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老儒生游子归乡
    只见头顶黑云的缝隙之间有丝丝缕缕的红光透出,仿佛有仙人伟力,要拨云见日。

    ##更oq新最…快v:上u_¤

    浩然之气,御天地之力。

    尘叶脸色一变,玄幡出现在手中,就要一剑斩落。

    天空中的红光越来越多,原本厚重如墨的黑云在这一刻支离破碎。

    整个雷池大阵摇摇欲坠,几欲崩碎。

    黑云退散,一轮红日缓缓现世。

    哪怕是京畿之地的南丰镇,也可清晰看到那一抹璀璨的赤红。

    尘叶还未出手的一剑戛然而止。

    孙世吾伸手一招,玉尺再度飞回手中,脸上满是肃穆之色,缓缓开口道:“我今日纵使身死道消,也要……”

    尘叶脸色骤变,终于不再顾及什么,手中的玄幡狠狠斩出一道剑气。

    孙世吾视而不见。

    不等剑气临身,这道轻而易举地重伤了帝释天的剑气已然消散无形。

    阎罗王、中央鬼帝、西方鬼帝脸色微变,各自出手。

    阎罗王祭出道门神霄印,瞬间雷光大盛。

    中央鬼帝手中出现一面羽扇,轻轻一挥,有风火自生。

    西方鬼帝直接就是一柄锋锐的古朴长剑,剑气凛然。

    孙世吾仅仅是将手中玉尺横于胸前,雷光不能入,风火不能进,剑气不能伤。

    尘叶一晃手中玄幡,原本只有尺余长的幡旗瞬间变为等人之高,尘叶双手奋力挥动大旗,大风呼啸,剑气漫天。

    孙世吾神情自若,淡然道:“以人心拟天心,则无物不摧。”

    话音落下,他猛然一甩大袖,一袖甩出无数磅礴浩然正气。

    浩然磅礴,瞬间将漫天剑气淹没,然后继续浩荡前行,将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雷池彻底崩碎。

    尘叶脸色骤然苍白,不等他重新凝聚雷池,孙世吾直接掷出手中的玉尺。

    玉尺如一条翻云蛟龙,直撞尘叶。

    一直未曾有所动作的东方鬼帝终于出手,双手一开一合之间,一条如云如雾的长练生出,围绕着尘叶形成一条云径。

    一条云径似是要强行分出天人之隔。

    对于儒门而言,有两样物事,一样是道理,一样是规矩,用以自醒的正心镜代表代理,用以惩戒的戒尺则代表规矩。

    世间各有规矩,天人相隔是道门的规矩,却不是儒门的规矩,而这把戒尺无疑代表了儒门的规矩。

    所以玉尺一冲而过,狠狠落在尘叶胸口上,让这位黑衣掌教胸口碎裂,口吐鲜血。

    此时此刻的孙世吾当真如举世无敌一般,正如临死时全力施为的公孙仲谋,哪怕是面对天下第一人的秋叶,仍旧有一战之力。

    孙世吾伸手握住倒飞而回的玉尺,微笑道:“人生于世,不能只图一个有意思,还要求一个有意义,与其苟且的生,倒不如壮阔的死。”

    尘叶一手握住玄幡,一手按住胸口,二十八颗雷珠环绕身侧,好似一颗颗小型彗星不断掠过。

    他脸色阴沉道:“那你是打定主意要死在这儿了。”

    孙世吾以手中玉尺在身前一划,仿佛划定了棋盘上的楚河汉界。

    于是在他身前横起了一条气机大河,犹如横于江都城外的浩荡大江。

    尘叶伸手一指,二十八颗雷珠连成一条雷鞭,落入掌中。

    下一刻,就只见长鞭如龙,在这条气机长河上猛烈切割抽打,电光四溅。

    孙世吾脸色微微发白,竭力维持这条长河,任凭雷鞭的攻势凶猛无比,看似摇摇欲坠的气机长河就是屹立不倒。

    孙世吾不再去看尘叶,转身往魏王宫走去。

    尘叶死死握住由雷池大阵化作的雷鞭,沉声道:“孙世吾,你当真不惜身死道消,也要讲你的道理?!”

    孙世吾没有回答,大步前行。

    他为何来到此地,又为何要去“一心求死”,道理早已说尽,不必再去过多纠结。

    整座魏王宫似乎都开始瑟瑟发抖。

    魏王宫中的高手已经悉数而出,无人能当孙世吾。

    甚至是黑衣掌教尘叶亲自出手,也未能挡下此时的孙世吾。当然,尘叶不愿与一个一心求死之人拼死相搏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中央鬼帝气机萎靡不堪,哪怕一直都是他主动出手,而孙世吾并未刻意针对他有过出手。

    东方鬼帝也是脸色苍白,显然是因为长练被玉尺破去的缘故而受创不浅。

    中央鬼帝吐出一口浊气,苦笑道:“上次见那位徐公子与冰尘师叔交手,只觉得震撼,没想到身临其境之下,竟是这般不堪一击。”

    东方鬼帝脸色凝重道:“殿主大人应该还有一战之力,不过殿主大人肯定不会再去强行阻拦已经萌生死志的孙世吾,我镇魔殿也算仁至义尽,现在就算袖手旁观,魏王也说不出什么。”

    果不其然,尘叶在连续徒劳无功之后,干脆收回手中的雷鞭和玄幡,双手笼藏袖中,静观孙世吾。

    此时孙世吾的气机消耗大半,重重喘息着,仿佛真的变成了一个垂暮老人,沿着那条直通魏王宫深处的漫长道路缓缓而行,渐渐变得步履维艰。

    单纯以自身气机挡下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和一件道门重器,哪怕这位大地仙未曾倾尽全力,还是有些太过勉强了。

    不知走了多久,低头走路的孙世吾停下脚步,抬头望去,然后看到了一袭黑色蟒衣。

    这位魏王殿下背负双手,淡笑道:“孙世吾,你要来杀我?出手吧。”

    孙世吾举起手中玉尺,如刺客手中的剑,向萧瑾笔直刺去,行血溅五步之举。

    这一刺没有一丝一毫的花哨,平铺直叙,就像剑三十六的开篇剑一。

    虽然孙世吾不是剑修,但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作为底蕴,这一刺仍是不可小觑。

    可就在玉尺距离萧瑾还有尺余距离的时候,再也不能前进分毫,因为在萧瑾的身前有一副看不见的“画卷”正徐徐展开。

    一副几乎与天地一般无二的锦绣画卷。

    在画卷中有日月星辰,山川草木,花鸟鱼虫。日月有东升西落,星辰有隐没闪现,山川有沧海桑田,草木有生死枯荣。

    尘叶不由自主得眼皮子一颤。

    当年老掌教紫尘炼有三件法宝,其中玄幡和雷池都已经在他的手中,唯独囊括了老掌教二十八楼高妙境界的画卷落入了秋叶的手中。

    如今看来,却是又被秋叶转交到了萧瑾的手中,想来这也是萧瑾有恃无恐的根本原因。

    如此说来,秋叶与这位魏王的关系之深还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孙世吾改为双手握住玉尺,缓缓一寸寸推进。

    当这位儒门大先生以一种举世无匹的姿态强行破开画卷,以玉尺刺入萧瑾胸口的时候,尘叶猛然瞪大眼睛,心中复杂。

    孙世吾终于要死了?

    天地间又有清风吹过。

    萧瑾低头看着胸前的血迹,嘴角勾起,“真是可惜啊,只差一点你就成功了。”

    孙世吾轻轻叹息一声,“就差一点啊。”

    然后他的身形开始随风缓缓消散,玉尺和春秋化作一抹光影,消失于天际,似是游子归乡。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