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海外仙岛名碧游
    陈公鱼携着徐北游逃离尘叶的雷池大阵之后,一路向南,横跨大海,直往碧游岛而去。

    徐北游问道:“先生如何知道我要去碧游岛?”

    陈公鱼笑道:“碧游岛是剑宗三十六岛的主岛,你身为剑宗传人来到魏国,不去碧游岛还能去何处?”

    徐北游自嘲道:“剑宗三十六岛,可是很少听到剑宗之外的人如此称呼了,其实就算是剑宗中人,还坚持如此称呼的人也不算太多,似乎就连我们自己都觉得那三十六座岛屿已经不属于剑宗。”

    陈公鱼轻声道:“有些坚持,有些初心,不该忘,更不能忘。”

    徐北游感慨道:“是啊。”

    碧游岛位于东海之上,居三十六岛之首,早年时有剑宗的山门大阵笼罩,藏于万顷碧波之间,云深不知所在,故而被世人误以为是海外仙岛,更有谣传说其中有能让人长生不死的仙药。

    在道门攻破碧游岛之后,剑宗的山门大阵不复存在,碧游岛逐渐出现在世人面前,不时有海客船队得以抵达此地,不过皆被驻守于此地的道门大真人驱逐,正因为此等原因,魏王萧瑾于太平元年颁布了禁海令,禁止船队海客进入东海三十六岛的范围之内,违令者杀无赦,这才使碧游岛以及其他三十五座岛屿重新归于平静。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两人悄无声息地踏足碧游岛,没有惊动那位驻守于碧游岛的道门大真人。

    虽然碧游岛这几十年来荒废得厉害,但毕竟曾是一处仙家盛景,此时还能勉强看出当年的处处人工痕迹,两人沿着荒草丛中的一条白石小径中缓缓而行,陈公鱼抚须道:“实不相瞒,我年少时也曾有幸跟随长辈来过碧游岛,那时候的碧游岛丝毫不逊于道门玄都,与玄都并列齐名为当世两大洞天福地,偶有海客在机缘巧合之下误入此地,于是世间就有了海外仙岛的传闻。”

    陈公鱼卖了个官子,笑问道:“说到剑宗三十六岛,除了碧游岛之外,还有两岛被一起并称为海外三仙之岛,南归你可知道是哪两岛?”

    徐北游道:“曾经听师父提起过,三十六岛中最重要的分别是碧游岛、剑冢岛、蓬莱岛,其中碧游岛是宗门及剑气凌空堂所在,蓬莱岛是当年我宗开派祖师上清大道君的飞升之地,剑冢岛比较特殊,既是葬剑千万的剑之墓冢,也是我剑宗历代祖师宗主的闭关所在。”

    白石小径的尽头一座大湖,湖畔有一座白塔。

    陈公鱼指着那座白塔道:“当年我来碧游岛的时候,曾在剑宗前辈的引领下登上此塔,眺望大湖。”

    徐北游随之举目望去。

    这座白塔很陌生,上次来碧游岛的时候,想来是因为来去都太过匆匆的缘故,所以并未见过此塔,也未曾听师父和师母提起过。

    陈公鱼不紧不慢地介绍道:“这座白塔名为天白塔,当年也是蜚声海外,每逢剑宗大考之后,出彩优异之人可在塔内墙壁上提名,剑宗大考每三年一次,所以近千年来也不过才数百名字而已。除了大考时优异之人的名称,还会篆刻许多剑宗弟子自创的新剑,由剑宗长老亲自评点,宁缺毋滥,据说当年的公孙仲谋和张雪瑶都曾有剑式被刻在其中。”

    然互他望向徐北游,问道:“要不要上去看看?”

    徐北游稍稍犹豫之后,点了点头。

    两人沿着白石小径进入天白塔,拾阶而上。

    徐北游伸手轻抚过墙壁上的遗刻,思绪蔓延,似乎回到了当年剑宗鼎盛时的时代,不禁生出无限心向往之。

    塔共六层,两人很快就登顶第六层,不过数丈见方大小,以银线悬挂了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透出淡淡光亮。

    此地再无人名和遗刻,只有一些书架,只是其中摆放书籍此时已经被人一扫而空。

    陈公鱼唏嘘道:“当年此地是禁地,我也是在第五层就不得不止步,没想到物是人非,剑宗倾覆之后,此地也遭道门扫荡一空。”

    徐北游问道:“那么此地原来曾经存放何物?”

    陈公鱼摇头不知。

    徐北游无奈叹息道:“可惜师父去的太早,太多未尽之事没有交代。”

    两人来到窗前,眺望塔外的大湖。

    湖面波光粼粼,似有点点银星。

    陈公鱼双手扶在窗台上,缓缓说道:“接下来在魏国会有一番大变故,无论是世家,还是宗门,甚至是萧瑾,都会被牵扯其中。”

    0j永j1久免费dz看小?i说5

    徐北游好奇问道:“先生何出此言?”

    陈公鱼轻叹道:“想必南归你已经知道,以慕容氏为首的世家正在谋划什么,李清羽和叶道奇二人也被牵扯其中,偏偏他们两人都是我儒门中人,而且我儒门自古以来就与世家门阀牵扯不清,再加上孙大先生也往魏国而来,所以我儒门已经很难置身于事外。”

    徐北游点了点头。

    陈公鱼接着说道:“望海台一战,道门和佛门也各自入局,如此一来三教已经悉数汇聚于此,若是再加上南归的剑宗,以及慕容玄阴的玄教,那么在天下之间有些说话分量的宗门便悉数汇聚于此。”

    徐北游骤起眉头,问道:“为什么?”

    陈公鱼笑道:“因为一个女人。”

    徐北游一愣,“什么女人有这么大的魅力?难道是九天玄女下凡尘?”

    “在许多年前,那个女子的确被称为仙子下凡,当然,现在也不差多少。”陈公鱼摇头失笑道:“不过我的意思不是这个女子有多美,而是她的本事很大。”

    徐北游问道:“有多大?”

    陈公鱼轻轻摩挲着腰间的一块温润玉佩,轻轻说道:“自从太后林银屏故去之后,天底下就再没有比她权势更大的女人。”

    徐北游略微思量,恍然道:“慕容萱。”

    陈公鱼点头道:“别小看这位慕容夫人,更不要觉得她仅仅是秋叶的附庸,当世四大宗门,道门、佛门、儒门、玄教,她是道门的掌教夫人,经营多年,羽翼丰满,年轻时曾在佛门中修行,其中不乏她当年留下的暗子伏笔,儒门中的李清羽等人是她一手栽培扶植的嫡系心腹,叶道奇是她的晚辈,至于玄教,慕容玄阴的姓氏早已说明一切,不必再去多言,你说这样一个女子,若真得想要做些什么,谁又能拦得住?”

    不等徐北游开口,陈公鱼已经自问自答道:“当然,肯定有人能拦得住,比如道门的掌教真人,当今的皇帝陛下,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拦?”

    徐北游沉默片刻后,问道:“那魏王呢?”

    陈公鱼笑而未答。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