最%=快n上hk》●

    陈公鱼了然地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徐北游低头望着手中地图上的剑气凌空堂标记所在,问道:“公鱼先生,如今岛上的道门驻守大真人是谁?”

    陈公鱼似乎早就知道徐北游会有此问,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是道门的摇光峰峰主,手中一柄摇光剑,大约是地仙九重楼境界的修为。”

    徐北游轻声道:“公鱼先生,我先将这位峰主除去,让道门失去一峰,如何?”

    陈公鱼下意识地握紧腰间玉佩,略有玩味地笑道:“不好吧?难道你不怕被道门察觉行踪?”

    徐北游平静道:“不过早晚之事而已。”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