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一己之力战五人
    玉尺迎风便涨,足有百丈之长,裹挟着层层叠叠的赤红色云雾,朝四人当头砸下。

    玉尺还未落地,已然地陷三尺。

    魏王宫前的整个地面下陷三尺。

    如果将整座城池比作一块年糕,那么此时就像有人在年糕上按了一个指印,使所按之处整个凹陷下去。

    这一招的杀意不多,示威意味更重,所以镇魔殿四人都很轻松地躲了过去。

    然后东方鬼帝第一个掠出,身形翩然若鸿,一袖扫向孙世吾。

    孙世吾举起手中戒尺,轻轻一拍。

    顿时一股磅礴气机激荡而出,如拍蚊蝇一般将女子整个人拍飞出去。

    不等其余人出手,孙世吾又是一尺当头砸下,如同敲打顽童额头。

    这一尺砸在阎罗王的头顶上。

    他双脚陷入地面三尺,七窍流血。

    孙世吾轻声道:“若是在老朽入城之前,你们就选择出手,那么胜负大概会在五五之数,不过现在老朽读完了一卷春秋,胜负就只有九一之数了,当然,是老朽九分胜算,诸位只剩一分。”

    落地后的东方鬼帝苦笑。

    这位儒门大先生真是个厚道人,这个时候还不忘口下留情,按照当下情形而言,他们四人根本没有半分胜算才对。

    他们两人还未如何施展神通,就已经被孙世吾轻描淡写地击退,又该如何谈胜?

    中央鬼帝背负双手,转头望向身旁的西方鬼帝,问道:“用你那藏了许久的一剑,拼一下试试?”

    西方鬼帝点了点头。

    像一位儒生多过像一名道人的中央鬼帝一拍自己天灵,轻轻笑道:“养得儿形似我形,我身枯悴子光精。”

    这一刻,又有一名中央鬼帝凭空出现,并非是一气化三清或是斩三尸之法,而是神魂出窍。

    中央鬼帝的本尊闭目凝神,周身气机迅速消散,就连莹润如玉的皮肤也黯淡无光,陷入假死境地,而神魂却是化作一道长虹直接灌注入西方鬼帝的体内。

    西方鬼帝面色变化,脸上隐隐显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态,开口时声音亦如两人重音,“朝游北越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

    与此同时,他抬手虚握,仿佛有一剑在手,虽然不可见其形,但却能感受到其剑势之大,剑气之重,当世无匹。

    孙世吾轻声道:“好一把锋锐之剑。”

    “剑起星奔万里诛,风雷时逐雨声粗!”

    西方鬼帝大袖飘摇,举着手中之“剑”,仿佛有万钧之重,步伐踉跄,但踏出的步子却是越来越大,最后化作一抹长虹极快地掠向孙世吾。

    五方鬼帝排名有先后,以中央鬼帝居首,其次是东、西、南、北,可若是真正生死相搏,身为剑修的西方鬼帝则是当之无愧的五方鬼帝之首。

    论修为境界,中央鬼帝最高,论战力,西方鬼帝最强。

    中央鬼帝将自身修为灌注入西方鬼帝的体内,两人合力用出一剑。

    一剑起时,风雷之声大作。

    孙世吾将手中玉尺横于身前,朗声道:“我儒门亦有浩然之剑。”

    无数浩然气凝聚于玉尺之上,其形如剑。

    一剑对一剑。

    西方鬼帝的剑在距离孙世吾心口还有三寸距离时,烟消云散,虽然剑气已经刺破儒衫,甚至刺破肌理,但仍是没能贯心而过,自然不足以致命。

    而孙世吾的玉尺则是砸在了西方鬼帝的肩头上,使他整只右臂彻底粉碎。

    之所以没能砸在头上,是因为有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出手,使孙世吾的浩然剑偏离稍许距离,这才没能将西方鬼帝立毙当场。

    孙世吾抬头望向天空。

    不知何时,整个天幕已经是黑云滚滚,其间有二十八颗“星辰”依次亮起。

    老儒生轻声道:“没想到萧瑾竟是连你也请来了。”

    话音未落,天空中猛然间有一道雷电掠过,似要将整个天幕撕裂开来。

    天雷滚滚炸开,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震撼心神。

    中央鬼帝得以趁此时机回归自身本尊,虽然气息衰弱许多,但终究是保住了性命。

    东方鬼帝松了一口气。

    世间能有这等通天雷法的,自然只有镇魔殿的殿主大人,尘叶。

    天空中黑云散开方寸距离,露出其后的身影,尘叶微笑道:“还好贫道来得及时,否则就要让你斩我四位心腹肱骨。”

    孙世吾神情平静,手握玉尺,不曾后退分毫。

    尘叶摇头道:“你又是何苦如此?”

    孙世吾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轻轻一挥,隔空朝尘叶当头砸下。

    天地之间响起一声砰然巨响,尘叶的玄黑色道袍上荡漾起一圈涟漪,以他脚下为中心,一圈巨大的气浪向四周扩散开来,甚至将周围的黑云都被震散许多,使其后的朗朗晴空得以一闪而逝。

    玉尺在距离尘叶额头还有三寸的地方停下,玉尺上的光华急速流转,却难进分毫,因为尘叶伸出一指,指尖刚好抵在玉尺上。

    对于这个结果,镇魔殿四人没有半分惊讶神色,尤其是东方鬼帝,她跟随尘叶时间最长,比起绝大多道门中人都清楚这位黑衣掌教的深厚底蕴。

    尘叶屈指一弹,孙世吾手中的玉尺脱手而飞,他本人更是向后退出丈余距离。

    与此同时,雷池大阵陡然下落,将孙世吾方圆百丈笼罩其中,依稀可见二十八道天雷轰然下落。

    孙世吾身处雷霆之中如闲庭信步,周身有浩然之气涌动,随着他的前行,空中不断有紫雷落下,又都被他随手打散。孙世吾用一生之力养浩然气,精纯无比,每每用出,如同旭日东升,万邪不入,诸法难侵,哪怕是号称万法之尊的雷法,亦是如此。

    原本如闲云野鹤一般的孙世吾毅然踏足俗世,此举暗合亚圣所言的“虽千万人吾往矣”,再加上至圣先师的一卷春秋,故而他的修为再上一层楼,踏足地仙十八楼的境界,比之当年“立功”大成的张江陵也不过差之一线而已。所以当孙世吾硬撼雷池大阵时,尘叶当即放弃了以雷池强行镇压的念头,果断联合四位镇魔殿大执事,一起出手共抗孙世吾。

    整座雷池大阵成了六人之间的较力场所,一时间雷池内轰然炸响,道道紫雷连绵不绝,余波向四周散去,整座“东都”城在剧烈的逸散元气冲击下摇晃不止,满城地动。

    不过与此同时,孙世吾身周的浩然正气也开始有逐渐转淡的趋势,毕竟是以一己之力对抗五人,除非是当今的天下第一人秋叶,否则换成天机榜上的其他任何一人都要力有不逮。

    尘叶语气平淡道:“孙世吾,就算你凭借一卷春秋强行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以你一己之力,又如何是贫道五人的对手?”

    孙世吾不为所动,只是轻轻一跺脚。

    更新,a最快。上a$

    原本黑云滚滚的天空上,刹那间再有异象生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